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青衣】走进吊庄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表白的话
从贺兰县京星农场向东,大约走六七公里路,是一个历史很久的渡口。站在渡口西岸向河对岸看过去,只见一堵又高又陡的沙墙笔直地矗立在黄河边,巍峨壮观。沙偎依着水,水亲吻着沙,沙水就像血肉一样融为一体。船上的人说,这就是传说中的流沙头。   啊!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流沙头?顿时,一种惊喜与激动充溢着我的胸膛。   机动船载着一船的人和摩托车,还有一辆手扶拖拉机,向河对岸驶去,在流沙头的北端泊岸,是一条窄窄的、仅供两个人并排走的小路,一边靠河,一边依沙。我们顺着这条小路走去,绕过流沙头,立刻,被眼前的美丽景象惊呆了。   只见一个个粗大的石柱支撑着一个长长的石槽,从流沙头里面伸出来,就像一条青色的巨龙腾空而起,在蓝天中蜿蜒起舞,飞向远方。表弟告诉我,这就是吊庄的人们灌溉用的“天渠”,据说还是当年由邓小平主持建造的。这条“天渠”,把黄河水抽向高高的流沙头,然后又输送到远处的平地,甚至送向更远的沙窝里。我们面前不远处,是郁郁青青的农庄,农庄后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沙窝,一缕,一抹,一点,就像给寂静的村庄抹上了淡淡的胭脂。脚下的土路,高高低低,坑坑洼洼,扭着身子向前钻去,一忽儿就不见了,那情景,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摩托车在土路上颠簸着冲上公路,一连拐了几个弯,在我还没有回过神之际,就已经钻进村子里了。眼前,高入云霄的杨树,在碧空中展露出一树的青绿,就像天空里一团团婀娜多姿的绿云。密密麻麻的玉米,形成一座天然的青纱帐。或砖墙或土墙的农家院舍,就像母亲怀抱中的孩儿,掩映在在浓浓的绿荫里。屋子前面,后面,旁边,是成片成片的果树,有苹果,桃子,杏子。我们来的正是八月初,苹果将熟未熟,半红半绿,挂满枝头,就像一个个纯朴的山村姑娘轻盈盈地点着她们彩霞一般的笑脸。果树下面,一棵棵、一丛丛叫不上名的菜遮住了地面,露珠在菜叶上滚动,把菜叶滋润得更加翠色欲滴。勤劳的主人把我们让进屋子,摘了一盘苹果摆在炕桌上,劝我们尝一尝。拿起那晶莹剔透的苹果,咬一口,顿时,一股甜中带酸酸中带甜的液汁直往心田深处流去。   吃罢饭,我们走出来,在院子里扯着农家话。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人声——除了我们的谈话。树上有鸟,但没有鸟鸣,那些鸟儿仿佛约好了似的,也静悄悄地倾听着我们的谈话。我走出院门,向屋子后面走去,在村子中间的土路上随意走动。远处,从树影和玉米叶子的缝隙里,露出一户户人家的屋角,红色的砖瓦,在万绿丛中是那样醒目。这些农家院落,就被这一座座接而不连、隔而不断的青纱帐给隔开了。看不见邻居家的门窗,更看不见院子里的人,但是,我又好像隐隐约约听见人的说话声。阳光透过树梢和玉米叶隙,在地上筛下一片片的光斑。“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一切都掩映在这无边无际的绿色的神秘里,透露出一股原始的纯朴意味。我走进一片玉米地,一条条小渠在玉米地中间穿梭,渠里的水不多,绿得就像一条缓缓飘动的玉带。没有风,没有鸟叫,也没有酒,但我却整个身心都洋溢在一种“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的意境里。远离繁华闹市,置身于这片被黄河与黄沙环绕,被绿阴遮掩的、静谧得近乎原始的纯朴村落里,我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心灵的安宁。黄河在我心中轻唱着久远的摇篮曲,黄沙在我心中铺展开一幅辽阔苍茫、雄浑壮丽的画卷,绿荫在我心中荡漾起一层诗的涟漪。云卷云舒,在我头顶飘摆摇曳,使我恍如梦回唐朝,看到了飞天淡淡的长长的衣袖。“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在这绿色的梦里,我浑然忘却了自己是一个来自远方的客人,我甘愿做一个“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的痴情游子,蛰居在这江南水乡一般的村落里。“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在这真正的塞上江南的温柔怀抱里老去,对我来说,是一种福气。   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看看表,十一点了。我们走出村子向兵沟出发。摩托车在青黑色的公路上风驰电掣,路边的打麦场上,圆圆的麦草垛夹杂在圆圆的沙包间,不远处还偶尔点缀着几个蒙古包,几乎分不清哪是草垛,哪是沙包,哪是蒙古包。远处,连绵不绝的沙丘,就像一条淡黄色的飘带在天边漂浮,又像在和我们打赌,无穷无尽地飘向远方,永远地把我们抛在后面。偶一回头,吊庄已被摩托车远远地抛在后面,抛成了一个绿色的圆点,抛成了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绿色的梦。 甘肃治癫痫专科武汉哪家医院是主治癫痫病的荆门看癫痫去哪家医院好拉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