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暖】春回故里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剧本
清明节回老家,不是去扫墓、祭祖,而是因为一次百年不遇的月全食,天空会有红月亮。突发奇想,在老家乡下,空旷的天际,可以更加真切地观赏到红月亮。于是,只身回到乡下老家。      一、重走林荫道   乘着公交车摇摇晃晃驶向老家的方向,想偷闲在车上闭目养养神,可是,一路上,粉一团,白一片的都是花,伴有浓淡不一的绿色,满眼的绚烂根本没法静心养神,只能任由丰富的色彩缭乱眼目。   大约一个小时的路程,车在一座小石桥头停下,举目望去,一条还算顺直的乡间公路就在眼前,路尽头那个村子,就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   记忆中,那条约莫一公里的布满林荫的路,我不知走过多少遍,路两边的杨树还在,依然很高大,茂盛;树的枝杈伸展着,相互交织,叠加在一起,给这条路加了一个篷盖。每次走在这条路上,都会不自觉地放慢脚步,尤其是这个季节。   每年三月,当杏花刚刚鼓出暗红色的花蕾,杨树上便垂下毛茸茸细长的杨穗,我们那儿俗称“旺旺狗”,暗红色的穗穗在树枝上摇摆,真的像家里的小柴狗摇着尾巴。等到杏花飘落成一场粉雨,“旺旺狗”也随风落下,若赶上一场春雨,和着花瓣化作春泥,走在路上,踩着软软的杨穗,会情不自禁吟咏:“似花又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   一夜东风,蓝天荡漾着白云,树上一夜间长出叶子,刚刚从芽苞里伸展出的叶子是红色的,阳光下,闪着油亮亮的光,风吹叶动,没有沙沙的声响,而是红云浮动,根本分不清是叶染红了朝阳,还是朝阳点燃了树冠。缓步走在树下,任斑驳的薄荫撒在肩头,发迹,你会不由自主地深呼吸。   一路薄荫匝地,树影婆娑陪伴着,走过儿时,少年,青春的大好时光。若干年后,闲情泛滥,重回故乡,记忆中的景象大都已经时过境迁,而这条林荫的路依然故我。脚步坚实地走在绿荫匝地的路上,嫩红色树叶轻动,鸟雀穿梭,心倏地醉了。      二、老宅春色   走到林荫道的尽头,就是家的所在,穿过窄巷,老宅就呈现在眼前,门前是村里美化街道种下的海棠已高过围墙,嫩绿的叶子上那层淡灰色绒毛还没蜕尽,一簇、一撮,含苞欲放的花蕾堆满树的枝干,水蓝色的大门已露出斑斑锈迹,打开门上的铁锁,空旷的院子因久无人居有些落败,房根背风处一大堆枯叶,枯叶旁的砖缝里,草已经冒出嫩芽,一棵蒲公英的两片绿叶托着一朵艳黄色的花朵,格外惹眼。   遮蔽半个院子的香椿树顶着褐色的芽苞,也许明天一早就会长出殷红色的嫩芽,院子里五颗参天的槐树还是光秃秃的(当年每个孩子出生,爸爸就在院子里种一棵槐树,我们姐妹五人一人一棵,大姐那棵已经五十多年了,最小的一棵也有四十年龄)。   屋后的老榆树匍匐着越过屋顶,伸到院里,一串串翠色的榆钱密得有些拥挤,淡淡的清香在院子里似有若无。邻居家的一枝桃花伸过西边的院墙开得有些落败,李子树银装素裹地没过院墙,梨树的花也正开得热烈。不知谁家的红公鸡悠闲地在墙头上踱步,虽然久无人居,整个老宅仍然春意盎然。   打扫完院落,取出老屋尘封的被褥,晾晒在院中暖暖的阳光下,轻掸浮尘,飞起的细尘沾染了阳光,吸附了邻居家果树的花香,轻触肌肤时,涌起一种久违的归属感。      三、老宅月夜   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邻居二嫂帮忙铺好床铺,连拉带拽着到她家里去吃饭。   吃过晚饭,和二哥二嫂闲扯一会儿家常,眼见天黑透了,心里惦记红月亮的事,起身告辞重回老宅。   月亮已经升起来了,虽然已是农历十六,还是很圆很大,正应了“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的老话。天上有一团、一块的团云,都镶着金边,星星稀稀落落的忽隐忽现,抬头仰望夜空,月亮似乎比城里要大很多。挂满榆钱儿的荫影,很快布满院落,一阵风刮来,榆钱瑟瑟地发出声响,月亮在云里时隐时现,像是小时候捉迷藏的孩子。搬来一个户外宿营的躺椅,躺在上边,品着茶,架好相机,静等红月亮的出现。   老话说:过了清明寒十天,白天的气温虽暖,到了晚上,还是寒凉难耐,找来一床薄被,盖在身上御寒。身上很快暖了,困意也顺势而为。一阵风刮来,掀开了被子,猛然惊醒,抬头看去,月亮还是白亮亮的颜色。风刮得院门“咣当!咣当!”作响,邻居家的狗受到惊扰狂吠不止。因为正值清明,空气里散发着焚烧冥币的味道,树影颤巍巍罩在身上,心里开始萌生胆怯,身体也随之开始打颤。树影婆娑,越发的害怕。锁好院门,以最快速度跑到对面的表姑家,窜上表姑热乎乎的火炕,倒头便“失去意识”,看红月亮的计划也随之进入梦乡。      四、春满农家院   几声清脆的鸡叫打破了梦境,睁开睡眼,天光已亮。   起身来到院中,红彤彤的太阳还没有爬上树梢,大公鸡站在顶着棕红色嫩芽的核桃树上引吭;几只鸭、鹅悠闲地在院子里扭着身子闲逛。榆树钱儿一串、一串地随风摆动。伸伸懒腰,呼吸着带有泥土味道的空气,顿觉神清气爽。想起错过的红月亮的一丝遗憾,早已经被满院子荡漾着蓬勃的生机,迅速淹没得无影无踪。   洗漱后,手里提着一个塑料篮子,跟着表姑到院子的边边角角转了一大圈,把角落里的鸭蛋捡起来。表姑虽然已近九十岁,身体却还健康,她那双“三寸金莲”的脚步走得很稳健。表姑用拐棍指挥,我负责捡蛋,一圈走下来,淡青色的鸭蛋,装满一篮,有的鸭蛋是温热的,还带着鸭子的体温。   拾完了鸭蛋,表嫂的早饭已经上桌,柴火锅煮的玉米渣粥,现磨的豆腐拌小葱,一碟咸菜丝,都是记忆中的味道,是久违的家的味道。   吃过早饭,逐一向左邻右舍辞行,邻居的长辈一边嗔怪长大了,跟家不亲了,就不经常回来;即使回来,也总是行色匆匆,一边又塞上一捆还挂着露珠的菠菜、红根的韭菜,还有带着胡须的小葱。   沾染了老宅的花香,满载着家乡的味道,耳畔回荡着邻里熟络的话音,踏上了归途。虽然没有见到期盼中的红月亮,可是心中暖暖的,有如头顶的清明暖阳。其实故乡就是常驻心中的最美的红月亮。 不同类型癫痫的不同症状武汉哪家医院能看好羊角风南宁癫痫较好医院太原治疗癫痫病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