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开摩的的女人(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红色经典

像往日一样,我在路口上车后,对女司机说了句:到医院!车便启动了。

车刚过拐弯,她便喊了一句:我不想活了!随后便呜呜大哭,车顿时像醉汉似的左右摇摆。我大吃一惊,敲打着车厢让她立即停车。

车停在了路边。透过车厢里的小窗,我看见她穿着军大衣,浑圆、微驼的后背微微颤抖着。脖子上围了一条大红围巾,枯草似的马尾辫搭在围巾上。她情绪激动,歪着脖子,正在呜呜地哭泣。

我问:为什么?

她转过脸:大姐,我实在不想活了。

她四十岁左右,皮肤黝黑粗糙,大脸盘,双眼红肿,睫毛上还挂着泪水。我劝她要冷静,不要轻言死,不论出了什么事都要想开。

她沉默了片刻,用袖子擦去泪水:大姐,对不起!我刚才心里非常难受,现在好多了。我知道你有急事,否则,谁坐摩的啊!

我是很少坐摩的的,主要是它稳定性差,车速快,容易造成交通事故。这也是交管部门屡屡禁止它的原因。父母都住院后,每天清晨为了尽快赶往医院,我已顾不了许多。

车子又启动后,她告诉我她今年36岁,有个女儿18岁,是美术学院的学生。昨天听说学校要放假,她就兴冲冲地开着摩的去接女儿回家。在校门口碰见了女儿后,女儿说同学家长都是开着宝马、奔驰来的,她开摩的太丢人,让她赶快离开。她气得七窍生烟,就和女儿争吵了起来。女儿说:你这样丢人现眼,还不如死了好。

她脸色通红,嘴唇哆嗦:大姐!我实在想不通,我受苦受累,独自一人抚养她长大,又供她上大学。她这样对我,你说我能想通吗?

我说:是你女儿不懂事,你不必太在意。

车子停在医院门口后,我走下车又劝她:千万要想开,一定要好好地活着,为自己活着。

她点头:大姐放心。

随后,我们相互留下了各自的手机号,她姓纪。我让她有事给我打电话。

一连两天,我坐车时都没见着她,她也没打电话过来,我打过去却无人接听。我不由得为她担心起来,也不停地责怪自己,为什么不主动给她打电话呢?

两天后,我母亲去世。

处理完母亲的丧事,我又想起了小纪,她现在什么样了?电话打过去,说是空号。我的心顿时悬了起来,并为她默默祈祷,希望她平安无事。

此后,我每天去医院照顾父亲时,仍然坐摩的。每次走到路口,我都要挨着车去寻找小纪。有一次,我看见一个穿黄大衣的女司机,兴奋地坐上车问:你是小纪吧!人家摇摇头说不是。不过,她说认识小纪,大家都称她歪脖女。

我赶紧问:你见过她?她说昨天还见了。我长出一口气,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十多天后,我在路口上了辆摩的。我刚坐下,司机回头叫了声大姐,我抬头一看,是小纪,我终于看到了她。她说也一直在找我,总也碰不到。是她的电话丢了又换了新号,才和我失去了联系。还说有许多话要对我讲。在医院门口,我们又相互留下手机号,并约定电话里聊。

下午,小纪在电话里向我叙述了她的一切。

小纪出生在一个山清水秀,交通闭塞,贫困愚昧的小山村。她小学没念完便辍学了。有一次,她上山采药,不慎跌下山时被树枝挂在了半山腰,性命虽保住了,脖子却落下了残疾,成了个歪脖儿。父母唯恐她嫁不出去,在她十七岁时,便做主把她嫁给了一个比她大八岁的男人,18岁生下了女儿。因生的是女孩,男人和公婆对她极为不满,说娶她就是为了传宗接代,否则,要她这个歪脖女做什么?面对婆婆全家对她的奚落与冷漠,她选择了忍气吞声,谁让她没生个男孩呢?

满月后,她不但洗衣做饭,还要下地干活儿,男人却游手好闲,到处游逛。两年后,她又生了个儿子,她想这下可以扬眉吐气了吧?哪曾想,男人说要出去打工,把家里,地里,孩子都留给了她。两年后,当她望眼欲穿地盼回男人时,也盼来了一个大肚子女人,那是男人的新欢。男人是回来和她离婚的。她流泪,她吵闹,她寻死觅活都无济于事。无奈之下,她留下了儿子,领着女儿回到了娘家。娘家哥嫂的白眼,父母的声声叹息,都使她无法忍受。她又领着女儿来到了城市。

在城里,她看到有文化的人,不但有修养,工作体面,还受人尊重,就发誓要让女儿受到最好的教育,不再重蹈覆辙走她的路。十几年来,为了让女儿融入城市,像一个城市孩子那样,穿好的,吃好的,上好的学校。她摆过地摊,擦过皮鞋,登过三轮,后来买了这辆摩的。女儿没有辜负她的希望,从小学到中学都很优秀。高考时,她又不顾高额的学费,全力支持女儿选择了自己喜欢的美术学院。

女儿考上大学后,她兴奋地几天几夜都无法入睡。可是,等开学时,昂贵的学费却成了她的沉重负担。她没办法,只有拼命地开着摩的跑。还给自己规定,每天只吃早饭和午饭,餐费不超过十元。女儿却不体谅她的难处,不停地要买衣服,买化妆品,及一些奢饰品。这些她还能接受,最让她忍受不了的就是女儿瞧不起她,对她的辱骂。

说到这儿,她激动地说:大姐,她说我没本事,使她在学校被人瞧不起。摊上我这个妈,使她倒了八辈子霉,可我已经竭尽全力了。我知道,现在人都嫌贫爱富,我尽量满足她的要求,不让她受一点委屈,可是我的确能力有限。有时,我恨不能长四只手。

我劝小纪:不能一味地满足女儿的要求,不能迁就她,她已长大成人,要懂得感恩,要学会担当,要体谅母亲的不易……

挂上电话,我的内心有种隐隐的痛,不知是为小纪,还是为她的女儿。小纪望女成凤心切,无可厚非,单靠开摩的去负担女儿的学业,不太切合实际。可是,要想跳出农门,改变命运,只有走考大学这一条路。然而,即使学业有成,一举成名,像小纪女儿这样的人,能否支撑起她的事业。小纪这样拼命的付出,换回来的又将会是什么。

在以后的几天里,小纪母女一直使我心绪难平,我应该为她们做点什么。我从小纪那要来她女儿的电话,决定以一个母亲和朋友的身份,找她女儿好好谈谈……

江西少儿癫痫病医院西安癫痫医院那家好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么找?郑州专治癫痫的好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