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龚滩古镇(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典文学

闻说龚滩桃花好,最拟赏花红。惟恐路远车不快,人去花香尽。

车友自驾出远门,觅幽赴古镇。青石街上访旧迹,吊脚楼觅花魂。

——题记

一、

沧海桑田,时光任苒。勤劳聪明能干的土家族、苗族人民不但孕育了璀璨夺目的民族文化,还创造了“绝壁音符——龚滩”“巴渝水乡——龙潭”“土家摇篮——后溪”这三大历史文化名镇。

今天吃过早餐,我们就要告别刚刚恋上就要离开的酉阳古镇和世外桃源。去寻幽探觅那座经历千百年风雨,却依然屹立在乌江边上的古镇——龚滩,瞻仰她那用斗拱飞檐、雕梁画栋精心打造的吊脚楼,还有那清幽如玉、光滑若脂的石板街,看曾经的沧桑,访现世的繁华。

到达龚滩已是下午四点多钟。来龚滩不游乌江说是白到龚滩。下车集结,分住旅店,兵分三路。看古镇的,休憩片刻调整的,还有要坐游轮观乌江的。

即来之则游之,俺们这一车人马便加入了坐轮船游乌江。坐在轮船上,在江中观看绝壁音符—----龚滩,那又是另外一种极致的景观。龚滩古镇位于乌江与阿蓬江的交汇,隔江与贵州省沿河县相望,是酉阳乌江百里画廊的起点,自古以来便是乌江流域乃至长江流域著名的货物中转站,现是世界上唯一在大江大河边上保存完好的千年古镇。

古镇居于乌江天险的中段,山、水、建筑融为一体。河岸上,悬崖边,一座座古朴雅致的吊脚楼肩并肩,腰撞腰,挂在飞檐上的大红灯笼随风摆动,似招手河道中的游子上崖休憩,打尖放松。吊脚楼的形状也不尽相同,风格各异。有的似大家闺秀,端庄大方;有的似小家碧玉,秀气妩媚;有的似女王威武,雌霸一角。每一栋吊脚楼有自己独特的风采,绝不苟同。

在乌江和乌篷江分别欣赏了不同的江中风景。风景美不美,全靠导游一张嘴的魔咒在这里失效,乌江画廊,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是风刀霜剑的精心雕刻才有了现在的模样。当看到沿江的水线痕迹,残垣断壁,方知今天的龚滩却是能工巧匠们的一次再造。2008年10月龚滩古镇在原古镇下游1公里处复建成功,并开门接待游客。

上得岸来,行走在饱经风霜的古街巷子里,如同迷宫,层层叠叠,依河而上,一层又一层,绕行之时,原以为此去无路,谁知夹在吊脚楼之间的缝隙之间滋生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四通八达,户户相连,家家相牵。

走上桥重桥,桥重桥是桥中名桥,有“不知桥重桥,不是龚滩人”之说。我们看到,桥重桥是由两座桥重叠成的一座小拱桥,从下面的桥走到上面的桥只有几步石梯,桥上叠桥,鲜为人见,两桥错落有致,弧形优美,气韵流畅,颇具浪漫情调。“这种桥上叠桥的桥,惟龚滩独有。

夜色已浓,借助檐灯的光线在朦胧中访看了锦楼、鸳鸯楼、半边仓、太平缸。因时间仓促,来不及一一寻觅仔细,跑马观花的看了几处院子。就连著名的川主庙、夏家院子都还没有深探,就鸣锣收场了。因为砂锅说晚上七点有摆手舞、篝火会。

原定晚上七点开始的摆手舞、篝火会肯定想参加了,当我们从街尾赶来,一伙游客正围着那一盆余烬盎然的篝火在自娱自乐,还告诉我们:刚演完呢,想看,明天再来。

土家人的摆手舞、篝火会,却因这些美丽独特的吊脚楼、石板街的惊艳而错过,百般遗憾中。那就尝一尝土家风味吧,择一家临江而建的江景吊脚楼进晚餐也是最为惬意的美事。

二、

龚滩的乌江鱼是非吃不可的了,盐茶、羊油茶、油碟糟、酿海椒、酥食、米花、橙子、回锅肉、醪糟汤圆、野菜等也是名特产,而最出名的要数绿豆粉,同行的朋友们把一家家的绿豆粉,麦子面淘空塞满车箱,店老板的嘴都笑得合不拢了。

我们选择了一家临江土家农家乐就餐。从店老板处才知那挂要屋檐下的红灯笼还有一个雅致的名字——檐灯。

檐灯,顾名思义就是屋檐下的灯笼,土家族的檐灯除了起到照明的作用之外,它还是一个传统的民族习俗;檐灯,代表着一家人的人口组成,如果说这家有尚待闺中的女孩,那么它的灯面上就有一个独特的图案-----莲藕。为什么画莲藕呢?土家人把谈恋爱叫做连交,,藕呢意为佳偶天成,颇具浪漫情调。看看又涨知识了吧。

点好菜,老板送上一壶本地茶,大家开始话乌江,说龚滩,话锋一转,回到了这次加入自驾游活动,让人愉快的事情太多了,光说景,忘记告诉大家几件高兴的事了。这次活动还遇到了同住一条街的熟人,大家高兴的打招呼,一起愉快地参加了这次自驾活动。

最为高兴的是我们十号车与九号车相邻,出发之前我们遇到了九号车的车主小燕子,她是我大学时期的非常亲密的校友,小燕子是学校的校花。小燕子和她的先生,也是俺们家的老朋友了,小燕子曾与俺家先生同事,又是老乡;我们坐的十号车车主姚总又是小燕子的老熟人和老街坊,姚总妻子还是小燕子母亲的学生。毕业这么多年,因了车友会的这次活动偶然相聚在一起,大家开怀畅谈,非得把酒话旧事,小燕子家李先生作东,大家聚在了这个农家乐里。

呵,闲话少说,言归正传,游了这么久,还没吃晚饭呢。

乌江鱼汤摆上桌,农家腊肉喷喷香,二碟土家小炒上齐,大家边喝边摆起了龙门阵。各自叙说起当年。转眼三十多年,那时少年,而今两鬓染霜;旧时燕子,依然貌美如花,风韵犹存,已是处级领导。说到家乡变化,眼下世事,道不尽的感慨;聊到旅行,再约下次,相聚是缘,珍惜缘份。

李先生:若非这次自驾游,哪能会得老朋友?

姚总:(亦是一位资深诗人,桃花江有名望的老板。)异地逢老乡,两眼泪汪汪。

尹先生:择时不如撞时,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真得谢谢砂将军和文小二等组织者们,给我们提供了这么一次相聚同游的机会。

一杯红薯烧下肚,酒不醉人人自醉。哪怕同在一座城里,平日里各忙工作,哪得些许闲暇相聚呢。说不完的老话,道不尽的旧事,又一件一件翻来覆去一番。只恨时光流得太快,等不及尽情尽兴,又到了深夜时分。

回到旅店,临窗远望,日夜流淌的乌江水,洗尽了白天的繁华与铅粉,裸露出她的本来面目,宁静、幽深,一眼望不透;倾听若有若无的清风,在诉说龚滩无尽的故事;看远处若明若灭的渔火,慰籍龚滩清雅静寂的夜色;那随江水潮起潮落的渔船,在做着明天的美梦。

西安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得了癫痫病该怎么治面色发紫是癫痫的症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