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多媒体写作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长姐如母(味道征文 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多媒体写作

“大姨,我妈昨晚上难受的一夜没睡,今天我们想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一大清早,我就接到了外甥女的电话,说话略带着哭腔,我就知道姐姐肯定是闹得很严重。告诉他们等我一下,我马上到!挂断电话,匆忙地洗漱一下后,我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大姐家。

斜靠在沙发上的大姐,脸色煞白,头顶上方挂着没有打完的点滴,知道我来了,眼睛睁了一下,冲着我点了点头,然后又闭上了。这时候,外甥女的车已经在外面停好,司机是外甥女女婿。我告诉他们,赶紧去医院。大姐由两个人搀扶着上了车。看着姐姐,我的心忽然疼了……

我小时候不像现在要上三年幼儿园,只需要上一年学前班就直接上一年级了,所以那个时候的孩子上学都比较晚,不像现在三周半就开始背上了上学的枷锁。七岁的那年,娘给我用各色花布拼做了一个小书包,然后从姐姐的书包里给我找出一支姐姐用过的铅笔,再从抽屉里给我找了一个纸盒,告诉我就用它来装铅笔吧,我高兴的把我的“铅笔盒”装在我的新书包里,在院子里大喊着我要上学了,姐姐则走过来拉着我的手告诉我,娘要照顾不到两岁的妹妹,而带着我报名的那个人自然就是姐姐了。

第二天,破天荒地我起得很早,姐姐说:“娘,二妹今天真乖。”我看着姐姐,高兴地说:“那当然,从今天起我就上学了,我要做个好孩子。”而姐姐悄悄走到我面前,从兜里掏出一块糖,塞在我的手中,姐姐告诉我这块糖是去外婆家,外婆给她的,而姐姐不舍得吃,就留给了我,我把糖放在嘴里咬成两半,一半给姐姐,一半留给自己。要知道,那个年代可是很少能吃得上糖的,而姐姐又把我给她的一半给了我们的小妹妹。

来到学校,姐姐去了办公室给我报上名,就把我带进了教室。看着那么多陌生的面孔,我忽然感觉很不好玩,拉起姐姐的手,我要她带我回家,而那时候姐姐是三年级的学生,报完名以后就快到上课的时间了,姐姐也急着去上课,而又不放心哭着要回家的我,所以,在给我擦干眼泪后姐姐告诉我,她的教室就在后面,下课后她可以来看我,要我现在乖乖地留在这里。我听话地点了点头,而姐姐,每节课的课间都会过来看我。有时候,看到有别的小朋友欺负我,姐姐则会挡在前面,也因为有姐姐在学校,柔弱的我才很少被同学们欺负。所以,从那个时候起,我便很依赖姐姐。

我和三姑姑家的女儿同岁,所以我们两个在一个班,有一个星期天,好多同学一起玩老鹰捉小鸡,我做老鹰,而抓住她的时候,她感觉很没面子,说让她哥哥来打我,我以为是玩笑,就继续玩我的,结果过了一会,她哥真的来了,不由分说的把我打了,受了委屈的我哭得泣不成声,哭着去找娘,我问娘:“为什么我没有哥哥?为什么我没有?我也要哥哥,我就要哥哥……”娘抱着我,泪流满面!

正在写作业的姐姐看到了这一切,没有说话,走出去问和我一起玩的小朋友们发生了什么事?那些孩子告诉她,说我被打了,是周珍的哥哥打的。姐姐骑起车子就来到了三姑家,一脚踹开了门子,大喊着让周雷出来,而周雷这时候也是刚刚进家,听到姐姐喊他,不以为然地走到姐姐身边,说:“我就把她打了,你怎么着吧?臭黄毛丫头还想……”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姐姐一脚踹在了他肚子上,他捂着肚子蹲在了那里,姐姐告诉他:“我让你看看黄毛丫头的厉害,看你以后还敢欺负我妹子。”说完,姐姐扭头走了。

其实姐姐真的不是很厉害,只是我受了欺负的时候,姐姐就像一个庇护小鸡的鸡妈妈一样。很多年以后,姐姐告诉我,她当时只是一种本能,她觉得有她在,就不能让妹妹们受欺负。很多年以后,我在姐姐身上,也明白了长姐如母这句话。

清楚地记得妹妹三岁的那一年,娘要我陪着妹妹一起玩,而姐姐跟着娘一起下地干活了,那时候我八岁,也是贪玩的年龄。我正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忽然听到妹妹大声的哭喊,回过头来,看不见妹妹了,而哭声是从地窖里传出来了,我有些慌了,大声地喊奶奶,而奶奶坐在屋里一动不动,我跑进屋子,告诉奶奶妹妹掉进地窖了。奶奶瞪了我一眼:“掉进地窖还能摔死啊?我以为你娘死了呢一大清早就哭丧。”我当时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胆量,大声顶撞了她一句:“你娘才死了呢。”这一下,我就给自己闯了祸了,奶奶从仓房里找了一根绳子就开始抽我。我被奶奶打得蜷缩在一个墙根下,这一切正巧被下地回来的姐姐看到了,姐姐几步冲到我身边,用身子护住了我,而我,也疼得蹲在了地上。闻声赶过来的二奶奶夺下了奶奶手里的绳子,我告诉姐姐,小妹在地窖里,赶紧把她弄上来。

而被弄上来的小妹,已经休克了,邻居大伯他们才赶紧赶着马车,把妹妹送进了医院,好在,妹妹只是受了惊吓,没有生命危险。娘知道了这一切,只是一个劲的哭,而姐姐则跑进奶奶屋里,把奶奶的镜子和锅碗全给摔了。姐姐说:“我不会像我娘一样让你欺负的,你打了我妹妹,这就是代价。”也是从那时候起,奶奶逢人就说姐姐是个坏孩子。

爹一气之下带着娘和我们姐妹离开了老宅子,住进了我们村的牛棚,净身出户,奶奶一分钱都没有给。要盖房子,我们姐妹要上学,日子不能说捉襟见肘,但也家徒四壁。姐姐看了看眉头紧锁的爹,看了看身边的我,姐姐说:“爹,我要去造纸厂上班的,不上学了,反正我一学习就头疼,妹妹念书好,就让妹妹好好念吧,一定会有出息的。”爹说:“小小年纪不上学,去什么造纸厂?家里有我,不用你操心,好好上你的学。”

爹没答应,姐姐也没有再说什么,第二天的中午,姐姐把凳子和书包一起背回了家,告诉娘,她已经告诉老师,要退学了。姐姐很有主见,任凭爹娘再说什么,她也不去上学了。我把姐姐叫到一边,问她真的愿意这样啊?姐姐没有说话,只是低下了头,再抬起头来的时候,泪光闪闪,姐姐擦了擦,告诉我,眼里进了东西,姐姐还告诉我,要好好上学,给咱家争气。

我不再问什么了,因为我已经明白了。从那一天,我知道,我是家里的希望,是姐姐的希望。过了几天,姐姐去了邻村的造纸厂,一个月十五块钱。而我,更加努力的上学。我的成绩,一路平稳。娘和姐姐,快乐着我的快乐。

高三的时候,我全力以赴的奔我的大学梦,可是,天总是不随人愿。因为身体情况,我不得不辍学了。那天,我靠在娘的肩头,泪流满面,姐姐拉着我的手告诉我条条大路通罗马。从那一天,姐姐怕我伤心,带着我出去玩了几天,然后教我打毛衣,说这样可以打发时间,不让我胡思乱想。明白姐姐的苦心,只是,我依然陷在辍学的痛苦中,不能调整自己的心情,毕竟,成绩一路平稳的我,面对这样的逆转,我怎么能甘心?所以,明白姐姐苦心的同时,我把一切都做得心不在焉。

后来表姐的婆家姑父是个校长,他让我去做代课老师,那时候,我是没有心情的。姐姐告诉我:“去吧妹,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好。我说了条条大路通罗马,去教学,一定能让我们看到你的价值,争气,不是必须要把大学念完这一条路。”姐姐的话,我很心动,所以我答应了去做代课老师,诚如姐姐所说,无论做什么,只要做好了,就是价值的体现。还有,毕竟我也就可以给家里添点微薄的收入,虽然那时候我一个月工资才七十七块五,可是,在那个年代,我已经很知足了。

所以,我去了学校,这一去,我的教育生涯就是这么多年。二十二岁那年,经人介绍,嫁给了前夫峰子。那年的十一月份,我怀了他的孩子。而他,经不住我在孕期他的寂寞,与和他一个单位的同事张某有染,而当我听说的时候,这一切,对于我就是致命的打击,毕竟,我是一个真爱主义者,我追寻爱的真谛。我又是如此的傲气,所以,这一切让我充满了挫败感。

可是,我毕竟怀了孩子,姐姐告诉我,人无完人,只要他能够有所认识,就原谅他吧。听着他的道歉,看着隆起的肚子,我告诉自己,为了孩子,忍一步不算什么。可是,事后的事实告诉我,男人一旦出轨,就如撒缰的野马。我彻底的心碎了。孩子满月的那一天,我抱着孩子回了娘家。

因为上火,把奶水截住了,所以,必须要给孩子买奶粉喝。可是那个时候,我要照顾孩子,不能去上班,而又正是处在分家三年穷的日子,即使那个小家庭里,也没有什么积蓄,更何况是现在我只身一人带着孩子住在娘家。姐姐是生活的过来人,她知道我的困窘,所以,就在知道我没有奶水的时候,姐姐第一时间给买了五袋奶粉,说让孩子先喝着,喝完了再买,只是奶粉让我不要管,她负责孩子奶粉。

虽然是姐姐,可是毕竟姐姐成家了,有自己的小家庭,让姐姐这样花费我怎么好意思呢?姐姐听完我的话,真的生气了,姐姐告诉我,她是姐姐,是孩子的大姨,而孩子又是这个家的长外孙,作为大姨,她很高兴,所以,一家人为什么说两家话?姐姐告诉我;“你的责任就是照顾好孩子,照顾好自己,别的不要操心,有姐姐在!”

有姐姐在,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姐姐从小说到大。而就是这一句话,而就因为她是姐姐,这么多年里,她一半是姐姐,一半是娘。因为她是姐姐,她分担着爹娘的责任,庇护着仅仅比她小几岁的妹妹,如同庇护小鸡的鸡妈妈。

而现在,看着病重的姐姐,我居然束手无策,第一次感觉,在疾病面前,人的力量居然是如此的弱小。敲击着键盘,文字是如此的苍白!

姐姐,祝你安好!这是妹妹最大的心愿!祝你安好!

陕西哪个医院看癫痫病好点江西癫痫病医院郑州哪的医院医治癫痫比较好?西宁癫痫病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