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墨海】战士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表白的话
本来,独立营的同志是要留他们住一天的,因为战士们对他们的演出非常满意,都嚷着要再看一次。可是,他们的行程是安排好了的,他们必须要在今天晚上赶回去,明天就要到另外一个部队进行演出。因此,刚结束了演出,来不及好好休息一下,就踏上了归程。   到底是群年轻人,紧张地演出并没有让他们感到多么疲倦,一路上都谈论着这次演出的得失,唱着那些动听的歌曲。   路上的行人稀少,正值小麦播种的季节,老百姓们都在地里忙活着,四野显得很安静。除了路旁草丛中蛐蛐的啼声和偶尔响起的几声鸟鸣外,剩下的就是他们的歌声了。   青年演员王兴良在队伍里走着。这是个高个头的青年,今年刚满二十二岁。别看他年轻,却是这支队伍的队长,团里的台柱子。他是十九岁那年和自己的女同学刘梅一起,长途跋涉来到革命圣地延安的。   按照他和刘梅的愿望,是想参加战斗部队,直接打鬼子的。但是,上级见他俩天生一副好嗓子,又有文化,在接受了为期一年的抗大学习后,就分到了文工团里。很快,他们的表演才能就得到充分的展现,无论是演歌舞剧、话剧还是唱歌跳舞,都得心应手,成了团的不可多得的多面手。后来,党中央发出了到敌人后方去,发动群众进行持久的抗日游击战争的号召,他们主动报名,跟随着新组建的文工团,和八路军某师一起,深入到了敌占区,开始了一种全新的生活。   他们所属的部队是一支英勇善战的队伍,来到这山区后,接连打了几场漂亮的战役,很快就开辟出了面积不小的根据地,站稳了脚跟。      二   王兴良和刘梅是青梅竹马的恋人,两人是一年生的,王兴良只比刘梅大三个月。他们的童年时代就是在一个大杂院里渡过的,七岁那年,两人又一起上了学。这是祖国西南的一座著名的城市,历史上称为“巴”,后因南宋第三位皇帝赵惇先封王,后称帝的原因,自认为是“双喜临门”,就将这里改成了“重庆”。   这里是西南的重镇,工业发达。还是孩子时,两人就一起在山城的那些工厂外面捡煤渣,捡柴禾。那个时候,遇上有人要欺负刘梅,王兴良总是挺身而出,护着她。有一次,一个地痞想打刘梅的主意,谎称有个地方有很多的“二煤碳”,也就是煤渣,要带她去捡。她想叫上王兴良,那人却不让,说要是叫了别人就进不去了。刘梅相信了他的话,跟着他就去了,当他们来到一个偏僻之处时,那人的真面目露出了,他将刘梅扑倒在地,企图行不轨之事,正在这时,王兴良赶了过来,用一块大石头将那歹人砸昏了过去。   从那个时候起,刘梅就将王兴良当成了自己最亲近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心中那种朦胧的情感越发清晰。当祖国的大好河山被日寇的铁蹄无情的践踏,而国民政府却一再退让之时,同学们义愤填膺,纷纷走上街头,游行示威,要求政府积极抗日,呼吁民众行动起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1941年,日寇出动飞机对重庆进行狂轰滥炸,制造了一次次惨案。在一次轰炸中,他们的家人因躲避不及全都死于非命。他们两人因在学校上课,及时钻进了防空洞而幸免遇难。   那段时间,在两人的头脑里想得最多的就是到抗日的前线去,给死去的亲人报仇。   一天,两人在街头看到川军正在招兵,说是要出川抗日的,两人一听,也排在了报名的队伍中。如果他们去了那里,等待着他们的将是另外一种生活。恰好他们的国文老师从那儿路过,把两人叫了出来。   他们的国文老师是一名地下党员,他把两人带到了他的宿舍,向他们讲述了共产党、八路军的故事,讲述了革命圣地延安的情况。并告诉他们,组织上准备组织一批进步学生到延安去,直接投入到抗日中。老师的话让他们热血沸腾,马上就提出了参加八路军的要求,得到了地下组织的批准,从此,两人义无反顾地走上了革命道路。      三   按照王兴良的愿望,他是想到战斗部队和鬼子真枪真刀地干,对上级安排他到文工团的决定有些想不通。他多次找到团长,要求到前线去,都被团长给挡了回来。   有一次他和刘梅演出《放下你的鞭子》,一个战士冲到台上,一把夺过扮演地主的演员手里的鞭子,就朝那演员的身上打去。这个和后来出现的有战士要用枪打死扮演反面角色的演员的事情,有着惊人的相似。只见那个战士的眼里流着悲愤的泪,双手因激动而微微打颤。要不是紧跟他跑上来的一名老兵拼命抱住了他,还不知会出怎样的事情。   这件事给王兴良的触动很大,他开始明白了,文艺对于提高战士的思想觉悟、鼓舞士气有着特殊的作用。有的时候,一首歌、一个小剧就顶过做十次的思想政治工作。就像部队首长在劝他时说的那样,在很多时候,一支歌的作用超过了一个连,一个营,一部好剧甚至具有一个团的战斗力。他不再闹着要走了,安下心来,认真地投入到工作中。他和刘梅一起创作了许多部队战士和驻地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文艺节目,受到了文工团和师里的表彰。   但他还是对军事充满了浓厚的兴趣,一有空闲就要学习一番,在心里演练一阵,遇上部队上游击战课程,他也尽可能抽时间去旁听,在整个文工团,他的专业水平和军事技能都是数一数二的。当上宣传二队队长后,他还专门要求自己的队员人人都要参与军事训练,还在文工团的支持下,进行了几次实弹射击,虽然一人只打了三发子弹,却让大家掌握到了射击的要领,明白了枪械的使用方法,这也让他有了一个“游击队长”的雅号。   宣传二队抓军事训练的事让一些人颇具微词,认为他们不务正业,但他做的这一切却受到了师部领导的赞扬,师首长说:“文艺兵也是兵,掌握杀敌的本领有什么不好?我看宣传二队的经验值得推广!”为了表彰他的先进事迹,师长还专门奖励了他一只勃朗宁手枪,这在整个文工团也是独一无二的。   他的这些行动,让刘梅感到骄傲。他们两人本来就是为了报仇才来到延安的,虽然都分到了文工团,但对日本侵略者的刻骨仇恨却一点都没有减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大轰炸的图像,出现在眼前的都是惨死在日寇航弹下的亲人那血肉模糊的身躯。按照部队关于“二五八团”才能结婚的规定,他们还相差很远,然而,这些并不能成为两人感情发展的障碍,他们虽然年龄还小,但对方在自己心中的份量却与时俱增。就是师首长也认可了他们的恋情,常拿他们开一些不伤大雅的玩笑。      四   “哎,兴良,怎么这一路都没有听到你说话呀?是不是太累了?”走在前面的刘梅放慢了脚步,等王兴良来到跟前后,悄悄地问了一句。   “啊,没有呀,不就是多唱了几首歌么?比起前方的那些将士们,可是差远了。”   “你今天发挥得很好。特别是那首《松花江山上》,我看了,台下好多观众都哭了。连我都流了泪。”   “真的呀,那是人家的歌好。哎,对了,我们那个歌舞剧修改得怎么样了?我想应该早点排出来。在下次演出的时候,作为重点节目推出。”   “再有一天,就修改完了。”刘梅从口袋里掏出一小把花生,放在他的衣兜里,说道:“走的时候,一个老大娘硬塞到我口袋里的。路上和小黄小张吃了一些,这是专门给你留的。”   “嗨,我又不爱吃零嘴,”王兴良把花生又掏了出来,“还是你自己留着香嘴巴吧。”   刘梅却笑着躲避:“这是专门给你留的,都是红皮的小米花生,可香了!”   两人正说着,却见警卫班长小秦从后面赶了上来,带着几分紧张的神情对王兴良说:“王队长,后面有一队鬼子模样的人,正悄悄跟着我们呢!”   “什么?你是说有鬼子?看清了么?”   小秦说道:“看着像,刚才,我在那个小溪边打水,就看到对面的草丛里有人影晃动,我躲在树后观察了下。发现这支小队伍大约有三十多个人。奇怪的是,我感到他们已经看见我了,但却没有开枪,反而躲了起来。”   “会不会是国军,或者是我们自己的部队?”   “不是,国军的服装我们都见过呀,八路军就更没有那种服装了。那支小部队的装备也不同,一般鬼子都是用三八大盖,但他们却端的却是可以连发的德国造冲锋枪,一看就是特种部队。我想他们就是上次部队领导通报过的鬼子的特战队。”   王兴良思忖着,说道:“这是根据地的腹地,鬼子的特种部队出现在这儿,肯定是有特殊目的。刘梅,你带着大家先朝前走,我和秦班长再去看一下。”   “王队长,要不,叫队员们都不唱歌了,免得引起鬼子的怀疑……”   “不,歌照样唱,不光要唱,还要唱得响,就跟不知道他们跟着一样。”   刘梅有些不解地问:“为什么?你是想让鬼子摸不清我们的虚实?”   “嗯,也算是吧。回头我再给你说。走,秦班长,我们再过去仔细看看。”王兴良拉了小秦一下,钻进了路旁的树林里。   两人快步地走着,一直走出了五十余米,终于看到了在树林中一路潜行的那支小队伍。小秦说得没有错,这些人就是鬼子,他们不是一般的日本兵,而是担负着特殊使命的特战队。   王兴良悄悄地对小秦说:“看来,这些鬼子是来者不善呀,很显然,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我们,而是冲着我们师部机关来的!走,我们赶回去。”   两人直起身来,小心地朝前面赶去。      五   “王队长,我们跟鬼子拼了吧!”警卫班战士小张听了王兴良关于有一队鬼子正悄悄跟着小分队的话后,激动地说。   “是呀,拼了吧。”文工团员万大水也附和道。   班长小秦瞪了小张一眼,说道:“拼什么拼,拿什么拼?我们只有三只长枪,外加王队长的一只短枪,子弹加在一块也不过五十发,再就是几颗手榴弹。鬼子却是一群武装到牙齿的强盗!大家都不要说话,都听王队长的!”   “同志们,鬼子人多,我们不能和他们硬拼,我们牺牲了事小,但师部机关就危险了。我和秦班长商量了一下,现在我们这样做:小张,你赶紧去把这个情况报告给师部。让他们做好准备,不能让鬼子偷袭的阴谋得逞!并请首长派出兵力,在野狼沟设伏,我们想办法把鬼子引到那里去。”   “是,保证完成任务!”小张朝王兴良敬了个礼,跑了两步又返回来,把两颗手榴弹交给了秦班长,这才一溜烟地跑了。   “下面,我来布置我们的任务,我们分成两个组,第一组由刘梅带队,警卫班小黄跟在第一组,负责保护大家的安全。走到五里坡的岔路口时,你们就直接走通往师部的那条路。第二组就是我和秦班长两人,负责把敌人往那条荒沟——野狼沟引。这两条路的两边树都很茂密,再加上有我们在这边唱着歌吸引他们的注意力,鬼子肯定会上当的。”   听着王兴良的话,刘梅的心里又喜又忧。喜的是,王兴良把这些安排得井井有条,就像是一个真正的指挥员一样;忧的是,打小就在一起长大的他们,还从来就没有分开过,今天遇上危险了,他却叫她带着大部分人回师部,而自己却要和秦班长一起,去完成引诱敌人的任务,这是相当危险的。然而,她却不愿这样做,在这个时候,她不能和他分开。   “报告队长,让香芸带着大家往师部去吧,她对这条路的熟悉程度一点都不亚于我。而你带的小组,人太少了,我必须和你们在一起。”   “不行,这个任务有很大的危险性,女同志不能参加。”   “但你想过没有,我们一直是在唱歌的,我的女声又是最响亮的,你们两人只能发出男声,这突然没有女声在唱歌了,鬼子还能上当么?”   王兴良挠了挠头皮,刘梅说得有道理,鬼子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弄不好就会发现他们的计策。   “那好吧。香芸,你就负责把大家安全地带回家去。”   “队长,你就放心吧。”舞蹈演员香芸说,“但你们一定要小心呀!”   “我也和队长在一组吧。”男演员万大水说,“刘梅的话提醒了我,你们想呀,我们现在是一群人,大家都在唱歌,等一会儿只剩下你们两人了,你们的声音再好也显得单呀。而模仿正是我的拿手好戏,我一个人既能唱男声,又能唱女声,合在里面,这声音就浑厚了。小鬼子一定分不出来。我这可是为了打赢这场战斗哟!”   王兴良想了想,说道:“好吧。你就留下来。秦班长,给他两颗手榴弹。大水,你也是参加过战斗培训的,怎么使用就不用我再说了。”   “这个你尽管放心,上次投弹,我一下子就投了四十五米,成绩良好。说不定,我还能弄一支德国造回来呢!”   太原专治癫痫黑龙江癫痫哪里治得最好哈尔滨看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更专业武汉专门医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