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页

【绿野】挖药_1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文章
端南山名不见经传,和名山大川相比,就像茫茫人海中的无名氏一样。虽然默默无闻,它却用自己博大的胸怀,供养了家乡人民几百年的繁衍生息。沧海桑田,时光荏苒,在大力倡导绿色环保文明生态的今天,人们方才幡然醒悟,发现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该是让自然界休养生息的时候了!   —— 写在前面的话   一   层层叠叠的山峰绵延起伏,像凸凹有致的绿色巨龙,向着西南方向奔涌而去。这些小山脉只是大秦岭微不足道的褶皱,因为它们坐落在家乡的正南方向,所以乡亲们笼统的称之为“端南山”。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是老祖先传承下来的生命智慧。“秦山无闲草”,意思是说秦岭中生长的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都会有其独特的药理作用。有一种叫“黄姜”的野生植物,它是制作激素类药物不可或缺的原料。三十多年前,端南山漫山遍野都是黄姜,当时药贩子收购的价格相当高,一度,村民们争先恐后上山挖药成了气候。记得那年,我刚从西安回来不久,出于好奇就跟着有经验的乡亲们一道,去山上挖了几次药材。   挖药材非常辛苦,天麻麻亮就必须起来,吃过饭,临了还要带上午餐,——两三块玉米粑粑馍。把馍和䦆头放在蛇皮袋里,用绳子把袋子的两个下角扎住,又挽回来在上口系帮结实,挎在双肩的感觉就像是背着旅行包一样舒坦。我们八九个人组团前行,一路上说天扯地无所不谈,顶着晨曦微弱的星光轻松愉快地上路了。   随着季节变化,大山里的风景不尽相同。初春时节到处一片枯黄青灰,夏季则是树荫葳蕤、绿涛滚滚,秋季则成了大杂烩,红的、黄的、绿的色彩斑斓,看得人眼花缭乱。黄姜属于草本植物类,它的茎蔓总是依附着灌木枝干生长。大人们经验丰富,他们先看灌木丛的枝干,顺着攀爬的茎叶顺藤摸瓜,就会找到一窝。黄姜的根埋藏地下,盘根错节,只有小心翼翼地顺着根头生长的趋势一股劲地刨挖,运气好的时候,竟然一窝就可以挖出几十斤。挖药材既是体力活也是技术活,不管是干啥的,只要能准确地找准药材的苗子和根茎,理所当然就是师傅。 那时,我经常在老实巴交的邻居大哥地热情帮助下收获满满,踏着夕阳回家的时候,我会和其他人一样背着满满一袋子黄姜。   寻找药材的过程靠“腿勤”,需要在灌木丛林中窜来窜去。脚下踩着的树叶沙沙作响,脚下虚虚实实难以确定,时刻都要谨慎小心。如果绊倒就赶紧随手抓住树枝,否则会滑出很远,下面可能就是悬崖峭壁。刨出来的土夹杂着大小不等的砂石,黑黝黝的样子显得很肥沃。这是落叶长期堆积腐化,和野生禽鸟猛兽粪便培育的结果,一切显得是那么的自然和谐。时光荏苒,每每想起当年黄姜肥肥胖胖的根茎,内心的感慨依然挥之不去,那是一条多么质朴原始的生物链条啊!   二   在我们当地,有句顺口溜:隔沟看得见,走到需半天。   站在自家院子里,可以看见山上挖药的那片灌木林,但是要走到目的地的话,还是相当艰难和费时的。必须先要爬一条石渣“路”,说是路,其实就是乡亲们从山里往下拉木头的灌道而已,中间低两边高,满是细碎的石沫子。如果谁的腿脚功夫不好,准会滚落到沟底去,肯定碰得头青脸肿、惨不忍睹。   庙台比较平坦宽敞,每逢走到这儿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地坐下来歇息。想当年,从这儿向山下看,呈现眼前的是一副缩小了好多倍的乡村图画,乡亲们住的土房子就像是鸡窝一样矮小,道路就像是无数条蚯蚓一般,静静地趴在田地里、房舍间、沟坎上。同行上了年纪的人,这时会慢悠悠地卷一只“喇叭筒”,点燃咂吸。歇脚、提神两不误,他们被呛得咳嗽不已,连气都喘不过来了,竟然也舍不得把烟头扔掉。像我这般年龄小一点的,触景生情,则哼唱着当时流行的歌曲“我的故乡并不美,低矮的草房枯井水……”。   过足了瘾,大人们总是随手刨一个小坑把烟头埋掉,说这样可以避免火灾的发生。当时,我还觉得是多此一举,但随着阅历的增长,我懂得了责任。沧海桑田,岁月如歌,回想当初乡亲们在那么艰难困窘的岁月里,依然保持着如此善良乐观品质,实在是难能可贵。   路途比较遥远,一路上人多嘴杂,行进的过程其实就是讲故事的过程。我知道了庙台是庙宇的遗址。几百年前,匪患成灾、五谷不丰,先民们居住在布满荆棘、沟壑纵横的大山里聊以度日。当时人们没有文化,也不懂什么叫科学,只是把身家性命交给了“山神”,据说当时方圆几十里的人都来这儿敬献香火、祈求平安!据说东边的那一块荆棘丛生的洼处,很早以前是一个集贸市场,当时山里人把自己打的猎物、采的野果、砍伐的檩条等等都运过来做实物交易。旧时代人们的生活方式,实在让现代人无法想象。历史是生命阅历过的事实,这块山地太平凡了,不可能被载入史册,只能通过口口相传……   三   我跟着乡亲们上山刨挖野生药材,前前后后有十几次,最震撼我的还是有关大窑的故事,以及充满神奇色彩的关于太白山手儿参的传说。   挖药比较消耗体力,刚到中午,大家伙的肚子就咕咕叫开了。我们各自找一块平坦的石头,或坐或躺,开始吃馍了。有心眼、有经验的那几位,挖药时就撅了一撮野韭菜准备着,这时候可派上了大用场了。野韭菜清香微辣伴着玉米粑粑馍的甜香,他们好像在咀嚼珍馐一样滋味十足,我猜测,一时半刻的闲适轻松对他们来说,或许就是挖药生涯中最幸福的时光吧!离休憩地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山峰,从豁垭处流出一股水跌落下来,声音震耳欲聋,溅起的水花沁人心脾,整个山谷给人是凉爽到了极致的感觉!双手掬住,喝够了甘甜的山泉水,疲惫的身体就像被注入了能量,瞬间就有了满满的精气神!……   离山泉不远处有一山洞,没有人凿的迹象,洞壁有烟熏火燎的印痕。人们管它叫“大窑”,什么时候人们发现并利用它,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但四十年前有人在里面住过并且发生了一些刻骨铭心的事情,却是有名有姓的真人真事了。当时老张头而立之年、血气方刚,因为儿女多负担重,便独自到大窑里安营扎寨,为的是省却在路途上来回奔波,计划准备挥开膀子、踏踏实实大干三十天。为了给自己取暖和惊吓野兽,晚上他给洞外生了一大堆柴火,人睡在洞里。不成想半夜时分,山涧传来人说话的声音,更奇怪的是洞外火堆旁有人影晃动。他大声打招呼,却总得不到回应声。根据他后来描述描述,一直没有看清那几个“人”的模样,当时只是感觉自己的汗毛竖了起来,吓得一晚上居然都没有睡着觉!第二天一早,他便打道回府,从此,再也没有涉足“大窑”。有人说那些影子是鬼魅,还有人说是魂魄。我查阅了很多诡异事件的资料,还是比较认同“魂魄说”。人类社会生生不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曾经有多少代人以秦岭为生活依靠,他们把这儿当成掌管身家性命、生死祸福的“神灵”。我想,那些有人形却没有说话的影子,大概就是这儿的先民吧。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山魂”,身已化清风,情还依然在!   太白山是秦岭的娇子,关于它的传说很神奇。据说药王孙思邈上山采草药,发现了一个白白胖胖的人参娃娃,因为喜欢就带回家,并让当地巧妇给缝制了一个绣着五毒的红裹肚带上。这下高兴得人参娃娃蹦蹦跳跳,好不快活。一天药王又要外出,就嘱咐何首乌、白头翁在家好好看管,免遭不测。贪玩的人参娃娃却趁机溜出来,白天歇草丛,晚上急赶路,走了七七四十九天,竟然走到了长白山。那里地方特大,玩伴好多,热闹非凡,人参娃娃便再也不愿意回到太白山了。后来,药王孙思邈知道了这个消息,就让金不换带上青龙筋、鸡屎蔓、黑虎七、牛毛七、凤尾七,去长白山接人参娃娃回家!岂料,那小家伙软硬不吃,不得已就用绳子绑住往回拖。走了七天七夜,回头一看人参娃娃不见了,只留下了一双手。看到人参娃娃死得这样惨烈,药王爷孙思邈悲伤不已,就把人参娃娃的那双小手埋到土里。不成想,人参娃娃的手竟然生根发芽,长了出来。从此太白山上,漫山遍野都是手儿参,竟然成了这里独一无二的特产。   岁月悠悠,多少年来,我再也没有见到过曾经挖药的那种壮观场面了,其中原因有无外乎三个:一是年轻人下不得那种苦都外出打工了;二是上了年纪的人跑不动了;更重要的原因,恐怕还是国家注重生态培育了,一切都是封山育林的结果。   秦岭庄严肃穆、沉默无语,它又以更加博大的胸怀给人类做着前所未有的奉献,比如大规模的兴建度假村,比如建设起了各种各样的旅游景点,并且人为地给那些建筑物赋予了“厚重”的历史文化背景……   昆明癫痫病湖北权威癫痫治疗武汉儿童医院能看癫痫病最好湖北哪个医院治癫痫比较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