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外婆家的故事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伦理小说
小时候,我和弟弟在外婆家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外婆的家在渭河边一个古老的镇子里。外婆人长得很高大,说话声音大的像打雷。家里就一个儿子,也就是我的舅舅。记得舅舅娶媳妇时,我和弟弟还跟着迎亲的队伍拾鞭炮呢。在我的记忆里外婆是个很厉害角色,舅舅的媳妇自从进门后就没有好日子过。清晨,我们还在睡梦中,就听见外婆在骂妗子。   “剁个江水菜,菜刀声音那么响。大清早就就叮叮当当的,你进这个家从来不让人省心。”“剁菜声音就不能小点,菜能剁烂就行,弄那么大动静,莫不是想把我的耳朵震聋不成。”“干啥不像啥,手劲重的像个男人,还敢和长辈顶嘴,没教养的东西。”“做饭不知道汤多米少,这败家的玩意。真不知道在娘家你娘咋教你的。”“刚过门这么久了整天睡懒觉,缠着我儿子不起床,不知道哪辈子造的孽,娶你这么个狐狸精。可怜我儿那点精气神都被你吸走了……”“平时让你给捶个背,手上四两劲没有,就像这个家没让你吃饭似得。”“你过门一年了,连个娃都怀不上,让老娘等孙子等到什么时候啊。养你还不如养只鸡,要是养只鸡这一年来不知给我下了多少蛋了。没用的东西.....”“昨天叫你给我烧炕,你故意烧的那么烙人,是不是想把老娘烫死,你好在这家里当家做主啊。告诉你,门都没有。”   外婆每天就这样无休无止的骂妗子,我们常常被骂声惊醒。舅舅是出了名的孝子,外婆骂妗子的事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一头是媳妇头是娘;除了叹息也只能佯装两耳不闻。一次外婆罚妗子下跪不给饭吃,我偷偷背着外婆给妗子送饭。可怜的妗子流着泪,自言自语的说:“这个家我是呆不下去了,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舒服.....”这次她是贴了心要离开这个家。然而造化弄人,就在她决定和舅舅离婚的时候,发现自己怀孕了。一年后生下一个女儿,也就是我的表妹。在重男轻女的外婆眼里,生女孩就是妗子最大的过错,苦日子又一次降临在她的身上。此后外婆变本加厉的责骂声越演越烈。   “你会不会下蛋呐?我想要的孙子,你却给我个丫头片子。你这个黑心的女人,想把我气死不成?”“下一次如果再生不出个男娃,就给我滚蛋。”“自从生了娃,就把自己当了皇后啦。啥活都不干,让这些人当爷当婆养着。”“就生了个丫头,还把自己当功臣啦,最近也不给我捶背,洗脚了?”“你要是不养好身子给咱家生个牛牛娃,就是对不起先人,看我不怕了你的皮。”“打了你,骂了你,你还给我儿子告状,我看你是翅膀硬了?”外婆除了骂就是打,妗子往往被打的鼻青脸肿。这个可怜的女人,一见到外婆浑身就打颤发抖。   那年下雪,妗子没有给外婆烧好炕,外婆抡起木棍劈头盖脸一顿好打,舅舅依旧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这次他忍无可忍上前夺下了木棍,舅舅终于说话了。舅舅说:“我把媳妇休了吧!这样下去,好好的人也会被你打死。”几天后妗子走了。就在那个冬天,妗子离开舅舅家。我从心底里同情这个可怜的女人,甚至感觉到外婆太过分了。   听说妗子改嫁后思女成疾,她求人给外婆带话要见孩子遭到了拒绝。妗子上吊死了。听说临终前叫着女儿的名字,嚎哭了一夜……   外婆自从妗子离开后,总自言自语道:“走了好,走了好。走了个穿红的,就会来个穿绿的。离了你这个胡萝卜,还不是照样上席啊。就这样个扫帚星,走到哪儿哪霉。上天有眼,这样的女人不得好死。”   家里没有了妗子,偌大一个院子寂寞下来了。那个平日里爱说话的舅舅就像变了个人,整天不出门就连话也懒得说一句。外婆说:“别怕,走了个狐狸精娘再给你娶房好的。我正托媒婆给你说和一个大家闺秀呢。”   没过多久那个所谓的“大家闺秀”就来了,人长着漂亮、性格温柔、而且知书达理。外婆对舅舅说:“看,比你先房好多了。”舅舅说:妈,你看着满意就要善待人家,好好改改你那雷公脾气吧。”半个月后外婆提出让新妗子给她捶背,新妗子说:“现在是新社会了,一切要改良,不要无故的奴役别人。”外婆发火了。   “你也是个妖精,我眼睛瞎了,把你个狐狸精娶进门了。”“你是我的儿媳妇,就要听我的话,按我的规矩办事。”“你如果觉得受不了,你看谁家好就到谁家去。我们庙小,容不下你这条大鱼。”   新妗子可不是省油的灯,外婆与新妗子的矛盾急剧升级。妗子实在忍受不了便起了轻生的念头,跳井自杀未遂被捞了上来。外婆对着冻得哆嗦的新妗子说:“你来了这么长时间有啥功劳?没给这个家生下一子半女,还想咋滴?别拿寻死吓我,我老婆子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呢。像你这号人,阎王爷都不要你。”   半年后,新妗子忧郁而死。外婆不久又给舅舅娶回三妗子。听说这位三妗子,曾经是镇上一个大财主的姨太太。三妗子进门五年内一口气生下两个男娃,外婆的脾气改变不少。村里人说:你新媳妇命壮,你老婆命好。外婆总是笑嘻嘻的。三妗子活到30出头时突然患脑梗不治身亡。丢下的两个儿子也就成了外婆的负担,外婆只好给舅舅再找媳妇。这时舅舅已是带着三个孩子的父亲,这样男人谁还愿意嫁啊。最后经过三亲四邻的帮忙找了个死了男人的寡妇。这个四妗子进门第二天,就打了三妗子的儿子。外婆阻拦,四妗子把外婆推倒在地。骂道:你这个老妖精,我可没有前三房女人好欺负。但几个月后四妗子还是疯了,疯疯癫带的满村跑。逢人就说外婆可恶,舅舅窝囊……外婆伤心不已,常常流泪,半夜起来还是哭。   五十年过去,舅舅、外婆都离开人世。舅舅的两个儿子、女儿也都成了家,有了自己的儿子、女儿。   几年前,舅舅的儿子对我说:“哥啊,我的孩子已经离婚几次了,这怎么办啊?真让人头疼……”   去年,舅舅的小儿子说:哥啊,我女儿梦里常常见到眼睛流血的女人,披着长发,伸出长长的手……跟鬼一样。   舅舅的女儿说:哥哥啊,我的孩子得了一种怪病,梦里长长见到几个女儿掐娃的脖子。   我说:我请个法师给化解一下,也许能有帮助。一拨一拨法师去了,一番番做法,念念有词。   浙江羊癫疯医院推荐哈尔滨看羊羔疯哪家医院好卡马西平郑州癫痫病发作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