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菊韵】好想再叫一声爸(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散文

一日,出去散步,看见一位老人坐在太阳底下享受阳光之暖。他头微微低下,而且双手轻轻地抚摸着头发,那动作和坐着的姿态和形体很像我的父亲。看着如此熟悉的身影,不由让我感到一种久没有的那种感觉——亲切、温和……甚至还有一种淡淡的忧伤。

我不由放慢了脚步,仔细端详起来……

一会,老人轻轻地抬起了头。就这一瞬间,我几乎被他的相貌惊呆了。略显四方脸,花白的寸发向后梳着,而且并不显得稀疏,年龄个头和我的父亲在世时差不多。这种熟悉的面孔此时让我如此感到亲切。我几乎控制不了自己颤抖的心,真相叫一声:爸,您还好吗?

此声在内心刚一出现,双眼却已模糊不清。可我还是想叫一声——爸,我真的想叫一声:爸——

老人起身环顾了一下,双手背后,朝前面的一个草坪里走去。他的一举一动都那么像我的父亲,那么像……那么像……

我站在那久久的疑望着,鼻子忽感酸酸的,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那种感觉真的想让我大哭一场,而且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这发生在瞬间的一切让我的心情久久的不能平静。我几乎看到了我去世已久的父亲。同时也勾起了我对父亲深深的思念……

父亲一生少言寡语,不善言谈,为人正直。他是一名警察。也许是职业习惯吧,他和我们姊妹很少交谈,而且说话时表情很严肃。有时在我们犯错误以后,他也好像在审讯犯人一样审问我们,语气特别严肃。所以我小时候很怕父亲。

其实,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就一直在外工作,而且很少回家。母亲和我们姊妹五个一直在农村生活。60年代的生活很贫穷,我们并没有吃太多的苦,和同龄伙伴相比生活还是比较富裕和幸福的。因为有父亲每月38元的工资在支撑着。所以,同村的伙伴在许多方面还很羡慕我们这个家。

父亲虽然很少在家,也不太过问我们,但每个月的生活费,学费,他还是无怨无悔的支付着。也许在父亲的心里,这就是对儿女的一种关心和抚爱。

父亲在工作上是原则性很强的干部。当时他身居要职,也很权威。可他从不利用职务之便给自己家人办事。因为父亲的原则强硬,以至于是母亲和他的五个孩子一直生活在农村。如果不是父亲那么原则的话,大哥高中毕业,二哥当兵回来,包括我和两个弟弟也许都会有一份好的工作。也正因这样,我们姊妹都埋怨过父亲。

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在我高中毕业以后想找份工作,父亲仍然没有同意帮我。父亲的观点就是:你们好好学习,有本事就考大学,自己奋斗。父亲在这一方面很冷漠,好像也很无情。因此,母亲为我们姊妹几个常常和父亲争执,母亲总希望父亲能把自己的孩子安排出去。但母亲的愿望一次次会遭到父亲无情的拒绝。直到后来,大哥凭自己的本事进了公社电影公司工作,二哥,父亲也只给找了一个零时工作。小弟高中毕业,父亲也年老了,才把小弟的户口和工作解决了,只有大弟一直在家。父亲说,大弟听话,性格也好,在家好照顾母亲。

尽管父亲很原则,也很寡言,在很多方面还是很照顾这个家的。随着我们姊妹几个的长大,家里盖了几次房子,父亲都会给家里买回许多木材和盖房子需要的材料,而且用车拉回家。在那个年代也曾令村里许多人羡慕。也因此,我们这个家在我们村里也算是一个富裕的家庭。父亲表面似乎很冷漠,但对我这个唯一的女儿来说还是很照顾的。可我这个唯一的宝贝女儿却偏偏的不争气,从小体弱多病,常常住院。因为如此,我会得到父亲的特别照顾和关心。因病不能吃盐,家里的饭菜我无吃下。父亲就给我买回一个小煤油炉子,买一些大米、糖之类的食物,让母亲给我另起小灶。那个年代白糖是很紧张的,可我从来不会缺糖吃。

在那个年代,因病能得到这样的享受,我感到自己很幸福,也是我一生最难忘的事。也因此我还为自己得病而偷偷庆幸呢。因为不能吃盐,让我从小就很讨厌吃面条。直到我高中住校时,仍然能得到父亲的特别照顾。

那时,学校的大锅饭很难吃,而且天天是我不吃的面条。父亲就常常给我钱,让我在学校附近的镇上卖米饭吃,而且常常会随单位的车来学校看我。父亲对我的关心让我永生也不会忘记。在贫穷儿时的记忆中留下了幸福的记忆,他将深深的烙在我的心灵深处。

父亲在各方面都很照顾我,虽然他言语不多,但我能体会到他默默的关爱。直到我结婚以后,父亲每年都给我压岁钱。直到我每次会家看他和母亲时,父亲都要把路费给我,我要是买点东西孝敬他们二老,他都很生气,怨我花钱,说他什么都不缺,只要我回家看看就行了,甚至把买东西的钱都要给我,常常让我的心里为此很不安。

我坐车晕车,平时很少回家,但父亲会常常会随单位车来宝鸡看我,每次开会时也要抽时间看我一眼,哪怕去单位见一面。父亲看我时的言语并不多,我说什么话他最多也只笑笑。那种亲切而温馨的笑容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父亲也常常给我敲警钟:城里花销大,生活要简朴,不要太奢侈。吃好一点,穿朴素一些,身体要紧……每次他都会这样说的。以至于我每次回家时不敢穿太好看的衣服。特别是有了女儿以后,父亲要求更严了,两个孩子呢,在各方面都要节约,供孩子上学要紧,少买点衣服……他的“警钟”总是给我常鸣。

父亲和母亲一生很少沟通,而且父亲一直在外,母亲在家照顾奶奶和她五个孩子。从年轻到中年,他俩一直分居。直到父亲快退休时母亲才去他单位住一段时间(母亲那时也老了,家里也能放得下了)。而母亲每次去时,都会带着她的孙子。

后来父亲退休了,回到了老家农村。他喜欢农村的生活,常常对人说,农村空气好,家常便饭养人,也自由自在,心情也好。他很喜欢住在农村。

但,随着年老,父亲的性格越来越孤僻了。内向,不善和村里老人沟通,也不和母亲多说,喜欢一个人静坐,而且一坐就好长时间,也不知在想什么。有时儿孙一大帮和母亲说话时他也不参言,只是一个劲的抽烟。孙子们逗他时他也是轻轻的一笑,很少用语言表达。

父亲把他的退休费用的很仔细,甚至对母亲也很吝啬。但他很支持孙子们的学习,常常为孙子们学得好,考上大学而感自豪。因此,在他的孙子考上大学后,他支助时却毫不吝啬。但他仍然和他的孙子们很少说话,有时孙子们太闹了,他反而觉得有点烦。父亲不善言谈的性格常常让母亲生气,数落(母亲性格开朗,也直爽)。

父亲虽退休在家住,和母亲还是一直分开住。也许是他一直在外的缘故吧,他很喜欢清净,和母亲仍然很少说话。我偶尔回家住几天,晚上和母亲说话时,父亲坐到一边很少参与。他不是抽烟,就是半睡不醒地靠着墙一声不吭。每次我都会和母亲笑说他是睡着了还是在听我们说话。我会问:爸,你怎么不说话?你不急呀?就算我问一句,他也是笑一下,说:我听着呢。

我也曾劝过父亲,年龄大了,和母亲住在一起也可以互相照顾对方,年轻时不在一起,退休了,和母亲在一起说说话,也就不寂寞了,母亲一辈子很辛苦,好不容易等你退休了,能在一起了,你却还是那么少言寡语,多说说话对身体也好……

父亲听完也只是嘿嘿一笑:说呢,怎么不说呢?

我成长的过程中,父亲很少在家,只觉得父亲不爱和我们说。但作为儿女的我们也习惯了,并没有多了解父亲,有什么事只和母亲说。在心里对父亲的爱没有对母亲那么深。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父亲的年老,他的性格真让我们做儿女的难以理解,同时也深深的了解了父亲。

父亲的生日是农历正月14,每年春节我都等到父亲过生日时才回家,大年初二我几乎没回过。父亲刚退休的那一年春节,大年初二,我想给家里一个惊喜,没打招呼领着孩子回家了。走到家门口,看见大门虚掩着,我推开门走进院子,看见父亲正背着身子在干着什么,我叫了一声;爸,我回来了。爸随手放下手中的活,那高兴和激动的神情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说我们怎么不打招呼就回来了,母亲回她的娘家去了,哥,弟他们都不在家,只有父亲一人在。

父亲开始忙前忙后给我们准备做中午饭,他那兴奋的神情真让我无法用文字表达。其实他并不会做什么饭,听母亲说,爸平时连一个荷包蛋都不会做。可看我们回来他却忙碌地做着准备工作。

从父亲的表情上看得出,我的突然回来,他是多么的高兴。对我这个唯一而在他乡的女儿又是多么的喜爱。父亲的言行让我很幸福,让我感到了回娘家有父母在的幸福和甜蜜,高兴和温馨。

父亲退休后和母亲一直分开住,直到父亲有病而病重时,才和母亲住到一起。他病重住院时也总是要母亲陪他,也不让母亲多离开他一会。可他仍然不和母亲多说。后来父亲的病一天比一天重,医生告诉已无法治疗时,母亲天天守候在父亲的病床前,希望父亲在临终前能对她说点什么,或有什么吩咐,把她寄托给哪一个儿子以后养老方便。但直到父亲去世也没给母亲说什么母亲认为重要的话,也没给儿子们留下什么话。母亲的心结也永远没有打开。父亲还是带着他的默默无语,带着他的孤寂安详的离开了我们,离开了这个世界。

也许父亲还有许多话要说,他心中还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心语,还有许多希望和愿望,许多留恋,只是在自己还没想到的情况下,无情的病魔夺走了他并不老的生命。

说起父亲在有病的几年中,我们做儿女的都觉得对父亲有深深愧疚感。失去了沉默寡言而不善言表的父亲,觉得父亲的可敬可亲是那么的重要。

父亲一生身体一直很好,在我的印象中好像没得过什么病,也没住过医院。退休后父亲有点小病小灾的我们都不在意。从经济上父亲有他的退休费,他从来不要我们一分钱,有病也不爱上医院。自己给自己买药,从保健书上查看(老年保健书是我曾送父亲的一本书),给自己看病,也不听母亲的劝告和儿子们的安排。让他住院治疗,他总会说:住院花费大,单位又没钱,靠财政补贴,再说也没什么大病,给单位添那么多麻烦干什么,还是不去的好。

父亲一生为公,原则性又强,直到病危也不让给单位说一声。为此我们做儿女的都为父亲的这一行为表示不满。父亲在去世前一年的夏初到我这来住了一段时间,到医院做了一些检查,因做的不全面,也没查出什么大病,因此也没住院治疗。他的精神时好时坏,我一边上班一边照顾父亲,也没有因父亲在这休假照顾。

在父亲临走的前一天,我刚好休息,和父亲谈了许多,也是父亲这一生对我说的最多的一次。他很伤感,也很悲观。说了他和母亲多年来之间的一些矛盾,和儿子们之间的不悦之事。父亲说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说到伤心处,父亲老泪纵横。看着父亲虚弱的身体和流淌着酸楚的泪水,我的心就像刀割一样难受,我的泪水也伴随着父亲那孤独的心哗哗而流。

面对父亲的伤感,我这个做女儿的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说些什么?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父亲流泪,奶奶去世时我也没看见父亲流泪。我原以为父亲一直是一个冷漠的人,没想到父亲的内心是那么脆弱。他需要子女的关心和理解,需要妻子的理解,只是平时不善言谈而已。他对子女的爱,对妻子的爱平时都深深的藏在心底,不愿表达,只是默默的关爱着。

爸,你知道吗?因为您的性格而造就了您的儿女对您的不理解和埋怨,对您的不热情,也让母亲对您一生有成见。

爸,您说您不想住院,是不想花儿女一分钱,是想把您的积蓄留给您的孙子上大学用……

爸,您的愿望很多,您的需求也很多,您的感情很脆弱,您的表面却冷漠,您的话语却很少。可那一天,您却给我说了那么多那么多话。您的内心世界,您的生活感受,您的心理需求……

爸,您知道吗?您的每一句话都深深地刺痛着我的心,因为平时我们并不理解您那么多。您的话让我想起了那句“父母心在儿女上,儿女心在石头上”至古留传下的话语。

第二天,您回家了。送走您之后我很伤心,很内疚。突然感到您那么苍老,那么脆弱……

父亲回家了,从此再也不能来宝鸡了,也再也不能来看我了。

父亲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他仍然坚持不去住院,一直在家疗养。直到2003年春节过完,他已经很虚弱了,后在母亲和哥哥他们的强烈劝说下终于住进了县医院。可一切都晚了,一切的付出和挽救都无济于事,医生说已经晚期了,他的时间也不多了。

我们终于理解了父亲这几年来身体的困乏和无力。可在这之前,我们总以为父亲不爱运动(父亲平时一直不喜欢运动),也不爱说话才造就了他身体的困乏和无力。可这一切的理解也已经太晚太晚了。父亲的病情重重的刺痛了我们做儿女的心。那种不理解,埋怨的话语……这一切让我们悔恨莫及,除了痛心还是痛心。

父亲住院的时间并没有多长,他的病情一天比一天重。母亲、哥哥、弟弟轮流守候在医院陪伴父亲,唯有我这一个不孝女儿没有陪伴父亲一天。只是回去看看。那一天在回家路上我一直流泪。走进医院,看见父亲虚弱的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瘦弱,我的心在滴血。我不敢在父亲面前哭,害怕他看出了破绽,我强忍着泪水叫了一身爸,父亲笑嘻嘻看着我说:你怎么回来了?晕车了没?孩子怎么办?我已近好多了,你那么忙,回来干什么?又请假了?你哥哥他们都在这陪我呢。

癫痫发作后是怎么样的南昌癫痫病专科医院怎么样癫痫病的发病早期的症状有哪些怎样治才能治愈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