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被遗忘的时光(同题征文·散文)_39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代诗词

泛黄的相册里,或爽辣,或沉稳,或快乐,或忧伤,一个个飘逸的身影,一幅幅美丽的画面,那一瞬间滑过指尖的永恒镜头,从一件件不起眼的小事,一场场快乐的相聚,经由漫无边际地遐想,从定格的时间里跳脱出来,传递着古朴又清新的生命讯息,而那些本以为被遗忘的时光就又显影了出来。

一 特别时代的爱情

翻开相册的扉页,正中一组黑白小照,瞬间抓住了我的眼球。在我一连串被上了发条的追问下,我的老爸主诉,老妈补充,终于让那些退隐时光深处的场景回返了现场,携了春的鲜润,升腾,跌落,叠印出上个世纪60年代一场特别动人的爱情故事。

黑白小照里,一个英武挺拔,如松,一个温婉柔曼,似柳。

小伙子一身军装,面目清瘦,正气逼人。他倔强的双目直视前方,深眼窝里蕴着一滩温情的涟漪。

姑娘一袭素衣,侧着头,两根粗粗的麻花辫垂在肩头,一双含情默默的丹凤眼笃定地望着远方。那里,触手可及的便是她的青春与爱,还有踏实的未来。

经人牵线,凭着一张单人小照,远在祁连山服役的郑家老四,与老家绵阳赵家楼的赵家女儿,我的爸爸妈妈,他们就穿越时空而一“见”钟情了。

你是四清分子的女儿?你务农,我也扛了月亮锄头,陪你一起修理地球,做对快活的庄稼汉。

你是国民党军官的儿子?你当老师,我愿意跟你过清苦的教书匠日子,桃李满天下。

鸿雁传书,让两颗年轻却已经受过情感波折的心,最终走到了一起。

60年代末,郑家老四,从祁连山某军工部队退伍,毅然决然地告别戈壁滩回到了小山村,做了一名民办教师。家境殷实的赵家女儿,不假思索地答应了恋人的求婚。一个重情义,一个守承诺,一对背着政历问题的青年男女,在适婚的年纪恰好遇上了合适的另一半。于是,这对两情相悦的男女,喜结良缘,共同肩起了一个一贫如洗的新家。

爱,从没说出口的蜜语,却在柴米夫妻的寻常日子里,以妥帖的诚意和悉心的照拂,秘而不宣地烹出了相濡以沫的百味生活。

一晃经年,他们夫妻二人经风历雨,朝夕相伴,诚实守信,共同养育了一儿两女,援助儿女组建了各自的小家,含饴弄孙十多年,今秋,最小的两个孙辈也已顺利进入高中学习。他们这才真正放下心来,老两口悠哉着携手走进了夕阳红,开始享受颐养天年的日子。但,即使到了古来稀的年纪,有人在没人在,个性倔强的老两口像一对老顽童,凡事要争个输赢,不时爆出小摩擦,闹得脸红脖子粗,继而在我们仨的干预下,几通长途,几番安抚,两人才化干戈为玉帛,相跟着去菜市场,携伴去河堤遛弯,回归静好,小家又恢复一派小温存的馨宁……其实,什么恩与怨,什么情与债,你郑家的无情,我赵家的贪欲,长女婿的不合群,小女婿的花猫了嘴,孙辈的不思上进,所有大凡小事,都可以成为焦虑和打嘴仗的端由。他们争争吵吵,纠葛不清,不过就是过过嘴瘾,该出手就出手,该出血就出血,毫不含糊。老两口子都是知恩宽容之人,自然也没隔夜仇。不少时候,当我们还在牵肠挂肚时,他们俩却早就喜笑颜开,同气连枝,相互眷顾,谁也离不了谁了。

原来,一切美好的东西,包括爱情和婚姻,即便世俗到琐碎,只要经过共患难、同甘苦的生活历程,也就必然会充满坚不可摧的幸福和不可言说的神意。

而今,几度搬迁后,他们最终落户于潼城。风雨几十年下来,照片也多得不计其数,厚厚几大本。但,我搜遍相册,他们年轻时段的照片,连结婚照在内,早已不知所踪。令人宽慰的是,两张定情小照,那笃定的表情,你淳朴而执著的眼神,即使人像泛黄,照片四角已破损,仍然静静地珍藏在我们相册的扉页,无言地述说着年轻的他们生命里的五味杂陈,真实地记录了一段特别时代的浪漫情愫。

二 清贫而温暖的童年

清贫的童年,我们仨也幸运地拥有了一张黑白照片。

1976年冬,在玛瑙乡唯一一家照相馆门前,我们仨,站成一溜,对着镜头,摆出自以为得体的表情,咔嚓一声,姐弟仨平生第一张合影就生成了。

弟弟蹙着眉,一幅苦大仇深的样子。妹妹噘着嘴,手里攥着一粒花生米,摆出一个不耐烦的小模样。唯有,穿得鼓囊囊的我,咧开嘴,没心没肺地笑着。一分呆,九分傻,就是这张黑白照,与双亲的定情小照,并排放在了相册首页。双亲极为珍爱,我们仨也视为至宝,时不时排出来,翻一翻,闲话一场。俗话说,三岁看老。瞄来看去,我们仨的样貌也丝毫没有泄露未来生命的走向。

刺猬不无醋意地说,就你们家显摆,吃都吃不饱,还照上像了。我第一张照片,可是初中毕业照。瞧,你们仨,那熊样,憨态十足,也值得,你们一大家人,隔三差五拿出来温习?

可不是么?小屁孩照相,在那时,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啊!珍贵的影像,让我们感恩着岁月,也感恩着双亲。

谁都知道,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如何让孩子吃饱,穿暖,住得安全,有学上,才是农家人最忧心的大事。吃喝拉撒,一切都是凭票供应。几乎家家都收着花花绿绿的生活票证,布票,粮票,肉票,五花八门的名字,不下十种,但,每年票证配额却极少……一般劳力差的农家,经月不见油荤。谁家炒肉待客,整个杨家湾的上空都漂浮着肉香。就是嗅嗅那炊烟,我们也能馋得口水直流。我们仨,一餐就能吃掉3斤肉,一点也不夸张。

几尺布票,对于有一窝孩子的家来说,也是捉襟见肘。穿不上出门衣裳的大有人在,借衣也是常有的事。我家前坎下的老五他妈,就常来借我妈妈的衣服,走人户。有了面料没里子,有了罩衣没棉衣,可怜见的布票,几乎家家愁。唯一的法子,就是传着穿。老大长个了,衣裤穿短了,老二接着穿,裤子短得像高脚鸡,补丁连补丁,也舍不得扔掉。一应的碎布头,洗洗浆浆,转送给会手工的老人衲鞋垫。要维持紧巴的日子,任妈妈们如何掂对,农家孩子一年也就难见一套陈展的新衣。

但,我们仨是幸福的孩子,虽不是年年有新衣,倒也没穿过打补丁的,最骄傲的就是,共同拥有过一件黑红杠杠的羊毛衣。

无数次被小妹谈嫌的毛衣,本是妈妈最爱的一件嫁衣。但,为了即将读书的大女儿不受冻,从不会织毛衣的妈妈,一横心就拆了她的嫁衣,现学现织,紧赶慢赶,熬更守夜,居然也织成了一件黑红双杠的毛衣。妈妈一辈子,也就织了那么一件毛衣。于是,在寒冬来临时,七岁的我穿上了暖软的紧身毛衣,美滋滋地走进了村小。那个冬天,因身子暖和,我竟破了例,一次也没有感冒过。这也就是第一张黑白照片里,一个穿着妈妈手工编织毛衣的女娃,站在镜头前,之所以能笑得那般甜的秘密了。

当然,与30年前相比,我们的衣食住行已不可同日而语了。但,就着昏黄的油灯,拆了织,织了拆,妈妈的窘态,双手翻飞的情景,熬红了的双眼,已然懂事的我都历历在目。妈妈锲而不舍的坚持和爱,暖着我,也使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天道酬勤,事在人为。只要肯努力,就没有翻不过去的火焰山。

一件羊毛衣,我传给弟弟,弟弟再传给了妹妹。又旧又小的毛衣,每天早上使劲了解数,才能穿上身,让胖胖乎乎的妹妹受尽了折腾,她对拣旧衣的抵触情绪也就可想而知了。

我们的房子,一建再改,由黑黢黢的两间,到猫钻洞般的长接檐子,摇身一变为敞亮漂亮的长三间挂两厦,个中的俭省与酸辛,只有像爸爸妈妈那样,一辈子在苦海里扑腾的人们,才能体会得到的了。

这日子,苦得像黄莲一样,委屈了仨娃娃啊。妈妈看着面黄肌瘦的我们,总是别过脸,揩一把泪,换成一个笑脸,把我们紧紧搂在怀里。

爸爸一放下课本,吸几口劣质烟,就去地里干活了。那时的他们,唯有默默耕耘,以求改变,哪里有时间来哀叹生活的艰辛。

爸爸的正直勤劳,妈妈的阳光坚韧,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在经济条件不宽裕却充满了温暖的家里,我上完了小学,考进了重点初中,然后一路向上,顺遂地完成了农转非的学习历程,走上了神圣的讲台。追寻着我的足迹,弟弟妹妹也先后跃出了农门,走出了各自的全新人生。

兜兜转转中,那些年、那些事、那些人、那些旧时光,一点一滴地组接和还原我们已然被遗忘的时光,化为流年里最美的沉香,漫过心堤,让我们一遍遍重温着幸福的味道……

三 安适的夕阳红

一对头发斑白的老人,一左一右,一胖一瘦,依着一枚金色的福字,迎着阳光,静憩地微笑着,神清气又爽。

这是游十八台时,他们的女婿刺猬不经意按下的快门。

老爸老妈,吃斋,放生,行善,修佛,晚景生活也渐入佳境。念几堂经,抄几篇文,会几个老友,日子虽则清淡,却过得有滋有味。

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是,对生命达观的二老,已将他们的身后事也做了妥当地安排。他们认为,潼城河西岸,依山傍水的西岩寺,就是灵魂最理想的栖居地。一则他们百年后,魂灵可以在往生堂继续修行,享受香火,加持超度;二来也减轻儿女的负担。

我细细端详着二老的音容,思量着双亲终其一生为儿女擎起的这一片朗朗的天,心里充盈着安然和恬静。

旧照片,新影像,最奇特的一瞬间,却藏有一种血亲,凝有一种温暖。只要活着,我就会始终如一地用记忆来供养。我深信,纵使人情冷暖,爱别离苦,生老病死,我们也都可以坦然面对,圆满生命,成就真正的幸福人生。

羊癫疯能治愈吗儿童癫痫的最新治疗方法癫痫发作牙关紧闭、四肢抽搐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