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秋雨真的就是揪人心房的泪

来源:广西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爱情散文

(文/菊部有小雨哟)一直关注天预报,结果到了八月三十一晚,还是下起了大雨。按说九月的天应该是秋雨了。秋雨在我的印象里就是一种惆怅,可我怎么也没想到,整整的一个晚,就像是瓢泼大雨,不停的下,让人好揪心。直到九月一号的午,雨还是不见减小。我尽管冒雨跑了几个学校,尽管学生和家长还是很踊跃。

原定计划只报一天名,可我看到雨这么疯狂,从乡下来的学生很不容易,于是赶紧让办公室通知把报名的时间再延长一天。从学校回家已经到了下午,也不知道是心不好,还是总担心点什么,我是一点食也没有。妻子问我想吃点什么?我说真么也不想吃,就想静静的一人待会儿。

独自一人坐在书房,面对着窗外,看着雨没有减少的迹象,我的心里也开始紧紧的锁在了一起。我不停的在网查看天预报,说今天就是晴天,可是在学校里,总有人告诉我说,今天仍然是大雨。我知道,要是再下大雨,我们乡下的有些学校就有可能承受不住。要知道,九月一号开学那可是天大的事。耽误不得。

说心里话,我向来对天预报很信任。我觉得中这些年,似乎什么都没有准星,唯独天预报是越来越准确了。结果到了晚十一点钟的时候,我听见外边雨小了。到零点的时候果然不下了。我为了验证自己的耳朵,特意走出房门,到院子里去体验,尽管还是乌云密布,但是还真的就是不下了。我心里略略有些安慰。要是一直下个不停,我恐怕又得一不能合眼。

记得去年新建学校必须按时开学,就在八月二十几号,突然天下起连雨来。当时真的就是火急火燎的,好几个里我都没有合眼。尽管今天不会再有那样的压力,但是我觉得九月一号是大家的梦,也是我们未来一代的梦,是决然不能出任何问题的。现在雨晴了,我睡觉也就会踏实许多。最近一直都在忙,最近一直都在躲避。有时候我也在想,自己到底是在躲什么呢?不知道,可又觉得不躲避不行。也许这就是人生最难的困惑。

今天早晨起来,推开窗子,果然天放晴了。我当时一下子心也豁达了很多。我先是打电话询问大家况,听到都是平安,我的心彻底的释然了。昨天因为我的疏忽,父住的地方让雨给包围了。要不是我赶回去的及时,还不知道会发生怎么样的事呢。既然天好了,我想到也该陪父去吃顿饭了。一看时间还早,就赶紧给亲打电话,说午可以和他们一起去吃羊泡馍。亲一听是满心欢喜,马答应下来。

其实我知道,作为老人他们什么都不缺,只是他们总想和儿子多呆一会儿。我洗漱完毕就开车去接父。到了家中,父已经早早就准备好了,就坐在客厅里等着我。父亲看见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开学还顺利吧。我说顺利,也多亏老天爷帮忙,要是在下雨,恐怕这阵子我在就已经在乡下的学校了。

拉父出了家门,在车我才问父想吃那家的羊泡馍?父亲说,吃那家都,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能在一起吃饭说话就可以。不过亲倒是有心,他说乡下有一家羊泡馍很是不错,前不久我小还带着二老去吃过一次。正午事不多,我就说那就去下乡吃吧。我也知道吃什么现在已经无关紧要了,就是想和老人们多说说话。有时候我在想,也许这就是亲的力量。

父亲最近体一直不好,一直在打点滴。不过今天早晨听说我要陪他们去吃饭,感觉心好了许多。十几公里的路也不算很长,虽说我让车速很慢,但是还是很快就到了地方。这里的吃饭人很多,看来大家里的感受能力还都是差不多的。我买了票,就和父坐在一个算是雅间的地方静静的等着。因为一连下了两天的大雨,这会儿显得空格外的清新。能见度也提高了,似乎秋天的那种墨的味道也开始浓郁起来。

亲说父亲最近一直胃不好,可是今天大概是看到儿子了,老人吃得很开心,平也就吃半个饼子,今天竟然吃掉了一个半饼子。我们吃完饭就往回走。一路父亲的话很多,当然总是和我的业务有关。把父送到家,我很快就离去。尽管今天是周末,可我知道也是开学的关键时候。尽管老天也帮忙,可是我也知道这会儿寻找的人很多。原想说就躲在我住的单元里,不见人。可是当我刚到单元楼下就看见好几位熟人在楼下又说又笑,看样子一定是找我的。我没敢停车,赶紧掉又走了。这下没地方去了,最后想到周末茶馆一定客人很少,再说了,这个时间我还从来没有去过茶馆呢。一个人躲在那里,也算是在享一种清福吧。

走进茶馆,果然客人不多,我给自己要了一杯天山雪菊。也不知道最近这是怎么啦,总感觉自己有些浮躁,有些火,角和好像都起了泡。有人说这是急火攻心,其实我知道,只是我实在无法面对眼前的现实,一种无奈和愧疚融在一起,让心灵有些不堪负重,不知道该怎么去释放。

刚坐下来品了一茶,就听到有人轻轻的敲门。我当时还纳闷,谁会知道我在这里呢。我说了一声请进,结果进来的果然就是熟人。一见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呀,总算找到你了。要知道,整整找了一个月。他还说,他已经在这里守护了十天时间了。他很了解我,知道我总有一天会来这里。他这是守株待兔,果然有了果。

平里我们流的不多。算是熟人,但是不是我理解的那种朋友。当然了,他觉得我们就是朋友。既然人都来了,我赶紧让服务小一杯和我一样的天山雪菊。他也是慢慢的品了一说,社会都什么样子了,既然手里有权,就要给大家办事,要知道,走仕途是没有回路可走的。看来他今天找我一定是要我办事,要不然不会先说这么一通自己的观点。而且我预感还是不容易去办的事。

出于貌,我笑笑说,又是什么事就说吧。来者也毫不客,说是他有一个亲戚在乡下学校,是位姑娘,都二十七岁了,还没有找到对象,想调回城里学校。我一听是调动,赶忙就解释,现在都已经开学了,所有的人才流动已经完毕,各个学校都把课程表排好了,现在怎么可以再调动教师呢。

我话音刚落,来人就不高兴了。说都是什么时候了,谁还讲究形式呢。不就调动个把教师嘛,这也不就是局长一句话,调了也就调了,不是理由。我当时一听就想发火,可转念一想,来者还有些背景,尽管说的话我是实在不听,但是人家职位要比我高许多。也许这也是中特的范畴。一再解释说真的不可以。那样做大家会有意见,而且今后工作也不好开展的。可是来人很不高兴,觉得我有点迂腐,难怪这么多年总是进步不大。

最后的结果是不欢而散。来人走了,心里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是我想他也许会骂我的,会觉得我不识时务。不过我也坦然,要真的按照他说的去做,也许我就会完全的失去自我,会让大家觉得我简直就是个混蛋。送走了来人,新换的手机就响起来了。这个号码知道的人很少,只要能打进来,说明事不一般。

我赶紧去接,果然是城区一位校长打来的告急电话,说是他们学校现在大楼里挤满了要求给还在报名的家长,绪很动。我说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呢。因为教育教学是有规定的,都是按照学区管理原则,学生的户在哪里,就在那里就读。怎么可能出现家长绪动的形呢?

进一步询问才知道,是进城打工的人的子女。其实这个我们早就有考虑,也安排了相关学校专门接收。可现在的家长望子心切,总希望把孩子送到他们认为最好的学校去读书。但是我们现在的教育资源真的很有限,也不是哪一个人很快就能扭转的。我对校长说,给大家解释清楚政策,让大家理解。可校长说了,他都把嗓子说哑了,还是没有效果。人家说要去访。

今天的社会到底是怎么啦,怎么什么都要去访。好像建几十年了,到今天大家才知道,只有访才能解决问题。我听到这里,就对校长说,不要把矛盾化,还是要做好解释工作,现在访可是政治事件,级不管有没有道理,只要访就要追究。说到这访,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今年夏天暑假的时候,我们有一位学生在家的时候,去河里嬉,结果被淹死了,谁能想到家长找到学校要求赔偿。当时校长蒙了,给我说我也蒙了。这样的事和学校有什么关系呢?可人家不行,去访。

最后也给我们落实了责任,说是平安全教育做的不到位。我当时真想说,中天天都在发生杀人案,难道说总书记和总理也该受牵连。什么了逻辑呀!我当时真的是哭笑不得,可有什么办法呢。结果学校给了三千块钱了事。记得当时我心里在想,作为家长,难道自己孩子的命只值三千元。看来今天人们的价值取向不光是扭曲,简直到了滑稽可耻的无聊境地。

就这一会儿,其他城里的学校校长都把电话打过来,映的是同一个问题,说学校里聚集了很多家长不走,问我怎么办?我能怎么办呢。我说一是解释,而是坚决不能让步。既然是政策,就要执行。挂断电话,我因好天带来的好心然无存了。冷静下来我也很愧疚,不能让学生们在同一种环境中读书学习,我也不好受。但这就是现实。大家想想,过去小学一个班少则七八十人,多则九十一百,这样的班额还怎么进行教学活动,我们的教师还怎么去按照教学预案进行教学呢。

大家都想让教学质量好一些,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才。其实我也想,只是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好办法来解决这一切。每每遇见熟人,他们总是说,就自家一个孩子,安排一下也无妨。一家一个,十家,一百家呢?我有时候真的是无力面对,所以也只有躲起来。不能说就不说了。听说我们的校长也可怜,也在东躲西的,手机不敢开,把自己和外界隔绝开来。难道说九月一号的秋雨真的再给我暗示什么?

不会的,老天爷没那么小。毕竟秋也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也有令人欣慰的果实……

哈尔滨专业治疗癫痫病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保定市儿童癫痫病医院