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把酒吟咏,悠然人生(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典诗歌

这些年,总会有一个念头,就是想开间酒馆,当然,酒馆应该落在一个僻静的地方。挂上一个幡一样的招牌,至于酒馆名呢,店名就叫“诗人酒馆”吧。而我呢,要衣着古朴。而我的名字,改叫“店小二”。

酒馆也要讲究点,不要对待“孔乙己”一样,要时尚些,特色点。我要用自酿的纯粮酒,用几碟小菜招待我的客人,在这里品尝一下家乡的荞面条、杀猪菜,那可是我们东北人喜欢的菜,一声“店小二,上杀猪菜”萦绕耳边,亲切自然。再煮一盘江南的莲蓬,北方的豌豆,塞北的手把肉,南方的“佛跳墙”……小酒馆里应该有奶奶留下的八仙桌,几条长条凳子,有青花瓷的酒壶,椅子是仿真老虎皮椅子,挂上几幅李白、唐伯虎的画,放上几本唐诗宋词,插上几枝干枯的野花。

酒馆的生意不需要热闹,容许清淡,将浮华关在门外,只有稀稀落落的阳光,静静地落在窗台、桌上,还有客人的身上。

我可以把那些与李白一样的文友们召到这来聚餐,喝酒,唱歌,吟诗,不管喝多喝少,准备纸笔、笔墨写下自己心里的诗,同题也好,发挥也好,都是自己的心情,评读一下,谁甘居下风谁掏酒钱。无论诗好的客人,还是比对下去的诗也好,都是自己的心情使然。

酒也罢,情也好,这酒馆,就是我的栖身之所,让我可以安稳地在这里,静守简单的流年,畅饮人生的春花雪月。

夜落下帷幕,世事归入风尘,酒馆里的每一次相遇,每一次的醉酒,都卸下了白日的负担和压力。而我,也可以用真实的心情,与我的酒馆的光阴。恍然间,才深刻地明白,酒有酒的度数,人有人的宿命,醉有醉的因果,人活着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约定,世间万物,都有着各自的信仰和使命。

所有的相聚,都是因了我的酒馆,所有的相知,都有昨日的感受。人活着,萍聚与分离,都是为了最后的归宿。

喝酒是一种心情的抒发。酒,作乐、解忧、怡情;有酒,人生会愈加多姿多彩。与友人共饮,或“酒逢知己千杯少”,或推杯而止;与诗人间可恣意玩笑,李白有酒诗百篇;与恶人饮酒,相逢一笑泯恩仇,倾吐心结,实乃乐事。

畅饮之际,似醉非醉之时,划拳行令,应酒而生。俗话说,“酒后吐真言”。此时,你对生命的感受,对理想的追求,对现实的认识,都可以跃然于纸上,吐出嘴里,让真情不仅流露在心上,也发自于肺腑。醉意上涌之际,倒头大睡。当清晨打开窗户,酒气便夹杂着忧郁欢乐地消散,初升的暖阳,小贩的叫卖声,会让心胸为之一振。

为了一杯酒,为了一杯清醇,一杯纯正,一杯绵软,我们就在酒的温热、酒的炙热里,酒的迷醉,从容不惊地老去……

喝酒,自然会想起杜康,他是酒的之祖,被世人称为扬。喝酒,想起李白,那是我们爱好文字的人的尊崇,是一种酒文化。千百年来,酒的歌永远唱着,酒的佢永远谱着,酒的火一直燃烧着,酒的文化绽放着经年的故事。

我想,在我的酒馆里挂满爱喝酒的人的酒话,贴满酒后写满诗歌的字画,即使拍卖场上卖不出价钱,上不了展览馆的版面,或许在小报上有个豆腐块,我只想贴在阴山的石头上,贴在护城河的栏杆上,多少旧诗换了新地,醉酒的心境却始终不曾更改。

想起李白,我就想起梦中的酒馆,亦会想起那些与我一样做想念李白的人,不是诗人,也不是作家。不需要名气,也不需要赚钱,就是我的诗歌,还有那些与我同样追求的师圣们,有个生死相依的地方,那就是我的酒馆。这世间,有许多无名高人,他们愿意被岁月的酒精迷醉,被酒馆的尘土遮掩,我守着酒馆这寸寸光阴,仰天长笑。

在酒馆里,用一种心情,读自己的诗歌,读文友的诗,用那把破旧的二胡伴奏,朗出清新的自然之风,诵出深沉的悲亢之调,让人心动不已。

小小酒馆,三尺柜台,几声叫卖,酒醉神迷,此中意境,犹如清风明月一般的温润。

望着星空,品尝一壶酒浆,嗅着窗外的花香。而浮现在我眼前的是,那游走在世间的人们,那我相知的朋友们,还有与我携手的妻子儿女们,踏着夕阳行走在山径,于老屋前驻足,叩门无人应答。只有院里的老杏树,在淡淡的风中,低诉摇曳的心事。

饮酒是自欺、自醉。酒不醉人人自醉。我是个俗人,恋酒,认为一切烦恼之事,可以一醉方休,却不知醉后愁更愁。可是,酒醉的人,也是实在的人,可交的人。喝酒可以识人,在一杯酒中,可以感知禁得起世间的诱惑,可以考验人的良知。任凭世间酒醉心迷,只在一杯酒的柔情里,考量人性的淡定。

我这是个小酒馆,是个小本生意,我不会去做广告,我只想让那些文学爱好者们有个聚处。如果你是文学爱好者,你是个诗人,不管从哪里来,如果路过我的酒馆,请你记得,进来一下,喝杯酒,这里不会宰你。有一杯酒茶,属于你。在塞北,在青城。那个总把自己当做蒙古人的汉族诗人,我依然坚守在这里。到时给你熬锅奶茶,煮上手把肉,跟我一样融入草原的生活。

匆匆流年似水,悠然人生过客。岁月总是好快,我的小酒馆何时开张?在每个人的生命中总要遇到很多的人,在我的梦想的小酒馆发生很多的故事。或平淡悠扬,或刻骨铭心,随着时间的流转,小酒馆里的那人,那事,都已变成了回忆,也许偶然会心一醉,可却是那日刻骨铭心的悸动。

我的小酒馆,开与不开,都是我的希冀。我只身着个灵魂的归宿,或是人生的终结。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态度和方向。也许有一天我站在酒馆的台阶前,有人会停下走累的脚步,彼此注目行礼,不管是诗人还是诗人笔下的人,都应彼此安慰鼓励吧。

我想,我的小酒馆,只要维持就行。对我来说不是金钱如粪土,而是困顿过后,还是要有个发展的。我要扶持那些困窘的诗人们,这里成为他们另一个生命经过的驿站。因此,当我的小酒馆路见的诗人走过的时候,我不要期望留住,只期望让那些所谓的诗人们路过时彼此留下的关心和感动,哪怕是遗忘了,只要在我的小酒馆醉过,也至少那样真挚的去哭过、去笑过,能够为我的小酒馆停留,也是一种缘。过客,诗人,人过情不过,有过爱不离。

酒中人生,虚度年华无所事事的的人体验不到;以酒为媒投机取巧者感受不到;那些破罐破摔,自暴自弃的人悟不清,更加不会明白,一个没落的诗人,不能喝成一介诗人的疯子,更不能成为诗人中的酒鬼。可见,喝酒犹如品人生,诗人要有自己的酒性,要有个性的情趣,方能得诗人的真味。

人生自此在酒中升华,更添韵味。我的酒馆,是诗人的过客,是诗人的天堂。人生聚散终有时,缘起缘灭似筵宴。聚时畅饮惜光阴,散且含笑待重逢。

这一瞬,我醉了,只为了彼此的的温暖。

这一夜,我听了一宿诗,只为寻一丝生命的气息。

这一月,我喝了许多顿酒,只为醒中看清世界。

这一年,我看多了诗人的神态,只为诗歌的久远……

老年人患上癫痫病会有什么症状癫痫发作时会意识丧失怎么办癫痫病常见治疗方法北海市专业的癫痫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