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风雨小卖部(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爱情散文

哪儿人多,哪儿就有商机,工地上也是。

我们的工地在黄土高原之上,人数有五百人左右。是人就得吃喝拉撒,就离不开油盐酱醋茶,脑子活泛之人不但看到了商机,而且付诸行动。在工地上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三家小卖部,它们有两个共同特点,一是掌柜都是女人,二是设施简陋。三个女人一台戏,三家小卖部如同三国鼎立,拉拢或争夺顾客,明争暗斗,多少奇事怪事粉墨登场,上演了新版“三国演义”。

南边和西边那两家,紧挨着工棚区,小卖部设在自已盖的非常简陋的房子里,掌柜都是职工家属。东头那家,在项目部前面的边坎上,老板是当地村里一年轻夫妇,专门盖了一间小房子,砖墙石棉瓦屋顶。前面一门一窗,门楣上方用红漆歪歪扭扭写着“小卖部”三字。比较而言,属这家规模最大,挨着项目部,位置优越,人气最旺,生意兴隆。

工地远离城镇,条件艰苦,住的是简易工棚,房子低矮,透气性好,冬冷夏热,看起来像贫民窟。工地上男的多女的少,几乎都是两地分居,极少数带家属的。除了队部有一台电视,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业余生活枯燥乏味。因此,小卖部成了工人下班后消遣的好去处,如同老舍笔下的茶馆,侃侃大山,说说黄段子,乐呵乐呵,最关键的还可以看看老板娘。一下班,从澡堂出来的男人们,头发还是湿漉漉的,讲究的将头发梳得倍亮,邋遢的不梳头发,顶个“刺猬”头趿着鞋晃晃悠悠向小卖部走来。小卖部像巨大的磁铁吸引着内心空虚的男人们,一个个走进店内,向老板娘报到来了。脸皮薄的要装作买点东西,找些借口呆在店里不走。那些老“油条”管你三七二十一,什么也不买一屁股坐在床上。老板娘早就将被子、褥子和床单统统叠好,码放在床最里端的角落里,再用花塑料布罩严,否则三两天就坐脏了。他们的屁股像生了根,撵都撵不走,老板娘有时不得不陪到凌晨才能打烊。

老板娘呢,或正襟危坐,或与旁人插诨打趣,偶尔作媚态。这些男人心里空落落的,谁的“媚功”高强,谁的诱惑力就大,吸引力就大,生意就好。东头的老板娘最有“媚力”,年轻时尚,别看她是乡下人,早被新潮潜移默化,改造得十分彻底,思想前位,言行开放。着装露点多,说话嗲声,涂脂抹粉,一样都没拉下,媚劲十足。因此,店内人员爆棚,欢声笑语,此起彼伏,生意火爆,隔三岔五就有货车送货上山。

另外两家看在眼里,恨在心里。尤其是西家恨得牙根都痒,说白了是嫉妒,技不如人,又不愿甘拜下风。她不甘屈居第二,使出浑身功力,也吸引了不少顾客,采取稳定一部分,培养成“铁杆粉丝”;拉拢一部分,将对方阵营中那些意志不坚定的顾客吸引过来。说实话,西家除了地理位置差点,其他什么也不缺,人随和,笑点多,嗓门大,但给人感觉总少点什么,也许是修养不够,缺点韵味。不过,东家小卖部人满为患,少几个人也无所谓,老板娘根本不在乎。只有南家生意清淡,老板娘脑筋不开窍,不会做生意,一本正经,总板着脸,有不轨之人被她“修理”得无地自容,灰溜溜地走了,再也不敢造次。

西家老板娘常去南家串门,走路步伐大,带点神气,与南家的在一起,一说就大半天叽叽喳喳没停过,尽是家长里短嚼舌头的事儿,不一会就说及东家的事,故作神秘编发个小道消息,说到解恨处开怀大笑。南家心里明白,西家要两家联合对付东家,扳倒东家。南家只听不发表意见,打马虎眼,心里却不以为然。西南两家面和心不和,联合对抗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没多久谣言四起,东家岿然不动稳如泰山,生意未受丝毫影响,反而越做越红火。不仅如此,还扩大经营,增加了电话业务。九七年手机还未普及,一部无线移动电话,成了赚钱机器,我去打过几次,一分钟1.5或2元,太贵。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个黑沉沉的晚上,工地上灯火通明,项目部前面的灯不知为何“瞎了眼”。凌晨,一个上夜班的工人无意中发现一个高大的黑影从东家小卖部出来,幽灵一般,那黑影疾步走到项目部,迅速闪进屋内,传来开门闭门的吱呀声。一切快如闪电,没等那工人明白过来,黑影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像根本没发生过似的。那工人思忖良久,“哦”了一声才恍然大悟,好奇地回望了那小卖部一眼,心中涌起别样的滋味。

东家的生意越做越大,触角伸向了项目部,项目部黄经理曾私下明确要求,能在东家小卖部购买的东西,应在那儿采购,说什么远亲不如近邻,何必舍近求远。还经常亲自光顾小店,买些日常用品,比如烟、打火机等,当然,这些东西是不需要发钱的,老板娘巴结还来不及,怎好意思收钱呢?但黄经理严以律已,钱必须得收,常把“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挂在嘴边。这之后的春节刚过,东家就在山下的镇上开了一家制衣店,招收学员和加工衣服。更让人惊讶的,竟揽上了项目部加工一批工作服的业务,赚头不少。对于东家的能力,让其他两家望尘莫及。

未到六月,北方才真正转暖,温度一天高过一天。可黄经理觉得身处寒冬,感觉不到一丝温暖,他担心的事终于东窗事发了,因经济问题被公司纪委调查,听说事情的导火索就是那批工作服。一个月后被停职审查,离开了黄土高原。离开时,黄经理黯然神伤,原本黝黑的脸愈发阴郁,回望自己呆了两年的地方,心中感慨万千。从工人一步步升至项目经理,实属不易。当领导久了,在心中一些东西变得模糊淡化了,而另一些东西却膨胀蔓延了,未严格要求自己,前行的方向偏离了正确的轨道,一失足成千古恨。我们很不舍得他走,为他感到惋惜,但也为我们敲响了警钟:为人做事,有些东西不能有,有些东西不能没有;有些事情不能做,有些事情必须做。

一个领导的离开,对工人来说可能没什么,班照上日子照过。没几天,工地上又恢复了平静。但对于东家小卖部却是沉重的打击,如同树倒猢狲散,自从项目部换了新领导后,去的人就少了,生意越来越清淡,没多久就关门了,成了过眼云烟,给人留下无限怀想和慨叹。东家的倒闭,最高兴的要算西家,拣了个大便宜,生意日益红火,门庭若市,老板娘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些事情,却如此惊人的相似,犹如原版的“复制品”。

新经理也姓黄,面相很凶,满脸麻子,张口带个“操”字,一瞪眼让人不寒而栗,就连那些副职们个个小心翼翼噤若寒蝉。但人家能力非凡,会经营,上任不久,工地焕然一新,当月效益可观,不得不令人佩服。接下来改善工人生活条件,提高伙食标准,盖彩板房,实行公寓化,实施了一系列的“惠民”举措,大家拍手称快。又在工地上重要区域安装了监控,加强了场区管理。黄经理精力充沛,喜欢在工地上转悠,也顺便去西家小卖部瞧瞧,体察“民情”。西家老板娘对领导的到来受宠若惊,慌忙热情接待。

一天,一条爆炸性新闻在工地上悄悄传开了,并迅速蔓延。消息源于调度员在查阅监控时,有一组监控镜头引起极大兴趣:凌晨时分一个黑影鬼鬼祟祟进入西家小卖部,影像放大后虽有点模糊,但能看清楚黑影的大致轮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有负责任的领导知道后连忙删除了,并一再强调不得外传,否则后果自负。可消息还是不径而走,成了公开的秘密,大家都知道,只有黄经理还蒙在鼓里,估计没人敢告诉他。

西家生意更加火爆,就连项目部都去那儿购买东西,黄经理示意要照顾职工的生意。黄经理说一不二,他的话就是指示,属下哪敢违抗,必须照办。不过,久了大家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年底时,黄经理走了,再也没回来,听说犯下严重的经济错误,被纪委审查。黄经理原本就有心脏病,哪经得起如此惊吓,身体不容乐观。这一切,让人唏嘘不已。只是西家老板娘眼睁睁看着自己断了财路,长吁短叹了好一阵子。

此后,西家生意一落千丈,苦苦支撑着,老板娘常倚门遐思,留念先前的火爆场景。南家生意一直清淡,但很平稳,没有大起大落,挣多挣少,心里踏实。

窥一斑而知全豹。小卖部虽小,但生意的理儿不分大小,规矩不能破,格不能出。做人做事同样如此。

吕梁市有安歇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武汉市做癫痫医院郑州哪里有治癫痫靠谱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