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春天里的哀悼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典文学
摘要:正月里来是新春,人们正沉浸在浓浓的年味里,一位老人悄然仙世。在这和风细雨的日子,出现了千山万木带孝的奇异景观。 正月里来是新春,人们都沉浸在浓浓的年味里。我正走亲拜友,表弟打来电话,声音嘶哑地说:“我母亲去世了。”噩耗传来,我的心一阵震颤,泪水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   挂断电话,我掐指一算,正月初六是舅妈入土为安的日子。每年正月初六,我都要去看望舅舅舅妈,这已经是不成文的规矩了!舅舅离我们而去才一年多呀,舅妈又在这样的日子时与我们永别了,我的心好痛好痛!   按家乡的习俗,初五晚上舅妈要入殓上路。也许是舅妈的离去感动了苍天,午饭过后,竟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雨滴打在帐篷顶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顺着帐篷沿滴下的雨水,叮咚叮咚敲打着节拍,一声声敲进了我的内心深处,浓重了我的哀伤。我的心跟着雨的旋律,扑通扑通地跳着,眼泪如冰凉的雨水滑落脸腮。    舅妈已九十岁高龄,她没有任何征兆地悄然离去,这应该是喜丧,应该是老人修来的福份。但是,儿女们却因为没有行孝于床前,给老人端杯水,喂口饭,成了永久的遗憾。有妈才有家呀,舅妈的五朵金花,个个哭成了泪人儿,孝顺的儿子痛不欲生,涕泪交流,几次哭昏过去……   望着眼前凄切的情景,我心痛难忍。心里不住地问:“舅妈,您为什么走得这样急?为什么要在新年驾鹤西去?为什么不给儿女伺候的机会?”细细思量:一向善良纯朴的舅妈,一定是心疼自已的儿女,不想让儿女耽误工作吧?她老人家初六入土,初七儿女们就可以安心地去上班了。想到此,舅妈的形象在我的心目中高大起来。   初五晚上,大家小心翼翼为老人穿好寿衣,一身素白,配上白帽白鞋,是那样端庄素雅。我看了看舅妈的遗容,眉宇之间依然那样慈祥,定格在脸上的是微微的笑容。舅妈哪里是离开了人世呀,分明是安逸地睡着了。我想,舅妈一定是看着自己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孙子外孙,个个精明能干,人人好学上进,便毫无遗憾地走上了天堂的路吧?如若不然,舅妈怎么会走得这样从容?   嘀嗒嘀嗒的雨声,让所有人都对第二天顺利出殡担心起来。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初六早晨,天放晴了,晴朗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人们都说,这是老天对一生行善积德人的眷顾。   出殡时,亲戚朋友,左邻右舍都来了,人山人海,站满了大路两边。哭声此起彼伏,惊天动地,灵车缓缓行驶,送行的亲人一次次拦车跪倒在灵车前,希望时间能停下来,希望灵车慢一点离开家园……舅妈啊,您从此一去不返,您的小屋从此成了空巢,大年初六,我再来看您,心归依何方?   灵车行驶到了东环路上,雨后的清晨,天高而旷远,蔚蓝如洗。空气被昨日如酥的小雨滤过了,湿润而又清鲜。初春的阳光,温柔地照耀着,没有一丝风。但失去亲人的痛,没有因天气的晴朗而好转,婉转的哀乐,悲戚的哭声,在空中缭绕回荡着。   灵车进入皋落地界,山路突然一转,到了去往墓地的土路上,眼前的景致把所有人都惊呆了。远处的大山银妆素裹,整个山川树木,仿佛一夜之间都穿上了洁白的孝衣。我只知道春风可以化雨,春风可以摧开梨花,想不到在这和风细雨的春日里,一夜之间,白雪会悄然为一位离世的老人精心装扮一座座山岭,一棵棵树木,一块块田地……   阳光温柔地照耀着一片片冰清玉洁的世界,山是白的,树是白的,田地是白的,棺罩是白的,送葬的队伍素头素衣也是白的,连脚下通往墓地的路,都铺上了白地毯。灵棺从灵车上抬下,换作人力,四组八人静悄悄地迈着步,送葬的人们踩着松软而有弹性的雪路,脚下发出“嚓嚓嚓、噌噌噌”的声响,恰似一串如呜咽,如哀伤,如低诉的音符。啼哭的孝女挂着泪珠止住了哭声,痛彻心扉的儿子挣开了带泪的双眼,连天上成群掠过的喜鹊也哑然无声。洁白的大山在静静默哀,成片绿油油的麦苗,也挂满雪绒默默地颔首哀悼,我被这奇异的景观感动了,泪水盈满眼眶!   离墓地越来越近了,夹道相迎的灌木丛,千枝万禾统统穿上了和田玉妆。原本光秃秃的枝枝丫丫变成雪白毛绒绒的银条儿,粗点儿的本能地向上伸展着纤纤玉手纯白的玉臂,细点儿的弯着腰,低着头。酸枣刺、荆条,一树树,一丛丛,一坡坡,一山山变成琼枝玉树,在各自的岗位上默默地哀悼。我们在田间小路上,每向前迈一步,前方路上的装扮,形状万千各不相同,而每处风景的主旋律都在默默致哀!我把目光聚焦于那山岭之间,田间地头四季常青的松柏树,白雪在苍翠的绿塔上,挽上了一朵朵雪白的大花,绿树雪球交相辉映,绿油油的针叶托着白生生的雪球,真是大自然送给舅妈的一个个大花圈呀!融化的雪水,在枝头挂满晶莹欲滴的水珠,这不是万木祭奠老人的泪水吗?我为大自然的神奇唯美而惊叹,更被舅妈的人格魅力而折服!   想一想,要不是舅妈一辈子与人为善,一辈子菩萨心肠,一辈子贤妻良母,要不是她的德高望重感动了上苍,哪能引起天地动容,哪能赢得如此隆重的送葬仪式啊!   这样的情景,一次次震憾着我的心灵!我眼前一次次出现舅妈慈祥的笑容。恍惚间,回到2016年的正月初六,我扶着婆婆走进舅妈的家门。已病入膏肓的舅舅,颤抖着从沙发上站起来,满眼是怜爱,舅妈笑着与婆婆久久地拥抱在一起,她亲自下厨煮饺子,亲自捣蒜水。他们笑眯眯地看着我与婆婆吃饺子的情景,永远镌刻在我的记忆深处。   来到墓地,抬眼环顾,这是群山环绕着的一大块田地,地域开阔,风景优美。我又陷入对舅舅舅妈的回忆中,舅舅当年是县财政预算的一把铁算盘,几十年兢兢兢业业,两袖清风,舅妈一辈子与舅舅相敬如宾,默默无闻地相夫教子,支持舅舅的工作……   礼殡的葬词打断了我的沉思,大家跪倒在墓前作最后的诀别。我双手合十:舅妈啊,请一路走好,在天堂里有舅舅相伴相扶,您一定会幸福快乐的! 成人癫痫病患者平时饮食注意什么武汉看小孩癫痫哪家好武汉治羊癫疯的医院都有哪些黑龙江哪个医药看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