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冬之梦征文】心若阳,则无恙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创意小说
破坏: 阅读:913发表时间:2015-12-20 20:35:20
摘要:北半球的冬至阳光,依然如昔,绽放光芒,缺少的只是人心底的阳光。

前两天,单位派阿泰到外地出差,计划是五天时间。一接到这个任务,他就眉头紧锁,大后天就要给岳母办60大寿,一个女婿半个儿,咋能在这个关键时刻缺席?为这事,他可是找经理磨蹭了一下午,未果,只得向媳妇保证了千百回,一定尽量提前完成任务,准时赶回。就在昨天下午,媳妇还打电话催促:“阿泰,给妈的礼物我都买好了,你人到就行,可一定要赶回来啊!”“一定驾到……”阿泰半开玩笑地保证道。
   出差这两天,阿泰一直没能好好休息,一番连轴转的忙碌后,总算任务告馨。他没舍得多呆一晚,就直接买了张返程的卧铺票往家赶,一夜辗转反侧,天蒙蒙亮时,浑身散了架的阿泰终于到站了。
   由于上车前没来得及吃饭,又吃不惯火车上的垃圾食品,下车后阿泰肚子早已饥肠辘辘,“咕咕”闹起革命来。顾不得细讲究,他准备先在火车站附近对付一口再回家。看见离得最近的有个板面馆,他走进去要了份面,端上来后放上大把炒得透透的辣椒埋下头吃起来。吃完饭,辣得满脸通红的阿泰准备结账时,一抬胳膊突然感觉手腕上轻轻的,咦,不对劲,我的手表呢?没有看到往常戴在手腕上的范思哲手表,阿泰的脊梁骨猛地一凉,一丝寒意涌上心头。怪不得从下车到现在,心里头一直空落落的,总感觉丢了什么,可就是想不起来,现在才发现是表丢了。哎呀,这可咋办呀?这块手表不仅价格不菲,买的时候花了一万多,而且意义重大,是结婚时媳妇送的定情信物,丢了可就完蛋了,回去咋交差?
   阿泰心里思索着,不由自主地抬起头,站了起来,他狠狠地盯着每个吃早餐的人,四处巡视,发现他们的脸上好像都挂着贱贱的笑容。他们笑什么?阿泰心口堵得慌,他觉得这些人个个看起来都像偷手表的人。他的眼神又绕着饭店转了一圈,却犹豫起来,到底是谁呢?同屋吃饭的人,看见这个男人突然站起来仇恨地盯着他们,觉得纳闷之极,这人是不是有神经病?几个已吃完饭的人准备付账离开,阿泰心里一慌,紧张地看着,心里笃定肯定是他们,是他们偷了我的手表,有心上前索要,可又苦于没证据,上去又能怎样?就在阿泰想的空,那几个人已经远去隐没在人群里。
   “真倒霉!”阿泰气愤地扭过头,瞪了一眼店里剩下的人,转身就向外走去。店老板好像也被他吓到了,结账的话还没出口,阿泰已经出了店门,随手招了个的士,咚一声沉沉地落在后座上,“师傅,走!”。
   坐在的士上,阿泰看到司机在等红灯时,不时拿起对讲机,与他的狐朋狗友没完没了胡扯,气就不打一处来,“我说师傅,有点公德心好不好,能不能好好开车,出了车祸咋办?”司机听见阿泰的话,从后视镜瞅了一眼,看到他气冲冲的样子,也就没有多言语,关上了对讲机,一路无语,压抑着沉闷气氛的的士,在喧闹的街道上大约行驶二十分钟后,终于到家了。
   车尚未停稳,阿泰就一步跨出车外,“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准备离开。“哥,你还没付车费呢!”司机师傅赶紧从车窗户探出头,向着阿泰喊着。“哦,对,不好意思,你稍等下。”阿泰脸色腾的一下红了,尴尬得就像被人抓了现行的小偷一样,浑身上下都泛着一股臊味儿,他看了看师傅,不好意思地挥动着右臂,准备拿过挎包掏钱。“咦,我的挎包呢?”阿泰心里又是一激灵,赶紧打开的士门,看了看刚坐过的后座,没有。刚才吃饭的时候,还记得清清楚楚放在手边,准备吃完饭付账呢。付账?对了,刚才吃完板面,好像没付账……从没做过亏心事的阿泰,脸色如同染色大缸一样,红得透透的。看着阿泰窘迫的样子,司机师傅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气道:“大哥,你要是遇到什么难事,今天车费算我请你,谁家没有一个难处啊!”说完,嗡的一声,启动车子,准备离开。
   “师傅,师傅,你别走,稍等一下!”阿泰摆着手,赶紧拦住了司机师傅。“我这就到家了,钱包好像拉到了刚才的板面店,我还得回去一趟,你稍等下,我回家去取点钱。”看着阿泰的样子不像是撒谎,司机师傅就缓缓地将车靠边,停下了来。
   奔回岳母家,找到妻子,说明缘由,拿上钱,阿泰就飞了出来,一溜烟钻进的士。
   “哥,今天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路上,司机师傅打开了话匣子。
   “唉,给你说说也无妨。”阿泰一五一十道出了自己今天的遭遇。
   “大哥,你别着急,咱们先到板面店去看看,你的手表,我估摸着是不是在包里,或者是落到火车上了?”
   “火车上?”一丝明悟涌现在阿泰心头,“是啊,我睡觉时,总喜欢把手表压在枕头底下,肯定是昨晚睡觉时放枕头下了,下车时一着急,就忘记拿,肯定是落到了火车上。”看到手表的下落终于有点眉目,阿泰不免有了一丝欣喜,可紧接着又皱起眉头,火车上人来人往,手表还能找到吗?
   看见坐在副驾驶上的阿泰脸色阴晴不定,司机师傅劝慰:“要不咱先给铁路上打个电话试试?”
   可打给谁呢?这趟列车是从山西发过来的,应该属于H铁路段管。在司机师傅的帮助下,阿泰从114服务台查询到H铁路段的服务热线,匆忙拨了过去,电话接通后,一个悦耳的女声响了起来,“您好,这里是H铁路段服务热线,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
   犹如拽住了救命稻草一样,阿泰竹筒倒豆子,赶紧说明事情经过,细说了乘坐的车次、卧铺号、手表牌子,最后留下手机号,恳求帮忙找手表。挂断电话,阿泰感激之中不免又惆怅起来,要想找着手表,除非出现奇迹啊!于是,他失落地催促司机师傅开快点,先去找包吧,能找到点啥算啥。
   来到板面店说明来意,店老板一眼就认出了阿泰,弄清阿泰的物品描述准确无误,就从柜台后面拿出挎包递了过来。
   “不好意思,刚才走得匆忙,忘记付饭钱了。”阿泰有些不好意思,接过包后,从里面掏出十块钱递了过去。
   “嗯……好吧。”店老板犹豫了一下,还是爽快地接了过来。
   “走吧,送我回去。”完事后,阿泰和司机师傅一起走了出来。
   路上,司机师傅试着说几句话,打破车内沉闷的气氛,可看到阿泰心事重重、心神不定的样子,也就作罢,稳稳地开着车,将他送回家。
   付完车费下了车,阿泰闷着头往前走,已经开出一段路的司机师傅,再次将车倒回来,打开车窗:“大哥,别难过了,表要是在火车上,应该丢不了,相信我,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世上还是好人多?”阿泰思索着司机的话,使劲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摆了摆手,想说些什么,可又没力气再说话,只好叹了口气,转过身迈着沉重的步子回家了。
   “阿泰,快过来,寿典就要开始了,你东西找到了吗?”阿泰媳妇站在院子里,看见阿泰进了门就招呼着。
   “挎包找到了,可手表估计够呛啦!”阿泰哭丧着脸。
   “唉,说你什么好呢,老这么粗心大意,行了,先跟我去给妈祝寿!”
   就在这时,“叮铃叮铃”的响声,突然从阿泰的兜里传来,他心烦意乱地掏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本想挂断,可又好像想到了什么,没来由的一激动,赶紧按了接听键,“等下,我先接个电话!”
   接通后,一个天籁般的男中音传来,“请问,是阿泰先生吗?我是F火车列车长,刚才我们接到H铁路段客服的电话后,就赶紧寻找,找到一块旅客丢失的手表,跟你描述的一样,可能是你的,麻烦你再说一下有关表的具体细节,好吗?”
   阿泰颤抖着声音,描述完整后,列车长确认道:“应该是您的没错,您稍等下,我们列车大概下午4点左右路过车站,你进站到9号车厢门口来,我们在那等你。”
   ……
   下午4点,阿泰和他的媳妇一起到火车站,拿回自己的手表,千恩万谢后才离开。出站后,阿泰想起了冰心老人《谈生命》中的一句话:“愿你的生命中有够多的云翳,来造成一个美丽的黄昏。”再想想自己手表丢后的窘态,对别人的仇视和误解,以及泼妇一样的咒骂,不免心生惭愧。这时,丝丝缕缕的阳光,穿透层层乌云的包裹,抚摸着街道、树木,还有行人的脸。徜徉在阳光温暖怀抱中的阿泰发现,原来,北半球的冬至阳光,依然如昔,绽放光芒,缺少的只是人心底的阳光……
   “走,回家!”想到这里,阿泰心情一下开朗起来,拽着媳妇小跑起来。
   “慢点,你这么着急干嘛呀?”媳妇有些气喘吁吁。
   “冬至了,吃饺子去!”
   ……

共 3125 字 1 页 首页1黄冈到哪里治癫痫好/showread?id=621999&pn2=1&pn=1" class="next">尾页
转到开封的羊癫疯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