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海蓝】一次验证(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伦理小说

“制度的制定不在于强制,而在于对被执行者的利益拉动。”

这句话不知道是谁说的,因为在我们家得到了一次验证,所以,我觉得还真是很有道理的。

我刚结婚那时候,由于丈夫这匹野马刚刚被婚姻收拢,还有些不适应家的束缚,比如,先前那些玩伴还以为他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单身,总是在晚饭后找他过去玩牌。

偶尔一两次,我就在灯下边看书边等他回来,可是时间长了我就不习惯了,尤其是我怀孕之后就很不情愿了。我们当时住的是后开门的平房,卧室在前屋,他敲门我是听不到的,每次他回来只有敲窗户。每天我很早就困意缠绕的,却只有早早合衣躺在床上等他,半夜三更听见他敲玻璃窗了,我起来给他开门。

几乎每次他回来了,倒在床上就能睡着,而我却因为中途被他敲玻璃窗吵醒,赶走了睡意,久久不能重新入睡。

一来二去地我就生他的气了。

可在我抱怨他不懂得关心我的时候,他却无所谓地狡辩说:“下次回来,我轻轻地敲窗户,就免得吓着你了。”

我更生气了,拆穿他说:“你轻轻敲窗户和重重敲窗户,不都是为了叫醒我给你开门吗?结果还是没什么两样!”

我以为这样说了他就会“改邪归正”了,可是,他可能是玩入迷了,也可能是还没有意识到他作为一个丈夫的责任,依然赖皮赖脸地出去。

这时,我才意识到,只跟他发脾气和自己生闷气是没有用的了,便想出来一个办法。

那天,到了晚上,刚吃完饭,他又往外走。

我一本正经地看着他的后脑勺儿提醒他道:“反正你也不担心有什么外人会闯进家门的,而且,从后面绕到房前费事,我起来给你开门也不省事,今晚你回来的时候,不用敲窗户了,干脆,咱家的房门就敞开着,到时你直接进屋就得了。”

我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他还是坚持出去了。

那晚我真就把院门直到最后一道卧室的门,全都大敞四开着。

我像往常一样躺在床上,装着睡了,却一分钟也没敢睡。

好不容易等到时钟敲过了十二点,我听到丈夫急促的脚步进卧室了。

他连灯都没顾得上开,先到床上摸索看我还在不在。

等我假装醒来了,他理屈地说:“以为你说着玩儿的,咋还真不关门了?这独门独院的,就你一个人,万一坏人进来了怎么办?刚才把我吓坏了。”

我心中暗喜却装得满不在乎地说:“坏人来了他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呗。你怕什么?你不是一直都很放心吗?”

丈夫则认真地说:“那可不行。”

从此以后,他还就真的不再坚持晚上出去玩牌了。

癫痫病人服用左乙拉西坦管用吗拉莫三嗪北京去哪家癫痫医院比较靠谱延安专业癫痫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