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张曼玉 乱花渐欲迷人眼(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伦理小说

你能任由时光在你的身上雕刻而越来越优雅与美丽吗?

细碎清脆的高跟鞋踩在青石板的路面上,如女人细婉的心事谱成的夜曲,声声敲碎着梦人的心。曼妙袅娜的腰身,一袭素雅端庄的旗袍演绎着花样年华纷繁多彩的梦境,那是唐诗宋韵也难以描绘的风情。

一个女人如果可以把青丝随意的裁剪,那么她的美丽就已经达到极致,她可以不落痕迹的迎接生命中的每一道坎,可以任由风起,任由云落。生命于她只是一种洗练,一种沉淀,一种低向尘埃而破土开放的鲜花。

这样一个女人你可以不去爱,却不能停止欣赏。

如果26岁之前用跌落凡间的精灵来形容,那么26岁以后的她你就再没有一样事物可以去描绘。她如玫瑰灿烂怒放,她如铂金稀有永恒 ,她魅惑众生浑然不觉,她优雅迷人只在一抬手的瞬间,岁月用它精细的笔去一点点把她雕琢,那些柔媚笑颜与迷茫的神情却不是时光所能及。

铅华洗净的从容与平淡,在举手抬足间那些幽幽的清香四处的弥漫,她是脱茧而出的蝶,抖动着斑斓的羽翼在红尘中自在地舞,岁月在她的眉梢只是可以随手拈成的花朵,时光在她的生命里是可以任意流转的雨露。

衣香鬓影怎及你眼眸那秋波妩媚,胭脂红粉怎及你嘴角那一弯风情。

当你把金镶玉的风骚放荡演绎成绝版,我们才知道玲珑与柔情原来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描绘。当阮玲玉以最后的绝望谢幕,我们才知道你也有那抹之不去的落寂与高贵。

一道血光,映衬着你的红衣更加的鲜亮,在那漫天飞舞飘零的胡杨林里,谁能说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分明是一场荡气回肠的千古绝唱,如果《英雄》还没有失败,那是因为你给予它最后的生机。

你怎能把国粹的旗袍生生化成了那个季节里最为疯狂的时尚,在流光溢彩的舞台上燃放已经久藏的春意。每个人都被你征服,在那旗袍的裙脚下究竟还有多少的神秘,你款款而来,摇曳生姿,你淡淡而去,烟水无痕,空气中是你华丽转身后的笑靥如花,一笑又是倾倒众生。

如花美眷,似水年华,你让淡出花季的女人知道了女人的美是一生。飞落尘埃的笑,让黯然与沉寂在放弃和挣扎中飞越,生命可以错失过去,却不能错失未来 。

你说你只想 “一个好男人,一对健康快乐的儿女,最好还有一个牧场,可以供我随心所欲地刷油漆、做菜。”一个小女人的简单心愿,才知道灿烂的星光后是如此的恬淡与娴静。

有的女人如酒愈久愈醇,有的女人如玉琢磨成器,在你看似闲淡的韵律中你吐露的是久散不去的芳华,在你独立与坚强的外表下是柔韧和勤奋。

玫瑰盛开又会枯萎,为何你却有持久的魅力?没有人知道一个红颜能美多久,在你的字典里美丽已经失去了意义。年华在你的眼眸只是一瞬,因你才知何谓岁月无痕。在丝丝微澜中你从容淡定,在风卷云涌中你处变不惊,你让漂亮成为浅白,你让美丽成为空洞,没有惊鸿一瞥的绝望,只有浪漫旖旎的风景。

在现代与古典中游弋,在时尚与怀旧中缠绵,你就这样优雅着老去,于是苍老在我的心中也成了欲望,于是褶皱与白发也成了挥之不去的美丽。

乌鲁木齐治癫痫病去哪好沈阳的专科癫痫病医院有哪些河南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是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