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森屯传奇(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典诗歌

森屯是松花江岸的既普通又不普通的村庄。说它普通,是它和松江平原上的其它村子一样,土地肥沃,鱼米之乡。说它不普通,是屯子里有一棵古老的大榆树。不,大榆树在这在松江平原上的许多村子都有,也不足为奇。是那棵大榆树上历经的传奇故事使森屯也有了传奇。

森屯其实没有森林,森屯也没有森姓。但叫森屯也有来头。村子里大户是林姓。据说林姓本姓申,避难到此,隐姓埋名改林姓。取名森屯有怀念本姓的意思,也有希望林氏家族茂盛的意思。林氏家族在这里已有几代了,到解放前已是这一带出了名的大户。林家究竟有多少土地,谁也说不清,反正方圆几百里都有林家的地。当然林家大院也是舒兰县最大的地主庄园。庄园有三进大院。每进大院都是青砖青瓦大院套。顶数第一进大院气派,第三进院稍逊色。庄园的院墙是用干打垒黄土垒成的,四角有炮楼。大门是用石条垒成的。门楼有点京式风格。门前的两个石狮子据说是从奉天用几十担上等大豆换回来的。在林家大院的东面十几米处,有一棵几个大人搂不过来的大榆树,据说林姓初始安家的时候,大榆树就成搂粗了。在这一带,这榆树是最粗最老的,但枝干仍然茂盛。

林家大当家的读过书,很开明。他在自己的宅院里开办了方圆几十里唯一的私学,接纳十里八村的孩子入学。大当家也是村子的保长,林彪三下江南的时候他给民主联军报过信,加之在屯子口碑挺好,所以土改时没有批斗,只是把大院的前两进院套和浮产分给了穷人,后一进院则留给了他们几十口人住。当时林家老三在美国留学,名字叫林木森。他听说土改时家人都很太平就毅然回了国。民主政府给他在吉林安排了工作,但他还是回到家乡办学。他把自家那个院套的东厢房在东面开了门,改做了学校,自己任校长和老师,免费招收本村的学生。后来,学校规模不断扩大,屯子给林家人又盖了新房,在林家那进院的后墙开了大门,变成了规模不小的学校。学校的大钟就挂在大榆树上。每天学校的钟声全屯人都能听到。

这所学校,是全县出了名的村办小学。因为这里出去的孩子,许多都考上了大学。到文革前,从这所学校走出去的学生,已有286人考入了大中专学校。还有几个出国留学的,有一位是李鹏在苏联留学时的同学。

人们说,森屯的风水全在于那棵大榆树。大榆树下曾有人立过小庙,常有人人朝拜。

一九六七年,公社的红卫兵来屯子破四旧,目标对准了大榆树。尽管全屯人都想保护,但还是无法阻挡红卫兵的行动。红卫兵决计伐树,但由谁来伐,成了难题,最后他们盯上了村子里的王木匠。

王木匠也是屯子里的老户,家族是民国初年从山东迁来的。王木匠在家排行老三。他二哥当兵走了,解放海南岛立过功。大哥在家种田。他的父亲是屯子里德高望众的老人,也是敢于主持正义的人,所以人送外号“王老正”。当年土改,工作组曾主张让林家净身出户,“王老正”出来说话,他说:“这个屯的孩子哪个没在人家林家私塾读过书,为人要讲良心。”王老正是贫协主席,说话有力度。加之上面也有指示,工作队还是给林家留下了一进院套。

王木匠性格和父亲不一样,他生性胆小,长得也很有特点,小眼睛上的两道眉快要聚到一块儿了,特别是有了心事,两道眉几乎会在了一起。红卫兵找到他,他开始不同意,后来红卫兵答应让他的大儿子到公社食堂做饭,他这才同意。但是遭到了老父亲的痛骂后,也想不干了。红卫兵又吓唬他说:“不干了你的思想就是有问题,要上公社学习班反省。”无奈,这王木匠只得皱着眉头答应了这差事。但全村没人配合他,他只得让大儿子和他一起锯树。

开锯那天,王老爷子在家里哭了。他连喊:“作孽!作孽!”后来病倒了。王木匠拿出家里最长的两头拽的大锯,在大家的诅咒声中,爷俩对面锯起来。人们说,王木匠锯树的时候,始终眉头皱着。

那树太粗,只能四面下锯。说也奇怪,这大树非常难锯,一天只能锯进不深。白天爷俩汗不流水地锯了不深,晚上竟然还能长死不少。就这样,爷俩共锯了一个来月,才把大树四面锯透。可大树站着不动。无奈,红卫兵又从公社调来拖拉机,把大绳子撇到树叉上拴好,用拖拉机把树倒拽了。大树倒的时候,全屯子不少老人都哭了。

锯倒的树,大队把它破成了板子,把村小学的几十套桌椅都换新的了。可是,自从换了新桌椅后,有人晚上常常听到教室里有响声,打更的老头也不干了。尽管大队解释说是木板没干所至,但许多女学生还是吓得退了学。

再说这王木匠,自从伐了树就总闹毛病。有一天他走到大榆树墩子前,突然倒下没气了,送到公社卫生院也没抢救过来,大夫说是脑溢血死的。王木匠死后,他在公社食堂做饭的大儿子就不敢天黑路过大榆树墩子。有一天公社放电影,他回来晚了,走到大榆树墩子跟前,高叫一声就咽气了。听说是村里有人装鬼把他吓死的,也有人说他心脏病突发而死。但终不了了之,大队只是把大树墩子挖走而已。

说也奇怪,自从大榆树被伐倒后,此屯子的学生出息的就少了。文革中,林木森也挨了斗,郁闷而死。后来村办学校也黄了。屯子里的孩子要到公社去上学。许多孩子不愿跑远路就不念了。恢复高考那年,屯子里只有王老正的一个孙子考上了大学。

后来森屯又栽了许多榆树,但都长不起来,至今没有太高大的。老辈人都说,风水被砍倒了,几代人缓不过来。屯子后来又办了所小学,校舍是“王老正”那个在恢复高考时考上大学的孙子赞助建造的。听说这个人在深圳发达了。他说:“森屯的风水在教育。”

“有了学校就有了希望。”如今屯子的人都这么说。他们还说:“再过十年八年,森屯还会出不少大学生的。”

少儿癫痫能治愈吗用苯巴比妥治疗儿童癫痫的效果怎么样中年人癫痫治疗的方法手术治疗癫痫有哪些注意事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