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丁香收获】饲养室的土炕(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好书推荐

初冬的夜晚,静谧的无声无息,窗外的雪花,飘白了山川沟壑,洒向了农家院落,把村头庄前屋后的树也打扮得银装素裹,寒风夹掺着雪花,向门缝窗缝袭来。

屋内的大火炉子,火苗向上窜着,长长的不锈钢烟筒,从炉子上一直通向窗子外面,屋里暖烘烘的,不亚于阳光明媚的春天,炕上的纯棉花被,毛毯,给严寒的冬天增添了一丝丝暖意。

不知为什么,人一上了年纪,老爱怀旧,这是人的天性呢,还是上帝有意安排的。

幼年时,我爸爸是队上的饲养员,喂养着队里两匹马一头驴、五头牛。全队共三个饲养员,三个大槽,三百多平方米的大饲养室里,喂着队上大小二十多头牲口,每个饲养员,根据牲口槽的远近,各占据一个大炕,有时也是为队上开会、学习、队长分配活路、记工员记工方便。另外也是队上社员冬天暖,夏天凉的好去处。

我在那一幕幕的记忆片段里,不知不觉地走进了那个迷芒的世界,我的心渐渐静了下来,我的鼻孔就隐隐约约闻到饲养室那牛、马、驴、骡子的粪臭味,还有那乳牛的尿稍味,隐隐约约闻到那饲养室土炕烟筒的烟味,有时晚上三个炕同时燃烧起,那浓浓的烟笼罩着多半条街道,不亚于现在的雾霾天气。

爸爸那个炕正好在饲养室中间,来回坐的人多,不知谁在盘炕时多了个心眼,多加了一溜炕坯,这更显得炕宽畅,冬天不管谁来,也不管热冷,鞋子一脱就上去了,这个炕大的坐八个人还松松的,晚上睡六个人还一个不挨一个。冬天开会时,队长常常坐在炕中间,会计也在炕上记录着。社员都在草堆上坐着,挨着牲口槽趷蹴着,还有在牛圈干土上墩着拿烟锅抽旱烟者,男男女女又说又笑,好一派热闹祥合的气氛。

那时我上小学三年级,常常爱睡爸爸饲养室的热炕,那炕既大又暖和,炕中间上方有一个一米见方的小窗,我常常爬在小窗上写字。有时闲了摸仿爸爸的样子给牛,马添些草,洒些水,用草杈搅均匀,然后用小手学着爸爸的样子抓一把料,撒在搅拌好的草上。由于不会撒料,常常把牲口料撒地一堆一堆的。

除过我学着喂性口,我最喜爱的是烧饲养室的炕,一个炕,两个炕眼门,两个烟筒。农业社大麦草摞子下,鸡塌狗壤的烂麦草多的是,每次我用背篓背半背篓烂麦草、烂煨底,一次塞进炕眼,点燃后,用一个爸爸戴过的烂草帽,这边扇扇,那边扇扇。

饲养室炕热,炕大,啥人都来睡,有时谁出门谝闲传晚了,叫不开自家门,就睡到饲养室。有时谁开会晚了,也懒得回去,将就一夜。有时过路的人,都不认识,半夜走累了,也求借宿一晚。更可笑的是有时两口吵架了,男人堵气也住到饲养室,一住还就是几个晚上,这真是个大杂烩,跟免费旅店一样,幸亏这饲养室炕大。

有一次,我看着天上下雪,西北风夹杂着雪花刮的天昏地暗,一向暖和的饲养室水瓮也结了一层层薄冰。爸爸忙着堵塞了饲养室所有窗户,并用麦桔结了门帘挂在了饲养室门口。我一看天太冷,没容爸爸说什么,就炕一头塞了一背娄烂麦草。不料那晚失火了,不但把炕上席着火了,还把队里给饲养室配的两个被子,一个烧的不成样子,一个烧了个窑隆。爸爸生气了,把我用笤帚狠狠地打了一顿,以后再也不让我烧炕,也不让我在饲养室大炕上睡了。

自从那次火灾发生后,我吓得一个星期都没敢去饲养室。十多天后,我听爸爸对妈妈说,己收拾好了席和被子。那天下午放学后,我又偷偷背上书包,去饲养室睡了。你还别说,去饲养室睡觉,我瞌睡还真多。

以后,饲养室的土炕,被细心的爸爸打理得头头是道,队上定做的两張新席下面,爸爸铺上一层厚厚的长麦草,其软硬合适,不亚于现在的席梦思床。队上配备两个装有厚厚套子的被子。早上起来,爸爸常常把被叠起来架到半空的架子上。在星期天,我和几个小朋友在这土炕上写作业,算算术。有时写完了,我们在这大土炕上翻着跟斗,在长长的饲养室走道上打着车固轱轮,有时还在饲养室捉捉迷藏。在冬季,饲养室门前更是我的好去处,我们一伙踢健子,跳绳,直到玩的满头大汗。

冬季天冷了,饲养室的三个土炕,有打扑克的,丢方的,下棋的,还有三五成群片闲传的,说说笑笑的。有时队长一打铃,社员就知道开会,学习,忙急急匆匆赶到饲养室,脱鞋上炕占地方。一次队上开会,我看了实在好笑,一数大炕上足足坐了十二个人。

在这个饲养室的土炕上,我跟爸爸整整睡了五年,在饲养室里,我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使我过早地成长成熟起来。

现在,家乡变了,没有饲养室那古老的大土炕,没有烂麦草的惜慌,更没有那破破烂烂的瓦房。唯独没有变的是惜日的星星和月亮,仍旧是那样的银白透亮,星星争先恐后眨着眼,月亮放射出温柔的亮光,给人们带来了无限的向往。

后来,我被招录到乡镇企业上班,一晃几十年过去了,现在爸爸妈妈也离开了人世。原来的饲养室被拆掉,批了庄基,现在一座座小二层楼在原饲养室拔地而起,水泥硬化的街道通往村外的公路上。街道两旁路灯明亮,家家门前建有小小的花坛,户户吃上了自来水,太阳能热水器见家都有,见家(陕西西府地区俗语,意指:各家各户)都有几处住的地方,冬住炕,夏卧床,冬天有炉子,真是幸福日子万年长。

郑州正规的医院哪家能治好癫痫?郑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应该如何选择昆明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