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菊韵】久违了,鞋山(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语录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古时的鄱阳湖边,有一个姓胡的小渔村,住着渔霸盛泰。村庄里的年轻人都以打渔为生,有位后生名叫胡春,生得相貌堂堂,身材威武。在村里,数他的打渔技术最好。他心地善良,每次出门打渔,总是关照鱼打得少的同伴,将自己的鱼分给他们,以免他们遭到渔霸的欺凌。

这一天早晨,鄱阳湖里风平浪尽,胡春很早就来到湖里。奇怪的是,整个上午都过去了,他连一条小鱼也没打到。他心里很焦急,因为昨晚他的一位远房堂弟病了,今天不能下湖,他想多打点鱼回家分给堂弟。突然,鄱阳湖水面起风了,波浪翻滚,一浪急过一浪朝胡春的小渔船涌来,眼看马上就要下起倾盆大雨了。胡春急忙用尽全身的力气朝船后撒下一网。

网收上来,胡春再一次失望了,网里一条小鱼也没有,但有一只很漂亮的绿色盒子。打开一看,盒子里面有一颗闪闪发光的明珠。胡春心想:这颗明珠一定很值钱,不知是哪位富商从鄱阳湖经过,不小心将宝盒掉进湖中的。为了避免渔霸盛泰知道,胡春心里决定要将宝盒悄悄收好,等来日慢慢寻找失主。

回家的路上,胡春遇见一位貌若天仙的绿衣少女,不顾风大雨大,独自一人蹲在湖边哭泣,听声音非常的伤心,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难事。胡春连忙上前询问。

“这位姑娘,雨这么大你不回家,在这啼哭,所为何事?”

少女见有人问,哭得更伤心了。

胡春见状,只得放下网具,摘下身上的斗笠戴在少女的头上。

“姑娘,我叫胡春,是附近湖口渔村的渔民。如果你信得过我,就跟我回家避雨吧。有什么难处,姑娘不妨说出来,或许我能相帮一二!”

少女见青年渔郎长得慈眉善目,一表人才,又有一颗乐于助人的菩萨心肠,便止住了哭声,说明了原由。

原来,绿衣少女不是凡人,是天上的瑶池玉女,名叫大姑。因触犯天规,被玉皇大帝贬于鄱阳湖,独居碧波之间,又称碧波仙子。今天早上,她手持装有明珠的宝盒在鄱阳湖面观赏风景,不料一失手宝盒掉入湖中。宝盒中的明珠,又名定风珠,可以镇住鄱阳湖上的大风大浪,保护湖面大小过往渔船和商船的安全。

胡春一听,马上将怀中的盒子掏出,“姑娘,我刚刚在湖中捞到一个盒子,看看是不是你掉的?”

见明珠失而复得,大姑开怀大笑,对胡春连连称谢。

说来奇怪,明珠到了大姑的手上,鄱阳湖水面的风停了,雨住了,太阳又出来了。

胡春这么快就找到了宝盒的主人,十分开心,决定不回家了,他要再去湖中试试运气,为堂弟再撒几网。大姑见状,马上表示愿意和胡春一起上船打渔。自此之后,有了大姑的相伴,胡春只要下湖打渔,每次都能满载而归。

很快,胡村的老老少少都知道胡春认识了一位非常美丽的绿衣少女,两人暗生情愫,不久便结为夫妇。渔霸盛泰知道后,对大姑的美貌垂涎三尺,无奈胡春与大姑整天形影不离,无法下手。不料,大姑在凡间与渔郎私自成婚的消息被玉帝知道了,玉帝大怒之下派出天兵天将下到鄱阳湖上捉拿大姑。渔郎胡春情急之下,舍命与天兵周旋,渔霸盛泰却趁机想要胡春的性命。大姑在半天空被天兵劫住无法分身救胡春,情急之下随手脱下一只绣花鞋朝湖中抛去,绣花鞋临近水面,化作一座大山将渔霸盛泰压在山下。从此,在鄱阳湖与长江交汇处,从南至北百余里湖面有了唯一的大岛,名叫大孤山,民间俗称鞋山。

鞋山位于“日照香炉生紫烟”的庐山脚下,在江西省九江市湖口县著名的风景胜地——石钟山南侧九公里的鄱阳湖中。鞋山形状似鞋,前低后高,长约500米,宽约200米,最高处海拔90余米,周围碧波滔滔,三面绝壁,仅西北一角,可以泊船。从唐代起山上就有建筑,唐李德裕《大孤山赋》的问世,比苏轼的《石钟山记》早247年,自古被人誉为天下无双的“第一鞋”,素有“蓬莱仙岛”之称,九六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关于鞋山的美丽传说,我是大约四五岁的时候听祖母讲的。因为祖母在孩提时代就上过鞋山,一生去过很多次。上小学以后,因为父亲在鄱阳湖陀家渡驾船,我时常跟船去玩,可以远远的望见鞋山。当时的鄱阳湖没有修建现在的鄱阳湖大桥,靠近江桥兰亭、源塘、罗垅、坝桥等附近的村民要去湖口县城,主要靠的是步行,但陀家渡湖在涨水天必须靠一条小木船摆渡才能通过。这种情形倒像沈从文笔下《边城》里小翠爷爷摆渡的那个渡口。由于生在鄱阳湖边,父亲是村里驾船的能手,他靠自己的驾船技艺,每天辛苦地风里来雨里去,为周边的村民摆渡,以此换得生产队里的工分。

有一年冬季枯水期,不需要摆渡,我父亲听人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回家说给祖母听,祖母连忙点头说是真的。难道祖母小时候也听过同样的故事?

那是一个阴雨天的清晨,在鄱阳湖陀家渡五眼桥附近,有个赶路的生意人亲眼看见一匹非常漂亮的纯白战马。此马又高又大,头朝鞋山,尾朝石钟山的方向,四蹄悬空并未踏在草地上,头却能低下飞速地食草。更为奇怪的是,马儿前面吃过草的地方,后面马上又长出了更加茂盛的新草。还有最为神奇的是,在马的身后,拖着一条有铁索那么粗的银晃晃的缰绳,明明你刚刚见到,但若仔细去看,缰绳却又不见了,不知是藏到了地里还是飞到了天上……

祖母告诉我,比她更早一辈的老人们曾说过,看到过此马的人有福气,若能牵到这匹马的人,家里能出大人物,至少能做省长以上的大官。因为这匹马,不是普通的凡马,而是朱元璋与陈友谅在鞋山水战中,朱元璋遗留下来的一匹曾经受过伤的坐骑……

因为这个传说,我对鞋山的存在充满了好奇,以致于我读小学三年级的那一段日子,每晚都做着一个同样的梦:梦见自己骑上了那匹白马,在全国各地旅游。智者乐山,仁者乐水。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这是不是预示着我将来的一生,注定要背上行囊,背井离乡,走南闯北,与祖国的大好河山为伍呢?

也许在土生土长的湖口人眼里,鞋山远远没有石钟山那么出名。什么原因呢?我想,鞋山一是因为面积小,只有11万平方米;二是因为它立于鄱阳湖的水中央,湖面风大浪大,没有船只无从抵达;三是因为在鞋山留下墨宝的古代文人骚客,并没有苏轼那么名望大;四是湖口县旅游事业开发得较迟,针对鞋山风景区对外宣传的力度还远远不够。在我个人的经历中,我很小就去过石钟山,还去过彭泽的龙宫洞,九江的烟水亭等地,甚至到过远在外省他乡的许多风景胜地,唯独没有到过鞋山。

“小小的弹丸之地,有啥看头?”

这句话我嘴上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也许,随着年龄的增长,当我身上对鞋山的神秘感逐渐消失之后,我上鞋山的欲望也就越变越小了。在我的记忆中,在高中毕业以前,我主动放弃了三次游鞋山的机会。

第一次是八岁的那年,祖母不知是因为什么要上鞋山求大姑娘娘,要带我同往,我没同意。

第二次是我读初一的时候,村里有位堂兄带堂嫂去鞋山求子,特意要找一位童子作陪,我也推辞了(在乡下人的心目中,鞋山大姑庙是相当灵验的,从古至今前去求子的人总是络绎不绝)。

第三次是高二的时候,班上组织的一次活动,去鞋山看水上古战兵器陈列馆,我因为感冒怕晕船又错过了。

参加了工作后,还没端稳三年铁饭碗,因国企改革,我又一直在他乡打工谋生,四处漂泊,每年只能春节回家一趟,来去匆匆,根本顾不上去鞋山看看。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已届中年。喜欢写点文章,喜欢游山玩水的我,一直对鞋山心存愧疚。尤其是当我踏上河南的云台山,或是在桂林漓江上泛舟之时,不知什么原因,我偏偏想起了鞋山。我的舍近求远,我那瞧不起家乡的山水名胜的做法,是不是对家乡的不敬?是不是对鞋山的不敬?这样想着,我就会在心里默默地朝着鞋山的方向道歉:鞋山,对不起!大姑娘娘,对不起!

作为补偿,一直以来,我会拼命地从网上去找古人写鞋山的诗来读。比较之下,我最喜欢的诗有两首,一是明代陈云德的“谁削青芙蓉,独插彭湖里。平分五老云,远挹九江水。日月共吞吐,烟霞互流徒。大力障狂澜,与天相终始。”

另一首是江西明代才子解缙的诗“凌波仙子夜深游,遗得仙鞋水面浮。岁久不随陵谷变,化为砥柱障中流。”

陈德云的诗重在写景,写出了鞋山的陡削与独特,以及在水天一色中力揽狂澜的气势。解缙在江西老百姓的心中,非常有名,小时候经常听老人讲解缙善于对对子、在皇帝面前尽显聪明才智的故事。他的诗,从鞋山的传说来历入手,写出了鞋山的传奇、秀丽和经久不变,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赞美家乡的人文山水,颇有一种引以自豪、风光无限的情怀。

据有关史料介绍,最早记录鞋山的诗文除了以上我喜欢的两首诗,比较著名的还有:东晋干宝的《搜神记》、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南朝鲍照的《望孤石》、宋朝王十朋的《望大孤山》、张际亮的《游大孤山记》、陆游的《过小孤山大孤山》、文天祥的《湖口》等等。鞋山上的胜迹有:大禹治水石刻、宋米芾书法“眠云”、清人石刻“凌波第一,锦袜无双”、唐代画家李思训的画。听说唐代徐敬业反武则天失败后曾在鞋山削发隐居。

除了文艺上的名声之外,鞋山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三国周瑜在鞋山脚下操练水军,发起赤壁大战;元末陈友谅与朱元璋在鄱阳湖激战;清太平军石达开与曾国藩的湘军在这里大战;民国陈铁军在此发起第二次护国运动讨阀袁世凯。

山上的古迹大部分在文革时期遭到破坏,如今修复后的景点有:点将台、烽火台、城墙步道、一天门、铁索桥、磬石、射箭园、训腰石、大孤庙、云眠亭、禹王峰、七层塔、玉兔东奔、望庐亭、观鸟台等。其中七层塔(又名大孤塔)高36米,85年重建,93年竣工,为湖口八景之一。还有每年农历三月二十三大姑娘娘生日举行的庙会,吸引了湖口周边无数的善男信女前来谒拜,晨钟暮鼓,香烟袅袅,热闹非凡。听说山上有一种乞食鸟,无论游客将手中的食物抛得多高多远,它的速度快如闪电,都能抢吃得到。山上还有一种名叫吸水石的石头,它能精准地预测天气状况,只要吸水石是湿的,必然有雨,灵验之至,神奇之极。

早也盼,晚也盼,终于盼来了这一天。

2016年儿童节,我决定陪妻子儿女一起,去鞋山走一趟。

早上七点半,我们从湖口洋港小区出发,步行至凤鸣园公交站,坐公交直达石钟山风景区门口。在鞋山管理处窗口买好船票,步行前往十几米外的湖口港码头等船。

正值汛期,鄱阳湖的水位每天都在上涨。九八年湖口遭遇百年难遇的洪水之后修建的防洪大堤,如今固若金汤,成为湖口县城一道重要的水上屏障,保护着一方人民的生命和财产的安全。码头上,近处停有多艘大船,也有快艇和木制渔船。鄱阳湖水面上,无风也起三尺浪。站在水边看,水很清,能清澈地照见人的影子。因为正值禁捕期,所以湖面上看不见一艘渔船。附近的居民,有老人,也有小媳妇,从家里提来衣服,在湖边浣洗。这种近水楼台的便利,让妻子好生羡慕。是呀,家里用来洗衣的小小水池,怎能与宽阔无边的鄱阳湖相比?尤其是洗床单被套等大件衣物,湖边有着得天独厚的好处。

十岁的儿子很少靠近水边,一切都感到新奇。

爸爸,怎么还不放我们进去呀?几点开船?

爸爸,快拿手机给我,那边来了一艘大轮,我要拍照。

大儿子两岁的女儿早已能够照顾自己,她快步跑到我跟前抢走我的手机,要玩自拍。

大约半小时的功夫,拿着船票的大人和小孩子越聚越多,大家自觉地在验票口排着队。今天是六一,家长抽空带孩子去鞋山进行一次难得的亲子游活动,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史大姐,史大姐,我去鞋山玩。你去不?”

一位年过六十的老妇站在我的身后,向湖边正在洗衣的一位老姐姐边挥手边喊。

“去呀,等等我,我还没去过鞋山呢。多少钱的船票?来回六十元,小意思!”

面对这样的一问一答,我更加心生惭愧。已届中年的我,还不如六十岁的老大姐豪爽,将去鞋山的行程一拖再拖。这次,如果不是女儿吵着要去鞋山,我还不一定能下决心呢。其实,人生活在红尘中,每天免不了会有繁杂的工作和烦心的琐事,下定决心,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是多么的必须和重要!等哪天自己老了,走不动了,再多的钱,留着又有何用?再美的景,也会和自己无缘!

九点半终于开船了。船是上下两层的那种,儿子和女儿还是第一次坐。我按座位估算了一下,船上共有一百五十多位游客。导游是位三十多岁的女子,这趟因为面对的都是本地的老乡,也不用讲国语,说起湖口方言更显得干脆利落,她要大家穿好救生衣,并且担心上午会下雨,要求大家上山后抓紧时间参观,上山半个小时之后就要返程。如果雨下大了,湖面风大,行船会有危险。

船是逆水上行,速度较慢,要一小时才能到达鞋山。

驾船的是一位六十开外的老师傅。他的身体看上去很健康,目光炯炯有神,直视前方的水面。由于常年在水上工作的关系,他的脸晒得很黑,却显得更加精神。

拉莫三嗪的治疗效果好吗癫痫病用物理治疗效果怎么样山东那里治癫痫哈尔滨哪里能看好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