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我为她写了半辈子情诗(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小说

我们虽然通过相亲结识,可爱情非常甜蜜,每每感到幸福的时候,我都会写下跟爱情有关的诗句,这一写就是半辈子。

——题记

1、嫂子是我的介绍人

我这人,性子直,脾气倔。

当年高考失利后,所有人都劝我重读。我却没听大伙的话,回到安达老家,安心教起了书。

一上班,保媒的人纷纷找上门来。可那时的我,对感情的事,不是很上心,就喜欢静静地看书。就是这么个孤僻的性格,让家人非常着急。

大嫂看不过去了,热心肠的她,相中了她娘家屯的一个姐妹。

这姑娘姓于,名叫亚杰。那时候,亚杰在供销社开被服。

大嫂对我爸说,老于家是正经过日子人家,亚杰性格好,又特别孝心。她还打保票说,要是亚杰与小二(我的乳名)结婚,老于家不但不会要啥彩礼,还会陪送许多。

听了大嫂的话,妈妈动心了。她命令我,这个星期天,务必去看看。父母之命难违。虽说我仍对处对象的事不热心,可还是决定去看看再说。说实话,我当时只是为了走个过场,应付一下父母。

2、没看清她的相貌

走进老于家,我没有走进陌生人家的那种拘谨感。毕竟,我上班已经一年多了,又是当老师的。因此,各种场面上的应酬,比刚毕业回来那会儿,我要从容成熟许多。

亚杰她爸叫于再畔,很随和。一见面,我们之间的陌生感和距离感就全没了。可以说,我们爷俩很谈得来。

亚杰在我到她家好大一会儿后,才从供销社回去。进屋后,她掏出两盒烟扔到我面前,然后与大嫂打了声招呼。这个大方的姑娘,肯定见过不少世面。

不知为何,我突然有了一种紧张和尴尬。站在那,有些发愣。她见我还站着,笑了笑说:“坐那呗,怎么起站票来的?”一句话,逗得满屋子的人都乐了。尴尬和紧张,一下子消失了。随之,我变得轻松起来。

那天,由于我忘了戴眼镜了,所以没看清亚杰的相貌。朦朦胧胧中,我只知道亚杰个子挺高,性格随和。尤其她爸,没有一点儿的架子,也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老于家聊了一会儿,大嫂找了个借口,说要带我回她娘家看看,把我叫了出来。

一出来,她就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脸稍稍一红说:“还行吧!”大嫂笑着说:“闺女那头也没啥说的。”她又问我定下来行不行,我说:“一切你掂量办吧。”

大嫂让我在她妈家坐一会儿,她去老于家,说是论论彩礼。不一会儿,大嫂回来了。她递给我一个红纸单,说:“干折干卷一千五。”我听了,不太是心思。

来的时候,大嫂还一再跟我说,如果成了,对方不会要啥彩礼,结婚时人家不能少陪送。怎么又写了礼单子?是不是人家不同意?我看也没看,就对大嫂说:“你看着办吧,我回去了。”

大嫂不让我走,可我坚持要走。骑上车子,我就匆匆回来了。

3、出现一个小插曲

到家后,本村永利一队的孙某骑车上来了,进屋刚坐定,冷着脸跟妈说:“我跟我三姐夫都定好了,说上午张林上后屯看对象去,都晌午了,怎么还没过去,人家都等啥时候了?!”

妈含笑解释说:“不知道呀,他爸也没说呀,小二让他大嫂领老虎岗看对象去了,都看妥了。”

孙某一听火了,“你们这是办的啥事呢!这不是让我坐蜡吗?!”妈说:“你瞅那咋整,都看妥了。”

孙某对我说:“这样吧,张林跟我过去应付应付,人家等着呢,要不这成啥事!”我的牛脾气上来了,“在老虎岗已经看妥了,我不能骑马找马,我不能走这个过场。”

妈妈也劝我跟过去看看,我说什么也没干。记得当时孙某气得够呛,临出屋,嘟囔着把外地门摔得山响。

4、感情在一点点萌发

其实,那天我一走了之,确实有些过分。

后来我才知道,亚杰家,已经准备好了饭菜。我没回复人家,就赌气跑了,只留下大嫂一个人,应付那尴尬的局面。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自己,真是太任性了。好在,我有个知书达理的大嫂。在她的张罗下,我们两家,算是定下了这门婚事。

相门户那天的事儿,让我始终忘不了。因为竟然没弄明白,哪个姑娘才是亚杰。

到她家后,有个女孩给我点烟倒水。她的热情劲,跟亚杰很像。可是,由于之前我没看清亚杰的相貌,因此无法确定眼前的这个女孩到底是不是她。好在,我记得亚杰个子挺高,这女孩稍矮一些。

找到这个区别后,我不禁心惊,刚才要是冒冒失失管这个女孩叫亚杰,当着双方家长的面,这玩笑可就开大了。

相完门户,我们算是正式确定了关系。

那个时代的感情,就是那么回事。你可能感到悲哀,可我却不这么认为。因为,我跟亚杰的感情故事,才刚刚开始。

她知道我喜欢文学,喜欢写东西,于是经常送笔给我。

有一次,她老舅从大连回来,给了她一只日本产的油笔。她想都没想,就送给了我。

那天,她把那支金灿灿的油笔,别在我了的中山装口袋上。她那调皮的模样,让我第一次感受到内心的悸动。我变得神采飞扬。

手握那支笔,我当场创作了一首诗《赠予》。诗中这样写道:她轻轻地轻轻地给我一个甜蜜的吻/而后又温情地端详了我良久/趁我脸上的阳光还未隐去/她便把一支笔别在了我的胸前/顿时我觉得这支笔变成了个火把在熊熊燃烧/她那柔情的眉梢像把扇子/扇动着胸前的笔哟/扇出更红的火苗/静静地甜甜地把我的心点着……

说不清为什么,和亚杰在一起,我总有一种爱的冲动。而且我们很谈得来。尤其她的性格,让我很满意。

她对老人非常孝顺,跟我八十多岁的姥姥都能有说有笑。

这个可爱善良的女孩,彻底打开了我的心扉,让我感受到了爱情的魔力。享受甜蜜爱情的同时,我会写下跟爱情相关的诗句。这一写,就是半辈子。

时至今日,我仍爱着亚杰。

她是我生活中的好伴侣,更是我文学创作的原动力。

乌鲁木齐癫痫医院好吗哈尔滨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要花多少钱啊常见继发性癫痫病的病因主要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