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修鞋(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小说

天还在下着细雨,有半月了,几乎没有大睛天,衣裳挂在阳台上,始终感觉没有干。已经立冬了,这样的天气让人感觉比往年同期更冷一些,准备出门,把去年的棉鞋翻出来,穿到脚上,竟然发现鞋有两处脱线了。于是穿着鞋到附近去修。在某商厦的后边有一列修鞋的摊位,它们很整齐有序地排在那儿,听说每月还要按次序轮流排列在摊头或摊尾,以至于生意的公平。到了地方,我傻眼了,没有见有一个修鞋的,一问,原来这几天连续下雨,生意不太好,修鞋的师傅都回家歇了。我知道再往前走一段,那儿有一家“鞋博士”,专业的擦鞋、洗鞋、修鞋,可我不愿意去,或许感觉自己的脚没有那么尊贵,或许是不愿意付出自己认为不相称的费用,我转过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在远处那个小巷子里,有一个小修鞋摊,不知还在不在。

虽下着细雨,路边的繁华如故,各个商店都有人进进出出,或许是阴雨天时间太长了,人们对阳光明媚也不寄太大希望。喔,前面原来是个娱乐会所,现在却如此萧条,因为非法组织卖淫被公安局查封了,法人也被带走了,看到他的旧址,依然能想象到他当初金碧辉煌,车水马龙的情形。

拐进小巷,就看到在那小巷最宽处,有一个红色的雨棚,我走近了,的确是修鞋的,棚里有个炉子,炉子上放着个小锅,我看到修鞋师傅正在往锅里下面条,我就说:师傅,你先吃饭。师傅说:“先给你修。”这个修鞋师傅有四十多岁,头发有点凌乱,满脸的褶子,脸黑黑的像没有洗干净。在棚子的里面有个床铺,上面有被褥,散乱在床上,穿的衣服也不太干净。我把鞋脱下来,给师傅指了指需要修的地方。师傅很认真地把鞋放到机器上轧,我问师傅家哪里的,师傅说是周口的,问家里还有什么人,师傅说是个光棍,我又问来这个城市多少年了,师傅说二十多年了。这时,我看到师傅锅里的面条,浮到水面上了,却是一团,师傅回头看了看,说怎么还是一团,怎么不开,师傅走近,用筷子搅了搅,那团面依然还在抱着团,师傅说:管它哪。又去修鞋,我拿起放在炉火上的筷子,在面团上扎下去,狠搅了几下,面终于有的松了手,有的断了,但还有几个小面团,在飘浮着。我问师傅,你的面是啥时候的,师傅说是昨天的,很显然,师傅根本没有怎么才能下好面条的意识。我拿过修好的鞋,突然发现鞋底还有另外的口子,又让师傅修了修,又脱下另一只,认真查看了,也发现有脱线的地方,让师傅修好。我问师傅,多少钱?一块。师傅或许因为我对面团的帮忙,只要了一元钱。我下意识的抽出一元钱递给师傅,又不自觉地抽出一张:再给你一块,忙了这么大会儿了,下次便宜点。

我走了,一路上我在想,修鞋师傅是一个不太灵光的人,但他却用自己的双手勤劳地为自己赚取着生活费。那个娱乐会所,那么光鲜亮丽地晃着人的眼睛,却做着世人最为不齿的生意。以前曾有专家讲课说,地区想发展,就得有娱乐场所,不然招不来商的,引不来资的。我不太懂得他的深意,但我知道有个凯恩斯理论,大意是经济不景气时,政府找人挖个坑,付给工资,再找人填住,然后再付给工资,然后再挖再填,得到工资的人自然要消费,来激活经济。当时我想他说的可能是凯恩斯理论的延伸。现在想来,完全不是这样。这些人他得到了消费机会,会做什么,房地产吗?穷人买不起房,他们却几套几十套几百套地屯积买着,价格被他们炒高,穷人只能望房兴叹了。

我们被这纷扰的世界迷花了眼。我们的欲望太多,所以被诱惑。2014年经济转型,各种民间借贷崩盘,跳楼的跳楼,杀人的杀人,被杀的被杀,那是怎么样一种煎熬。多少人欲哭无泪,后悔自己的贪欲。但那每月百分之二、百分之三的利息,是多么的诱人。当事人谁不清楚民间借贷是违法的,是危险的,但他们还是做了。

大街上时常有人跪在地上乞讨,写上各种理由,当你把钱放到他面前,你以为帮助了需要帮助的,可往往事以愿违,你只是被别人骗了。新闻上李娟被自家狗咬,却愣是说是帮助小孩子咬伤的,让多少捐款者心灰,不是因为拿了钱,是因为情感的被骗。这一点,他们是比不上修鞋师傅的。

在工作上争利益时,会有人说:“人不干活也要吃饭呀!”当时我感觉这话怎么能说的这么有低气。以前一直认为,不干活,是没有理由吃饭的。现在想想,有的人身体不好,不能工作,吃着低保;有的人坑蒙拐骗,把别人的财物占为己有:有的人能说会道,不好好工作,却在工资上斤斤计较。这都是人不干活也要吃饭的写照,原来是我的意识有问题。但我却想起那位修鞋师傅来,我们比人家高尚吗?

经济转型让我们的心从聒吵的表面文章落到实际,反腐的成功,让我们看到希望,世界还是如此的公平,出来混的,终究是要还的。那些技术不成熟、靠投机钻营的,被反腐卸了翅膀,变成落毛的凤凰;有技术终究要爬到塔顶。没技术的要发展技术能力,求得生存空间。国家的政策,不太懂,但对于公平的追求是每个民众都有的梦想。同样站在事物的相同位置,不用考虑外部因素的干扰,静静等待结果,是多么美妙的事情,不需要找人、送礼,忐忑不安地揣测权力、地位和当事管理者的关系。

只要能弄来钱,不择手段,不管钱从哪来,清白还是肮脏,如此看破不说破的会意,如此龌龊的社会常态,被中央反腐的惊雷打破,“哗…”像美丽的珍珠碎了,让人看到里面其实是一粒沙子,海滩本来就是一粒粒沙子组成,海水淘洗着沙粒,阳光洒下来,海风吹过来,多么清新美妙的世界。

贵阳哪里能治癫痫病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好呢?甘肃癫痫治疗的新方法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