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百味】阴影(散文)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爱情散文

T在同学中是个不起眼的人,高中毕业30多年了,我只见过他一面,也很少有同学提及他。他离过二次婚,现在仍孑然一身。他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是唯一知道他秘密的人,这秘密关乎他的名声,我必须把它压在心底。

那年,我们一起到10公里外的一所中学读高中。文革中期,开门办学,我就读的中学从镇上搬迁到山旮旯里,改名为农中,学生基本半工半读。我14岁,他大我2岁,我们从小要好,到了一个陌生学校,自然互相关照。我们同在一个班,同住一个寝室,课余时间,他总邀我去山上窜窜,去小溪边走走。

那时候我和T一样懵懂,感情却很纯真。现在我还记得他年少时的摸样儿。T长的有点难看,嘴巴大,眼睛小,两只耳朵耸耸的,如猴耳。眼皮子总爱眨,象是钻进一只蚂蚁痒得不行。他很瘦,瘦如麻杆,走路却风快,我常常赶不上他。他不爱说话,不爱凑热闹,同学之间逗乐笑的肚皮痛,他只立一边浅笑,同学说他是阴司鬼,肚子用事。我和他从小同学,了解他,他不害人,也没看过他做过偷鸡摸狗的坏事。他有什么话愿意跟我说,连他心里隐藏很深的东西也会告诉我,他信任我胜过信任他亲人。

有一天,T对我说,他喜欢班上一个女同学,想写个纸条悄悄放进她的书包。我说,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人家长的那么清秀,学习成绩又好,能喜欢你?我怕他做蠢事遭骂,就叮嘱他不要乱来。T听我话,却总打不起精神,看到那女同学就脸红,就象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他说他太喜欢她了,似乎欲火控制不住。

大概是秋天的某个黄昏,T把我叫到学生宿舍后面的山上,说,我脑瓜里整天是她的影字,我真的熬不住了。我蒙了,呆呆地看着他。山上长满了松树,有些阴森,秋风吹到脸上有点凉。T找了块隐蔽草地坐下来,冲我诡异地笑笑,解开裤档,把那个宝贝掏出来,埋着头把玩起来,还催促我学他。虽然是同性,毕竟我太小,也没见过这荒唐的举动,我撇过身子不看他。他自个儿玩,好半天才站起来,喃喃地说,舒服,真舒服!我回头一看,他脚边草上沾了一些如米汤的白东西。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手淫”。

过几天,T又要我陪他上山,我不去,他就独自去了。开始一二次见到我有点不自然,次数多了就见他一脸的满足。我开始讨厌他这种行为,觉得他这样做很荒唐,他在意识里压根儿把那女同学强奸了。我虽然为他保守了秘密,但开始疏远他,怕时间长了控制不住跟他去做遭人耻笑的事。

高中毕业后,他回村种田,我跟随父母离开了那块生活了多年的土地。分别20多年后才见过他一次。那天,一同学陪我去T家。一路上,同学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T前后讨了两个老婆都离了,也没听说他和老婆感情不好把老婆打跑的。有人猜测他可能生理功能出问题了,所以两个老婆都受不了欲火的煎熬离他而去。是不是如此呢,我很想探个究竟。

20多年没见,站在我面前的T已经看不到一丝年少时的影子了。他躬着腰操着木耙在屋前晒坪上翻晒谷子,秋阳下一张有些苍老的脸象布满了阴霾,身子还象年少时那么瘦,背脊微驼,长长的头发象半年没理过,整个面孔如一本发黄的线装书让人读得有点晦涩。我叫了他一声,他转过身盯着我这个衣冠楚楚的城里人,好一会儿才认出我来。我拍了他一下,说,你还是瘦得象猴呀。他咧嘴笑了一下,把我让进屋子。村里有不少漂亮的楼房,而他住的却是已离世父母留下的土坯屋,矮小晦暗,没有什么象样的家具,到处乱糟糟的,似乎从来没有收掇过,目睹其人其物不禁让人黯然伤神。我问他老婆和孩子的情况,他话语吞吐,似乎不太愿意说,我揣摩他是自卑。他见我是真的关心,才说出实情。原来,他的第一个老婆与他生活了5年,生了个女儿,离婚后就把女儿带回娘家了。过了几年又娶第二个老婆,没生孩子,不到两年就离了,此后再也没娶过。我追问他为什么要二度离婚,他怕另一个同学知道隐情,把我叫我屋外小声对我说,谈不上和老婆感情不好,是因为读高中时落下了“手淫”的毛病,一直没改掉,反而如吸鸦片上了瘾,隔天不避着老婆来一次就会六神无主,总是没兴趣和老婆过性生活,所以两个老婆都离他而去。我暗暗地吃惊,想不到一个人的年少无知竟然给他以后的人生造成如此大的阴影。作为分别20多年的同学,我想骂他,碍于有同学在场不好发作。我知道T从小脑瓜灵活,虽不爱说话,但鬼点子多,比如小时候曾用纸箱制作幻灯机放幻灯片给伙伴们看,让我们欢呼雀跃。如此智商之人,如果抹去了心灵上的阴影,把握好了机会,绝对不会落到现在这副穷困潦倒的摸样。好在在农村还有几亩田,不至于饿死,可是老了怎么办,无依无靠,那将是一副怎样的情景?

我要走了,我把从城里带来的小礼品送给他,他从树枝上摘了一些鲜红的柿子送给我,默默无语地把我送到村头。我想对他说点什么,却说不出来,我知道他已是年过半百的人,思想早已定型,除了给他点宽慰还能改变他什么呢。一路上,我在想,一个人不是因为被挫折打败,而是自己战胜不了自己,这才是最可悲的啊!

服用卡马西平有用吗癫痫该怎么医治西宁有看癫痫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