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暗香】秋韵尽逝(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景观

一年四季,各有各的姿色、灵动和风韵。春的灵动,让所有的生命,都有一个婉妙美丽的感动。春的风韵,也会慢慢的从浅到深,越来越浓,再稍显了一种单纯的轻浮、幼稚的童话。虽然多时留有‘春寒乍暖’的期待,春,就是一个美妙的梦!是花草的梦、是枝叶的梦、蜜蜂的梦、是春燕的梦,更是童年的梦、大地的梦、世界的梦,一年的希望!

春成长成夏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淡淡的青涩,那乘着风的翅膀,到处宣泄自己暴躁的气息。既是那雨的音律,也像是古战场上激进的鼓乐。既是爱了,就炽热如火;既是睡了,也要鼾声如雷……。有时清爽了心中的烦闷,而那份倾诉还的不一样的心曲,也许在夜里,才能学会沉静,也许是夏的一种境界。

冬是这一年中最苍老的时光,经历了太多沧桑世故,把一切一切都看淡了,看纯了,看透了,所以泪花会凝结成纯白色的花儿,泪水也凝固成晶莹的固体,比玻璃纯净,比冰块柔软。遇到一丝的温情,会融化为那滴落心事。寒冷的夜,越凛冽越无情,让明天的冬阳,越期盼越温馨。荒凉的原野上,那银装素裹的皑皑白雪,才是这个冬天里最美的诗画!

女、子合是好,女子之好,时节之韵。女子的美好;少女之纯,母亲之爱。所以春、秋有了最好的美妙,便成了情韵浪漫的季节!春色的单调,少了一份深度的韵味。春,静若处子的清纯,使夏风一样的男子,有了愈烈愈浓的情义,再也挡不住了潇洒的飞扬。

秋风、秋雨、秋色、秋意、秋获都是最美的秋韵。天高气爽的清凉是秋的深度,沁人的花香果香是秋的气度,千姿百态的浓妆是秋的余韵。寒霜无情的冷酷,让秋多了凄伤和无奈的感触,唤醒了心底的苦楚,有了那缕忧伤的‘悲秋’。可秋凉,甚至比冬更恐惧,比冬更浑浊。秋的韵味,总会让人不经意的想靠近、走近,是那种百转千回的依恋和不舍。

秋的凄伤,像那一位守家的少妇,凝望着那一离家远行的汉子,不吵不闹、不言不语,静立在矮檐下,默默落泪……直到最后,留下无言远望的叹息。他转身的离去,抛妻抛儿的痛,是无奈,还是绝情?无人能说的明白。也许是少妇的心酸,也许是留守儿童的寒凉,似懂非懂,似忧非伤的被风掠去。也许是残障人,总不甘心这样的堕落,畸形身体的勇敢,是生命的舞蹈。跳着一种属于他的特别的舞姿。虽然,伸手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却是深秋里那一丝易断的希望,不知何去何从……。

年有四季:春、夏、秋、冬,人有四时:少(幼)年、青年、中年和老年。一年四季,每一季三月,可不知一生四时,如何而分。古人许按六十年为终!常听老人辈辈相传的笑语;“六十不死——活埋!”。虽然不知是哪个朝代哪个荒唐皇帝的诏令,但以前的人,婚嫁早是事实。特别在农村,十五六岁已有了结婚生子。听父亲说过,以前本村稍富裕户的孩子,十五岁就娶妻成家了。还有十二岁嫁娶的,甚至有八岁的小孩娶了十三四岁的媳妇。我村有三十二(虚岁)的壮年人,有了孙子孙女,做了爷爷。

也许那时的人、老得快,也许那时候的时光、流逝的慢。我小时,印象中,那些四五十的人们,虽然身板很硬朗,但脸颊,已被岁月的风霜,刻深了沧桑的痕迹。到了这个年龄的人,无不自嘲的感叹:‘四五大十了!’、‘五六大十了!’、‘七老八十了!’。也有无奈的说:“已经是五六大十的老头子了,黄土满半截了,大寿、大福、大贵都想,可是有几个人能活到七老八十呀?……”。好像那时候的人,总会在生活里,留下了太多的感叹和失意。

现在,好像与往昔不同了,时光流失的快了,人却老得慢了。再不是十五年一季期分了。如果按二十年一季,好侥幸自己还活在生命的秋季里,悄悄的为自己庆幸,还没轻易的走过这一秋,还没轻易的走进那个严寒的冬天。

在农村生活,那传统的影响,虽对我早已根深蒂固了,但对农村流行的占卜算命,却是不屑一顾。不知为何?也不知何时?一向是自信的我,却暗暗的迷信起了自己的意象来。也许每一年的季节,刻画了我迷蒙的生活;也许半生的历程,印证了我生命的春夏秋冬。不得不使自己迷恋起了秋来!

春天,我,有春寒料峭的冷,有乍暖还寒的伤。从几月大到十岁的十年间,至少有过十次骨折的痛楚,还有两次,让我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春天里的寒冷,是我那很晚入学的少年时光。经过了各种风雨的洗礼,那几年的校园生活,集体温暖,就像是春雨给了小草的生命,注入了旺盛的勃勃生机,也给了一个绿色的希望。

许多生长的生命,经过夏风夏雨的吹打、浇灌、历练后,愈来愈成熟、丰盈和茁壮。人,也不例外!似乎我的夏日,多风多雨多了炎暑,虽也是个男子,却不喜欢酣畅淋漓的宣泄,不喜欢蝉鸣蛙叫的喧闹,而喜欢安静凉爽的夏夜。这样的夏日,不再茂盛、丰满和茁壮。那时的我,不再是过去那个脆弱幼稚的男孩,却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男人。虽始终没有长成一个健壮的汉子,也足以能够担负起一个家来。

这个季节,树的枝叶已密集,花草的芬香已飘逸。夏风却常是一场场无情的狂风,一次次刮伤了精种的花花草草,掠去了心湖的芬芳清逸。那时,我用力的拥抱着,用心的呵护着,可那一朵朵花儿,一片片叶儿,还是被采掠了…。痛彻之余,发现那一泽心湖干涸,那一条小河断流。或许夏的风雨狂烈了,或许自己无力了,没有晴空的芳草地,只能无奈的任那一朵朵、一片片的随风飘逝……

夏本是个激情、丰厚的季节。可我的这个季节,恰是相反的境遇。我至亲至爱的父亲、母亲,相继仙游离去。父亲、母亲是从小没有父爱的苦命人,母亲更苦!父亲八岁(虚岁)的时候,祖父不幸被异族的教徒伤害了,抛下祖母和四个年幼的孩子苦苦生活。母亲更不幸,一岁多,外公被害了,六岁(虚岁)时,外婆又被害了,没有兄弟姐妹,寄养在母亲姑妈家。经历了种种磨难后,才和父亲成亲了。虽然有了四个儿子,我和二哥还是易受伤的脆骨症患者,父母为我们操碎了心,难有一天的好日子过……。

各地的饮食习惯不同,有“南甜北咸,西辣东鲜。”之说。北方人的饮食偏‘浓咸’,所以得‘心脑血管病’的人也偏多。

父亲,母亲也不幸患了脑血管病离开了我们。九一年春,三月初八父亲忽然中风病倒了,请医生诊治,是患了‘脑溢血’。那几天父亲太辛苦太累,七十多的老人连续进货、干活,病倒了。几经治疗没能使老人康复,在第二年的春天抛下我们离开了。父亲去世后。理智告诉自己:必须从痛苦里走出来,勇敢的担负起这个家。鬓发斑白的母亲,病情比我严重的哥哥,又让我勇敢的站起来。

九七年的秋,又一次不幸降临在我们家,母亲病倒了。母亲一直身体硬朗,很少有头疼脑热的感冒,所以母亲也不在意。有一次,不小心在大哥的院子里受凉了。第二天感觉半边的手脚麻木,急忙去医院诊疗,又是可怕的脑血管病。身体的不适,让中风的人容易着急、暴躁,母亲又是急脾气的人,使得病情忽好忽坏的反复,后来病情加重了。九九年冬天,十一月十七日,是我一生最痛苦的日!我苦命又伟大的娘亲带着对残儿的牵挂和不舍,永远的离开了……。每每想起母亲,心又愧疚又疼痛,没能让母亲康复,没能使母亲过上好日子。“娘呀!等来生还让我做您的儿子,再报答您恩情!”……

父母去世时,我,二十六岁,三十三岁。英年的我,已是生命的夏日,还是没有足够的热量回报二老,还没经受秋冷的霜击,已遭受了冬的严寒。夏季的我、虽在青春年华,屡屡经历了风雨的多次打击,不仅有这痛彻心底的失亲之痛,还有那情感蹂躏的失爱之伤。

八、九十年代,流行港台影视剧,武侠风,和‘琼瑶热’,‘三毛热’。也点燃了那一代年轻人的激情和青春。八八年秋,因为一本流行的青春小说,我‘认识’了她,——晓春!刚高中毕业,给哥哥看门市守摊。相互借阅着书籍,而传递文学的温馨。每次进货,总聊些文字里的趣事,诗歌中的童话。有时有对人当面不好意思说的话,就悄悄的放飞纸鸢。慢慢的触拨了心弦,见了她,心,像只活跃的小兔子跳个不停。想时时见到她,又害怕见到……让自己懂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滋味。但我知道,这情缘是可遇不可求的,因我没有的力量,给她幸福。更没勇气对她说:我爱你!只能默默的告诫自己:爱她,就好好的祝福她,懂得放手。九一年,自己苦涩无奈的看着她做了人家的新娘。从九一年到九四年,她的不肯离去,后来才知道她一直在等我……

九四年,村里有个小我的女孩,悄悄的走近了我。慢慢的、慢慢的走进了我的心里。她说要陪我去登山,要陪我去观海…。虽然一直没有期望的幕幕画面,还是陪我观泉了去了一份爱的承诺,陪我走过了一段泉城的风雨路。也为我留下了一段美丽的“秋程”路。

九六年前,我有了好多好多的笔友,有好多用笔用信笺倾诉青春故事的朋友,有好多放飞心灵感动的信鸽。他(她)们是一生都不曾谋面的朋友,是不相识的奇遇,但那蓬勃的青春活力,纯洁如玉的心灵,也足以给予一生的丰盈。才气的淑贤、清纯的艳红,如冉冉的春阳温馨。虽然,诗文像那精巧的红娘,悄悄的拉近了,重叠了我和淑贤的心灵。可我还是没有勇气向心仪的姑娘表白!九九年秋,我被淑贤信鸽衔来的那枚丘比特箭射中了,也射伤了。残缺对于我来说,不是别人赞喻的美,而是风霜一样的无情刀,剔出了身体的筋骨。我,只能无力的呆立风中…。直到有一天,淑贤化作了一片片纯洁的白荷,随着凄冷的秋风飘落飘逝的时候,我才惊醒,我才悔悟,可是晚了、真的晚了……

也许不想一直沉沦下去,也许不想没有温度的活着。每个生命的成长,就是不断的找到生命的突破口,在一次次痛苦中的破茧成蝶——蜕变;在一次次煎熬中,磨练而升华生命的亮点。

贰零六年,已经四十岁的我,受年轻人的感染,走进了网络的世界里。那是个虚拟而神秘的世界,网络的韵律与我的忧思邂逅,惊艳了又一个生命的美丽。我好像找到了失去了几十年骄傲的感觉,好像又找回了尊严,又能够站起来向前奔跑。又一次有了现实中无法得到的收获,有了那份自信的力量。

正当百无寥寂的沉沦时,不记得是谁对我说‘男人四十一枝花…’、‘三十岁的男人是成品,四十岁的男人才是精品…’等等,这才不经意的发现自己已经四十了,已经悄然走出了‘夏日’,走进了‘秋天’。

太多的人说网络是虚拟的世界,别相信里面的人,别看重里面的事。那里可以无限度的放大,也可以尽情的张扬自己,就是不能当真……。我却不那样想,也不那样做,虽然这样的作为太过的落伍,太过的痴笨,太过的单纯。我还是保持了现实生活里的座右铭:‘用心待人,诚善做事。’,记得有朋友明诫说:‘善良被欺,信网被骗!’果不其然,真的被骗了,被伤了。但比起那份‘英雄不问出处’的尊重来,比起自己的那份‘不忘初衷!’的理念和信仰来,都那么微不足道,那么没有可比性。

网络的真情,宛如吹绿枝桠的春风,又似绽放芬芳的春意。在网上付出的真情,使自己收获了:醇厚、丰盈、纯净、温暖和情意!这么多有爱的朋友拥抱了我,资助我实现了进京的愿望;鼓励我追求了爱的幸福!………

二零零九年冷得特别早,刚进了冬天,就下了一场厚厚的雪。原以为会一直冷下去,不想过了两天就暖了,雪,没几天融化了。到处湿漉漉的,我的心也滋润了,网上的那朵红玫瑰绽放了,映红了我的生活。宋馥利(江苏启东)是我网上相恋的女友,带着温馨的爱坐火车从南方来了。在小侄子结婚前从上海赶过来了,十月十八日侄子结婚了,我们也在十月二十六日举行了‘结婚’仪式,和侄子赶了个“双喜临门”的好兆头。

馥利不仅是健全人,还是一米六五高的大专生,对我这个不足一米三的‘小人’没嫌弃。她,疼人暖人,给我洗头、洗脚,给我洗衣、做饭;她不仅做了一手好菜,还是名高级营养理疗师。那时我就像是一个酒鬼,天天醉得一塌糊涂。又像是在做梦,总不相信这是真的,故意偷偷地咬了一下手指,也不觉得疼痛!直到后来醒了,我真的是一直做梦……。

南方人惧怕严寒,我在二十多年前就晓得了。冬天,南方的司机都拒绝驶过黄河。或许是馥利太惧寒冷,或许是北方太过严寒了。二零一一年的春天,她就走了。心被她摘去了,挂在行囊上,挂久了,风干了,也凉了。当那颗心星,无望的破碎、陨落时,又一次被网友精编的网接住、托起。

一一年春,宋馥利走后,我陷入到了恐慌无助的境地。幸遇了央视刘记者、上海公益李小姐,广州翟经理USMBA,山东残联仲永副主席,安徽百味人生论坛,济南凌云焰李凝等人。他们的爱心如春风一样的温暖,使低迷憔悴的我又一次走出了低谷。后来参加了凌云焰的演出,用生命的火焰燃烧自己,释放自己。巡演到了南方,心暖了,却依然不知路在何方?

今年,早上不做事的时候,喜欢打开电视看天津卫视的《爱情保卫战》。有时,二哥见我看得专注,就说:“看这没用了,什么情呀、爱呀,婚姻呀和咱无关。”,我已懒得和他辩驳,实际我对节目中当事人的情感并不在乎,只是想听情感专家涂磊他们的评论——“丘比特问卷”。想来也是,这真的没什么用了。五十三(虚岁),按农村人常调侃来说,是刘备招亲的年龄,戏里刘备唱道:二十年前三十三!可刘备是个皇帝,五十三岁了一样能做大事,有自己的春天,有自己的霸业。老百姓到了这个年龄,只能是碌碌无为了,我不更是吗?难道自己真的秋韵尽逝了,没有生命的多彩韵色了?春华秋实再好,纵有千般万般的不舍,还是会慢慢的逝去……

每一次,心,被那些消极的情绪占满,被那些阴暗的灰色压抑,就会静静的走出屋子,去院子里看看南瓜。感性的自己,总会不知不觉的被南瓜鼓励了,也会悄悄的被感动。

今年谷雨,刚下过一场雨。二哥在靠近墙边的角落,种下了几组南瓜种子。不几天,地里钻出了三根细细的南瓜苗芽。南瓜秧苗旺盛的生命力,一点不在乎土地肥不肥沃,只要是水分充足,就容易长势茂盛。可我没有一点合适的水浇灌,只好是听之任之了。晚春太干旱了,许久许久没下场透地雨了,南瓜秧苗,又细又蔫,柔柔软弱的像那古代的病西施。夏天的雨水多了,南瓜的秧藤繁茂起来,根根的藤蔓,就像是一支支的绿色军队,它们比着赛一样的扩军。那阵势,近乎疯狂的侵占着院落的空间。我用铁锨、镰刀不时斩断它们像烽火那样的漫延。可瓜藤就像是一个个无畏的勇士,前赴后继,势不可挡,勇往直前……。后来,我不再对南瓜藤那样野性的砍伐了,不知是惧了,还是被感染、感化了。

二哥却说,满院子的藤萝,这么牵绊,又不见它作瓜结果的,全都拔了吧。我不替南瓜辩驳,也不行不动。有时只是低低的说一声:‘这可能是那秋南瓜。’果不其然,秋天来了,藤蔓、叉藤,再长出的黄色灯笼花,已不那么柔弱,下面长出了墨绿色小锤头大的小瓜来,见了,心里不由的有一阵的窃喜,也为南瓜逃过了一劫高兴。可是,南瓜秧藤,经过一个夏季的的狂长和无休止的透支,已不再那么的旺盛,甚至有了生命的沧桑,叶蔓也已萎缩发黄。无疑那三株南瓜,绽放了生命的伟大!瓜根、瓜藤,不留余力为小小的南瓜输入着养分和能量。像是一位年高苍老的母亲,竭尽全力的哺育年幼子女的成长。又像那尽是落山的夕阳,最后的一抹余晖映红了大地。

芳菲、明澈、轻柔、妙曼的春光,随我生命的芳华,早已逝去;繁锦、炙热、浓烈、喧哗的夏情,淹没在了我多雨的日子里;唯有那金灿、丰盈、温婉,凄愁的秋意,在我生命的旅程中,如那一行的飞雁渐近渐远。如果有南瓜竭力留爱的心,不会有秋韵尽逝的放弃和遗憾;如果有落日余晖的美丽,夕阳无限的多彩,就不惧那冬日的孤寂和寒冷。

哪怕秋韵尽逝,哪怕残阳西坠,还有一抹美丽映辉!

怎么才能预防癫痫发作西宁中医治癫痫医院沈阳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太原有没有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