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诺贝尔奖对中国文学意义不大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创意小说

(文/王路)我还在读经济学研究生的时候,偶尔打电话回家,老爸会问我:你听说过某经济学家吗?前天在报纸上看到他的一篇文章,分析经济形势真透彻。我在脑子里快速搜索了一遍之后说:这人没什么名气吧,我没听说过。我爸就会说:你还学经济的呢,连这么著名的教授都不知道!我说:他真不著名,在国内经济学界,但凡有点水平,甚至没什么水平但还有点名气的人,我都不可能没听说过。老爸就会说:你这孩子真是太不谦虚了,明明是自己知道的少,还偏不承认。

对于这档子事,起先我一直不以为意。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那次,我跟一个同样是经济学硕士的人聊天,提到薛暮桥时,他表示他完全不知道薛暮桥是谁。又问及孙冶方,他摇摇头,仍然没听说过。不过,他的经济学功底可以算得上扎实,你要问他哪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由谁获得,是什么理论贡献,他可以从第一届往下整个背出来。我瞬间明白了为什么——这是每个人的生态空间不一样。对于我们这一代读着曼昆、萨缪尔森经济学教科书成长起来的人,要他熟稔老一辈无产阶级经济学家的名字,就像问一个地球人火星第一美女是谁,实在勉为其难了。

据说,莫言可能获此届诺贝尔文学奖。我一位朋友发微博说莫言的作品水平不高,立马有网友留言围攻说:你且等几天之后再看你今天说过的话!这位网友的逻辑很简单:如果莫言获奖了,看你还不羞愧得钻到地下去!但他可能永远无法理解,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一样,拿某个奖项作为评判艺术作品高下之分的标准。事实上,只有自己心中没有标准的人,才会拿别人的标准作为自己的标准,尤其是拿获某项奖作为标准。

诺奖的确很权威。在物理界、化学界很权威,但在文学界就要打个折扣了。《新发现》主编严峰发微博说:来看看没有得诺奖的作家吧:托尔斯泰,乔伊斯,普鲁斯特,卡夫卡,博尔赫斯,契柯夫,易卜生,亨利詹姆斯,左拉,马克吐温,昆德拉,纳博科夫,格雷厄姆格林……这些不可直视的名字随便拎一个出来都轻易干翻绝大多数获奖者。至于拿诺奖来衡量中国文学,就要打更大的折扣了。首先是生存土壤不一样,让地球人去选火星第一美女,结果自然有偏。其次是有交流障碍,拿翻译过的文本去参评,就像根据肖像画来选美一样,“意态由来画不成”,当然不会太靠谱。

即便在诺贝尔奖最权威的物理界,霍金也没有获奖,爱因斯坦是因为光电效应而非相对论才获奖。到了文学领域打个折扣,到了中国文学领域再打个折扣,几个折扣打下去,再以诺奖来评价中国文学作品的高下,实在没有意义。

上面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这么多人迷信诺贝尔文学奖对于中国文学的意义?答案很简单,崇拜权威。他们没有自己的评判,所以才会崇拜权威的评判。他们对文学的理解不足以建立一套自己的标准,所以只有照搬别人的标准。他们没有自己的尺度,所以只能山寨别人的尺度。仅此而已。

文学本身就是很主观的。《红楼梦》里林黛玉告诫香菱说,千万别学陆放翁,入了那个门,一辈子写诗都脱不了俗气。她甚至还说自己尤其不喜欢李义山,除了“留得枯荷听雨声”这一句。到了林黛玉这个地步,才真正可以谈文学。不然,你充其量知道陆放翁和辛稼轩都是豪放派,都能文能武,都带兵打仗,至于二人作品高下之分,你是说不清楚的。这充其量能叫对文学史有所了解,不能叫对文学有了解。李义山的诗作缠绵悱恻,动人至深,但也正是对文学有深深了解的人,有自己的审美观的人,才可能说得出“不喜欢李义山”这样的话来。因为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取舍,有了一套自己的坐标系。

孔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告诸往而知往者,是学生水平;告诸往而知来者,是先生水平。

人贵在有自己的东西。不然的话,是永远无法立住脚的。

西安著名猪婆疯专科医院癫痫病人会不会死呢吴忠利通区癫痫要做哪些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