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汪静宜的梨花(散文外一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典文学

【汪静宜的梨花】

梨花老了,像汪静宜一样。

那一树素白,随风而落,落得亦悲亦丽。从此,她的万种孤凄,残花入水,消失在历史的某一段。

不想,在这个静夜,那老去的梨花,落入我的书页。一段山湾湾里的情事,虽然无声无息,却使人心似缱,伤满怀。

我就在春深处,看见了那个乌发堆云,满脸含羞的青春女子,那个没有读过书的大家闺秀。她有乡下人惯看的健壮,虽然不漂亮,但朴实、素清。像那年月的所有女子,她的婚事也由父母作主。富裕的家境,并不意味着一定有好的爱情。

那个香梨挂满枝头的黄昏,她在自家的院子里,第一次见到了一脸英气的他。只一面,她就动了情,把心把命,把生生世世,都搭了进去。没有说几句话,只是递给他那个最大的梨。他咬一口,满嘴流香,说了两个字:“好吃!”这便是他对她说过的最暖和的话。却使她沉醉了四十年。她认定这人,是命中注定的丈夫。

虽然,两家有了婚约,而迫于父命来相亲的他,却对这样的安排,心不甘,情不愿。他是走天下的男人,故乡的天地,显然太寂静、太局促,怎么可以羁绊住他纵横天下的心啊。他走了,从此枪林弹雨,戎马生涯。她的心,也翻山越岭地飘啊,飘啊,飘得远远的,远远的……

闺房外,梨花密一阵,疏一阵,年年兀自开了又谢了。她等在梨树下,专注地纳着布鞋。村东的闺女嫁了,村西家的儿子娶了。她还在等着,在秋雨春风里等,在朝暾落照里等,兀兀以穷年。

等到平型关战役后,他的名字,惊雷一样,人尽皆知。村人都知道,那个小名叫育容的伢儿,成了军队里的大官。她的心头,梨花郁郁地开了,悄悄地美着、香着。这个被人们挂在嘴上的男人,是她的人呐。村里都知道的呀。

她在等,一直一直地等下去。伴着一树孤独的梨花,一年又一年,日子的枯叶和残瓣,簌簌落下,染得她云鬓花白。却只知等他,不知韶华已去,不知岁月成烟。

每年,她都要留下一筐最大最好的梨,是给他留下的。说不定哪天,她的那人,会来到梨树下找她呀。她相信,他一定会回来娶她的。

等啊,等啊,等得邻家的媳妇做了奶奶,等得梨花老了,等得换了人间。可她的他,早在烽火中爱上了另一个女人,并与之结成连理。得到消息,没读过书的她说:玉碎不改白,竹焚不改节,我身是他家的人,死是他家的鬼哩。而她的老父亲,临终前,痛惜地后悔,当初没送女儿读书,不然,他怎么会娶别人?

梨花盛开又落下,不觉几十年过去。听乡下来京的人,讲起她的痴情和艰辛,他和妻子,心酸了,派人去接她来家。派去的人,只带来她的一句原话:“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弯腰。”

从此,她依旧在梨树的绿影里,等着梨花白,梨子黄。

到大限那天,她让妹妹,把自己悄悄学文化时,歪歪斜斜写满了字的小学生练习本,在床前的炭盆里,全部烧了,像黛玉焚诗,了此一生,也了此深情。她让家人,把自己扶到四十年前他常常来练功的那条回龙山小道,无力地坐在一块山石上,目光深深抚摸每一寸泥土,每一棵荒草上。最后她说:“把我埋在山上,旁边掘个空穴,那是他的……”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他在阳光下,突然看见一只燕子,飞速撞到玻璃上,坠地而亡。他心里一惊,说:“汪静宜死了!”他不懂她的等待,有多痛,却能听到她离去的节奏。

然而,他再也没有回到她的梨花树下。他躺在了温都尔汗。他叫育容,也叫林彪。

【苍凉的胡姬花】

翻读史籍,让人心生寒意的章节不少。

今夜,在大漠黄沙、落日狼烟间读到的一个名字,像一面土花斑驳、生满铜绿的古镜,映出2000多年前的一段风云旧事。虽然她的背影早已模糊,但她的遗落在砾石道上、蒺藜丛中的一生,令我感到一种迫人眉睫的凄凉与悲壮。

公元前108年的一天,在奔向天涯的西行长路上,一队艰难行进的人马,惊飞了昏鸦与黄尘。这是告别长安的满城春色后,中国历史上,第一支向茫茫戈壁进发的送亲队伍。车辇上,坐着16岁的大汉公主——刘细君。此时此刻,这个妆缀靡丽的弱女子,被历史的巨轮驱驰着,身不由己地成为了中国史籍里,第一个远嫁西域的女人。

那年那月,匈奴的铁骑不时踏破西北边疆的风月,将射雕的弯弓,对准了汉室的江山社稷。为与匈奴的兵戎抗衡,汉皇采取“遣宗室公主为单于阏氏,岁奉匈奴絮、缯、酒、米、食物各有数,约为昆弟和亲”,“冀以求安边境”的策略。江都王刘建的女儿被汉武帝选中,嫁给伊犁河流域乌孙国年老的国王猎骄靡。因为张骞出使乌孙国时,就有言在先:“乌孙能东居故地,则汉遣公主为夫人,结为昆弟,共距匈奴”。

一个女子的命运,就这样系于一份历史的契约上了。

虽然贵为大汉公主,但刘细君却有着令人心酸的家世:其父刘建因企图谋反被查出,公元前121年,以衣带自缢身亡,其母以同谋罪被斩。她因为年幼,被赦无罪。不久被带入长安宫中生活,并有专人教她读诗书,工女红。岁月流逝,元封三年,这个孤苦的小女孩,出落成了一朵烈烈而发、美若云霞的胡姬花。

花开了,却不得不将艳丽赋予他方。

就在这年,汉武帝命她远嫁“去长安八千九百里”的乌孙国。16岁的细君,这时已经隐约懂得了国事。虽然不舍故乡的秋山绿野,但她明白,收拾起个人的憾恨怅失,以身报国是自己的不二之选。她毅然披上了公主的嫁衣,恋恋不舍登地上了西行的车辇。一路上,回望,再回望,长安城的楼台亭阁、繁花高树,在她的泪光中渐渐远去了……

出征之人,也许有归乡之日。而刘细君的出发,永无归期。在黄沙飞腾、尘烟扑地的大漠罡风里,她的一双泪眼,再也看不见故乡的萧萧汉柏,再也望不到悠悠渭水边的一篱篱黄花。这相思之苦,离别之痛在她心中的堆积成令人断肠的哀情。可为了国家利益,她必须服从自己的使命。

到达乌孙国都赤谷城后,能歌善舞,才貌双全的刘细君被猎骄靡封为“右夫人”。她用汉武帝所赐丰厚妆奁与礼物,上下疏通,广泛交游,使乌孙国与汉朝建立了巩固的军事联盟,达到了遏制匈奴的目的。

猎骄靡死后,日夜思念故乡的她,上书恳求朝廷,将自己召回故土,只要能重闻渭水涛声,重见长安飞花,哪怕放下公主的身份,在故乡过一种匹妇匹夫的日子,也是好的啊。

汉武帝读到这份沾着泪痕的信柬,不禁心生怜悯,可边陲狼烟不死,又怎能动摇大计?武帝知道,按乌孙国礼俗,国王死后,年轻的妻妾必须嫁与新王为妇。猎骄靡的儿子早亡,由孙子军须靡继承王位,细君理应再嫁军须靡。可汉家的女子,又如何能接受命运如此的捉弄?细君纵然一万个不愿意,也无法改变这样的结局。为保中原安宁,汉武帝回书曰“从其国俗、欲与乌孙共灭胡”。

眼见东归之梦,碎成齑粉,细君只得含泪再嫁给与自己年龄相当的军须靡,并为其生下一女……塞外的时光,漫长而幽寒。千里长安,夜夜梦回。可是,她的怀乡之情,只能拜月以托了。此时,华丽的宫殿,无异于凄寂的荒野,不久,忧思成疾的刘细君倒下了,倒在塞外大草原上……一朵灿烂了25年的汉家胡姬花,永远留在了苍茫的胡沙深处,与悲旋的高风、凄艳的落日相依相守。

细君回不来了,她将自己对故园痛绝的思念,将自己啼血的灵魂,深藏在这首让武帝也留下长泪的《悲愁歌》中:“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旃(即毡)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

为了大汉江山,一个弱女子,用自己悲壮的一嫁,钳制了遍地狼烟,这份忠肝义胆,写在《前汉书·乌孙传》中,让世人感佩不已,也让今夜在灯下翻检史籍的我心念大恸。仿佛那一队送亲的车马,从西汉的元封三年,一直狂驰到了我的书里。书中的绰绰人影,是接下来列队走进大漠尽头的解忧公主、王昭君、文成公主……

她们,同样是漫生怒放的胡姬花,在历史的册页中散发出一阵阵清香。

今天,越过岁月的关山夕照、蔓草荒烟,在文字的千柯万叶中俯察历史,我们心疼地看到:每当家国危难,总有一袭袭红颜,披襟当风,以千娇之躯,投向万里胡沙,去扛起八方风雨。她们藏起自己的所爱所恨所欲所求,收起胸襟中的每一缕思乡柔情,不顾一己荣枯,去化解家国的大怆痛,哪怕最后成为他乡的一丛白骨,一缕孤魂。正是这些出嫁女儿们千古的悲壮与承载,给中国历史刀光剑影的空隙里,注入了和平安宁的醇醪。

为了江山社稷、家国故土,一个个如花的中原女儿,生命为之竭泽,长眠在大漠沙塚里。这样一种为国牺牲的方式,与战死沙场的将士,与青史留名的卫青、李广,甚至与秦皇汉武,与许多声名震天的历史人物,当是同样的豪壮!

我想,在历史回廊上,这些披肝沥胆的女子的名字,不应该是苍苔拙石,而应该是一座座耸立的巨碑!

贵州癫痫病医院比较好的是哪家癫痫病怎样才能治的好呢郑州癫痫病医院地址北京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病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