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看点】望(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散文

我的前方是白茫茫一片,我方才所经过的路上也是白茫茫一片,我的身下同样,除了那刚刚滴落以及一路奔跑不断洒于这白雪之上又随之被落雪所覆盖的朵朵红梅——那是我伤口所渗出的滴滴鲜血。我踏过的每一个脚窝也像这些梅花一样转瞬间即被雪所覆盖,消失不见了,我想我该安全了吧!当然我的孩子们在我将猎人引得愈发远时他们更谈不上危险。

连续落了几日的雪,纷纷扬扬,没有丝毫要停歇的样子。我也知道今晨并不适合出门,况且我与我的兄弟也已为孩子们准备了食物,不必走出温暖的家在这寒冷的雪地里奔走。

我想我还是太爱他们了,或许同为父亲的兄弟们也太爱他们的孩子了,于是我们相约同行,仅仅只是想为他们找点更可口更新鲜的食物,这些幼小的生命是我们的挚爱,同时也是整个家族的希望!

森林静得可怕,没有风,风或许是累了,不知在何处去解那一夜奔忙的乏困。那本有的鸟鸣、兽吼、潺潺的泉声均已销声匿迹。除了永远无语且与世无争的树木,游走于这冬日世界之中的也许只有我们,孤独却也执着,但我还是预感到可能会一无所获,真想长吼一声以解我心中的失望,却又怕自己这冒然的一吼而惊扰了什么。

枪声响起的时候我甚至有一瞬的茫然,我怎么都想不到在如此清冷,一切生命均已藏匿或者干脆沉睡于大雪之中很难寻觅的时候依然还会有敌人与我们一样在雪中寻找着猎物。

子弹穿透肌肤时倏然而至的疼痛令我从茫然中惊醒,世界已经不再是安静,我不知道我的兄弟们都逃去了何处,当然四面八方哪儿都可以,唯独那个冠名以“家”的地方是看都不能看的,这是每次出门时我们的约定。

我于是避开了家的方向盲目地向前努力地奔着,我听到了耳边子弹的呼啸,同样我的耳朵也充斥着持枪人的叫嚣,他或惊呼或一声声气急败坏的怒骂在冷冽的空气中肆意地激荡。我只是奔跑,一步步地远离了家的方向。

我急促的呼吸渐渐地淹没了所有声音,身后可怖的叫嚣,令我胆颤的枪声在我自认为很短的时间内已便已被我甩在了远远的身后,似乎也听不到了。

我累了,我早已累了,在踏上这一处坟起的土包之前早已累了。我索性住了脚,艰难地拧过身,看着身后那一片白,那儿有我的家,虽然被树挡着,被雪隔开着;那儿有我的孩子,他们在温暖的家里,此时有没吵吵着找我,当然他们还小,那小小的脑袋也许转瞬就会忘了一切,但我想总该会永远装着一个疼爱他们的父亲吧!

我摆了摆头,甩落扑上头顶的雪花。枪伤又开始在我的身上肆虐,我感觉到腿的颤栗,我想躺着或者趴着都应该稍微舒服一些,可是若如此又怎么能够抒尽我对家的留恋,对孩子的想念。

我顽固地凝望着远方,我想从那恼人的白中找出一丝家与孩子的迹象,我怎能错过任何一丝看到他们的机会。

我想再等一会,若我还有力气,那么在认为绝对安全的时候我也就可以回家了,虽然没有收获,但是团圆的惊喜与温情会冲淡一切。

枪声再次响起的时候,头顶一根树枝恰恰不堪重负,极不情愿地弯下腰甩脱掉覆于其上的积雪而后匆匆地弹起,带出一片雪雾,这雪雾在腾起的时候我的身体再次被一颗卑劣的子弹射中。我猛然一振,曾经有力的四肢似乎彻底承载不起我的躯体,我努力地想使自己站得直一些,我不想被对手耻笑,我怕那持枪人将我奋力一挣的坚强误认成懦弱。

我的目光在那一片没有边界的白中搜寻,于是看到了他,看到了那稳稳托在手中长长的猎枪,那枪口似乎还在冒着淡蓝色的烟气,袅袅向上飘升。

我看见猎人脸上那一道伤疤因为落雪的寒而更加鲜红,那是我的杰作,我记得。我忽然对那伤疤有了一丝莫名的遗憾,或许我还能做得更好,那么他还会有勇气再来与我对垒么?

依稀中仿佛听到他嘴中轻声的嘟囔,这嘟囔自然是快意的。他快意的嘟囔声极低却又似乎刻意地想让我听到,于是我便真的听到了我的名字——狼,但我是不屑听他的嘟囔的。

我在他的嘟囔声中倒下,嘴角划过一丝嘲讽的笑于他,我懒得理他。我的目光再一次试图捕捉远方,那一眼望不透的白之中,那儿有我的家,我的孩子……

无意识、双眼上翻抽搐是癫痫病发作吗癫痫病有什么诊断标准吗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设备到底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