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西部的沉呤组诗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9-18 分类:表白的话
艳阳里散发花的香
  
   在清凉的阴坡上盛开一朵罂粟花
   没人知道她在山的影子下生长 会一春默默
   一支古老的情歌 唱开
   一段又一段旷野的热恋
  
   和着绿野的呼吸
   在几声春雷中随闪电远去
   放牧的汉子丢下酒壶握住马杆
   一朵摇晃的罂粟花在草丛中就消逝了
   被蹄音之潮淹没的是无限的寂静 无限的荒野
   还有无限等待里的鞭哨
  
   最初的甜蜜追寻着最甜蜜的踪迹
   宠坏青春的地方青春被遗弃了
   热情的驼铃远去 涨潮的天空远去
   远去的丝绸的湖泽随之漂泊
   远去的迷茫的壁画随之漂泊
  
   还有远处隐隐传来的粗糙的马鸣
   跨马而前
   草地返青的笑意向着熟记的守候
   轻轻伏在暗影的斜月上展开醉醺醺的星图
   好美好美的雄性马群正横天在不安的斯文里
  
   没有性别的注视 谁爱
   谁爱没有性别的瞩目者
   尽情耸动自己肩头和皮靴的狂舞才配失魂落魄的阳山
   绵绵绿色吸引山脉不凄然若失 失去脱缰的妩媚
   尽情炫耀的清醒使神态和斑斓的梦恍惚齐飞
   一片摇晃的草丛里那朵罂粟花正在消逝
   圆起的胸脯上一支情歌大胆地唱呀唱
  
   唱些什么呀 什么也没唱
   留下的沉思 啜泣打湿了整整一个季节
   有另一个远山这个山才不孤单呵
   才不会很冷很暗地爱着厚嘴唇的暴风雨
  
  
   沿着心灵的屐履
  
   一直向着太阳走
   我才没有迷路
   我是到淖尔去的
   那里的浮萍正开着黄花
   氤氲迷蒙的盛夏
   正小船般摇着碧波,摇着
   荒原上黄沙扑不灭的生命
  
   黄羊沙鸡也常到那儿去,那里
   野兔和水鸟一样的机灵
   没有生命的土地上
   生命,尤其是可贵的
   一株小草一只昆虫,都每每
   燃起我心灵的轰鸣
  
   沿着心灵的屐履
   一直朝着一个方向远行
   我是到淖尔去的
   我才没有迷路
   武汉治疗癫痫的好方法有哪些呢脚下的山道弯弯
   小镇喧闹的绿荫里,投宿
   只留一个喘息的梦,我不曾
   迷恋那繁花的葱茏
   我不知道淖尔还有多远
   那片黄花,成了我的黎明
  
   路,就这样张开在我
   痛饮狂雨痛挽狂风的心灵
   一路上不管什么闲语,一路也没有什么闲语
   一辈子的脚步声,是一辈子的事情
   一辈子不能没有向往,向往也不能一辈子
   有时,风送你一程
   有时,雨送你一程
   汗湿的背心,仿佛也是
   走不尽的碱滩,耳边
   始终澎湃着我启程时的涛声
  
   岁月,就这样一段一段抛落了
   我一双又一双鞋子,荒原
   却给了我一颗又一颗晨星
   风送我也罢
   雨送我也罢
   送与不送都没有关系
   我已习惯了,在风雨里
   日夜兼程
   我没有迷路
   我是到淖尔去的
   那里的草地绿的发紫
   在那里 我会等你与我一起踏上旅途
  
  
   雨中的候车者
  
   街头的小雨,在绿塑料雨棚上
   踢踢踏踏模仿思想者沉思的脚步
   你坐在车站的长椅上
   和你吮吸着指头的孩子
   一起静观蹑手蹑足爬上清真寺顶的雨雾
   车已经开去很久了
   储满泥泞的北京癫痫医院推荐辙迹很象很久以前一条旧面纱的流苏
  
   眼前的春雨你望不透
   密密实实的一片是雨丝还是黑面纱
   你已记不清你是怎样来到这里
   在一条油漆斑驳的长椅上
   膝关节透来阵阵酸楚
   你又忆及瘦驴一颠一荡晃出的你的骊歌
   车已经开去很久了
   空寂的车站和你一起在静候
  
   一个突袭而至的顿悟
   眼前的春雨你终究还是望不透
   清真寺与它毗邻的贸易大厦
   成为雨雾中同样魁梧的建筑
   而窄窄一滴绿塑料雨棚
   犹如风雨中的一叶扁舟
   车依然没有进站
   说不准开去的方向,它也许……
   也许……
  
  
   省略的念想
  
   一不小心
   踩一串省略号
   走进西部冬季的念想
  
   你如一轮朝阳在水那方
   摇渡而远了
   你把有你的季节和那季节里垂柳的影子
   留在我心灵的家园
   串起
   一宿飘不散的雨雪
  
   因为你,我才认识西部
   因为西部,我才开始写诗
   当戈壁将我拥进茫茫尘沙飞舞的瞬间
   只有念想留在遐想花开的岁月
   那棵垂柳的影子在泥色的风中
   总是很柔软的忆起
   你的名字在远方
孝感癫痫中医医院   如狂风吹在我的脸上生痛
  
   也许,我不该咀嚼那个念想
   心里冻结一片无垠的空白
   等待风雨过后的时刻
   拾起我们留下的脚印
   延伸江南轻柔的日子
   可是,我已侵入西部那弯晓月的孤影
  
   最是低头亦见抬头亦望
   总有满月高悬
   一樽美酒
   饮不醉离别之夜
   沾巾的岂此儿女愁肠
  
  
   曾学诚2014年4月11日写于广州
上一篇:童心
下一篇:献给我最爱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